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324章 你说话怎么这么好听啊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草精,我怀疑你还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狗贼鹿魔王小脸严肃。

    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周叶的话语里面有问题。

    而且这问题还不是一般的严重,至少绝对不像周叶表面上说的那么真诚。

    “不可能。”周叶闻言,魂都险些惊飞了。

    这都看出来了?

    我的天,要不要这样啊。

    周某草现在的小心脏跳动得贼快,但是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地和狗贼鹿魔王聊着天。

    他认为不管事情发展得怎么样,绝对不能露出任何马脚。

    其实周某草有点搞不懂,最近鹿狗贼这智商似乎有了一个飞跃啊,那是质上面的变化。

    这很不正常。

    周叶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这其中的原因,不能被这其中的猫腻给坑了。

    “不对。”鹿小元摇摇头。

    她突然站了起来,来回渡步。

    那小眉头紧皱着,嘴里还在小声嘀咕。

    “以小草精的性格,肯定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哼哼,以前小草精那些话都是拍马屁的,现在的肯定也是!”

    就仿佛知道真相了一般,鹿小元凝视着周叶,随后开口说道:“小草精,你真的不会忘了我吗?”

    “师姐你就放心吧。”

    “我周叶从诞生灵智到现在,除了少数时间之外基本上都和师姐在一起,咱俩之间的感情那叫一个深厚,怎么能说忘就忘呢?”周叶回答道。

    那语气很轻松。

    不过说实话也是如此,他周某草肯定不会忘记狗贼鹿魔王的。

    毕竟许多事情都还记忆犹新,就仿佛是昨日才发生的一样。

    打个简单的比方,狗贼鹿魔王将他周某草埋进土里的时候,那一蹄子用的力量可特么大了,差点把他送走。

    “嗯,有道理。”鹿魔王摸着小下巴思索着。

    她感觉周叶说的非常有道理。

    一时间,她差点就信了。

    等等!

    回忆起书籍上所说的来,鹿小元发现了很大的问题,随后装作平静地问道:“小草精,你不会在骗我吧?”

    “没有,怎么可能?”周叶立马否认。

    虽然说事实就是这样,但是该否认的时候还是得否认。

    他周某草所做的这一切,那都是为了自己的草命着想啊。

    “很好,我就先相信着吧。”鹿小元点头。

    周叶有些愣神。

    她说什么?

    先相信着?

    这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先相信着你,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不相信这话了。

    周叶心中万般卧槽。

    他现在感觉狗贼鹿魔王有点不好对付了。

    “好了,你安心修炼吧,我要去睡觉了。”鹿魔王摆了摆手,随后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一边走,一边把两只手背着身后,那背影当中带着大佬的气息。

    可周叶却看出了沙雕的气质。

    “还是修炼来得痛快。”

    周叶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随后根须变得坚硬,直接把自己给种进了灵田里。

    两片草叶伸展而开,享受着浓郁灵气的冲刷。

    周某草感觉生活就应该如此。

    享受着夜晚的宁静,体验着高速的修炼效率,还有着‘相亲相爱’的师姐和小师弟。

    这草生真是圆满了啊。

    悬崖边上。

    木长寿感受着灵田当中浓郁的灵气,那树干都有些扭曲了,就仿佛书写了两个大字:羡慕。

    “要是什么时候我也有草精师兄这等能力就好了。”

    “唉,有的时候树和草放在一起比较起来,真是气死树了。”木长寿无奈地摇摇头。

    随即,他也陷入了修炼状态当中,一边吸收着天地灵气,一边吸收着星辰光华。

    与青虚山的宁静不同,数里之外的山沟里时不时传出一声惨叫。

    那惨叫声简直男人听了沉默,女人听了流泪。

    “啊——”

    就仿佛是杀猪一样。

    每当这惨叫声响彻山谷的时候,灵气都沸腾了起来,让人震撼不已。

    山沟里的山洞当中,二蛋悬浮在半空当中指导着魔青教育魔帝之子。

    “魔青老弟,从目前来看你还是很有天赋的,不过我们先说好,这些折磨人的方式你可千万不要和别人说是我教的啊。”二蛋提醒道。

    “二哥,这是为什么?”魔青有些疑惑,随即继续说道:“以后其他生灵开始惧怕我的时候,我只要一说这些方法是你教的,那么其他生灵肯定更加的畏惧你,这样一来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装比了啊。”

    二蛋闻言无奈扶额。

    “反正你记住,千万不要和别人说这是我教你的就行了。”二蛋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再一次说道。

