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181章 它骂我神经病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叶陷入沉思。

    对方居然骂自己。

    这也太没有素质了吧!

    我的天。

    周叶感觉很伤心。

    这怎么还有这般生灵存在啊,开口就特么飙脏话。

    “你骂我。”周叶躺在地上,声音中不含一丝感情。

    “骂你怎么了?”远古圣象毫不在意。

    它感觉这草精,可能就是有病。

    玛德,三番两次来到自己的必经之路。

    不用说,肯定是对自己有什么阴谋。

    不怀好意啊。

    必须要小心。

    远古圣象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周叶二话不说,化做一道残影,就跑到了对方的脚下,一副你快踩我的模样。

    “我看你就是有病。”远古圣象怒了。

    “你对我进行了人身攻击。”周叶冷漠。

    今天我周某草就还不信了,勒索就这么难嘛?

    “神经病啊你。”

    远古圣象又一次转身。

    它已经确定了,这草精脑子可能有问题。

    不能与对方多聊,否则可能要出事情。

    “你怎么没有素质,怎么就这样骂我呢,你知不知道,你伤到我的心了。”周叶说道。

    现在别管什么玩意儿,反正他周某草