    它可不能让自己的光辉形象受损。

    “那好吧。”魔青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

    虽然不知道二哥这么安排是什么意思,但是魔青感觉自己只需要按照二哥所说的去做就行了。

    魔青的手掌当中,缩小了无数倍的魔帝之子面色苍白,浑身都是鲜血。

    他的表情很是狰狞,强忍着开口的冲动。

    若是说之前是表面上在惧怕的话,现在魔帝之子是真的有些恐慌了。

    这两个混蛋,折磨人起来一套又一套的。

    特别是那个像一团烟雾的玩意儿,传闻当中已经消失了的魔界十大酷刑玩得那是手到擒来。

    魔帝之子真的不敢嚣张了。

    “小伙,现在心里有数了不?”二蛋趁着魔青揍魔帝之子的空当开口问道。

    魔帝之子不答话。

    它很想喷二蛋,但是又没有胆子。

    每当看到二蛋那‘核善’的笑容时,它就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太可怕了,这简直不是人啊。

    “看来还是没点数啊,老弟!”二蛋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随后招呼着魔青。

    “我懂。”魔青顿时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

    随后。

    “啊!”

    又是一声响彻山谷的杀猪叫。

    二蛋从来就不善良,它所喜欢的,从来都是随心所欲,只要自己高兴,那么只要不接触底线,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

    就例如在上一任主人手中的时候,二蛋很不想做一些事情,可是还是做了。

    除了内心当中有点不适应之外,动手起来比谁都特么狠。

    现在不一样。

    二蛋跟着周某草混,在思想上面已经受到了熏陶,内心当中那叫一个正义。

    不过对于魔帝之子,二蛋从来不谈正义。

    凌晨时分。

    “这么久的折磨都没有让你心里有数,看来你很坚强!”二蛋对魔帝之子竖起大拇指。

    魔帝之子瞪大眼睛,胸膛剧烈起伏着。

    它很想以父母为中心,亲戚为半径,好好地问候二蛋身上每一个部位。

    看魔帝之子很想开口,二蛋顿时招呼魔青。

    “下手狠点。”

    “明白。”魔青表示收到,随后收拾魔帝之子的手段更加残忍了。

    ……

    翌日,清晨。

    “真身的好处是更加的贴近大自然,感知会比人身的时候更加的敏锐,所以我断定今天肯定又是一个好天气。”

    周叶一边抖落自己真身上的露水,一边说着。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木长寿听得很清晰。

    “我说师兄啊,你这话说没说完全都是一样的,除了少数时候下雨之外,我们木界的天气一向很好。”木长寿诚实地说道。

    “昨晚修炼得怎么样?”周叶岔开话题。

    “昨晚还好吧,除了师兄你布置聚灵阵的时候有点影响之外,其他时候和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木长寿回答道。

    “那就行。”周叶点了点头。

    “对了,师兄,我请教点事。”木长寿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

    周叶顿时抬起头来看向他。

    “什么事?”周叶开口问道。

    给小师弟解决难题这事儿他周某草还是很愿意做的。

    “我一直处于超凡境初期,我经过了这么多天的修炼,按道理来说我的修为应该突破了才对,为什么还没有动静啊?”木长寿有些疑惑地问道。

    “超凡境要修为和神魂一起修炼才行,你的神魂强度没有达到自然不能突破。”周叶回答。

    木长寿沉思着。

    本来这些事情他多多少少都知道,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不知道怎么去做。

    相当于有了理论,但是真开始动手的时候什么都不会。

    “师兄,具体怎么做?”木长寿开口问道。

    “说实话,我不知道。”周叶摇摇头。

    “师兄,你不知道你是怎么突破到碎虚境的?”木长寿有些诧异。

    周叶叹息一声。

    他的修为都是拿积分提升起来的,他哪儿能知道神魂是怎么修炼的?

    “每一个生灵的情况都不同,你应该问一问师姐,或许师姐知道。”周叶想了想之后说道。

    “问师姐啊……”

    木长寿点头,树冠晃动了一下。

    “不对啊师兄,师姐成就不朽境大能已经好久好久了,她能记起来么?”木长寿有些担忧地问道。

    “肯定能啊。”

    “那傻鹿虽然很多时候不靠谱,但是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去问她的话,她还是很够解决的。”

    周叶回答着。

    突然间,感觉不对。

    “我说实话吧,其实像师姐这等超级大能,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她解决不了的,唉,其实我都非常崇拜师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师姐这么厉害的存在啊?”周叶感叹着。

    木长寿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周叶的身后。

    鹿魔王笑眯眯地说道:“小草精啊,你说话怎么这么好听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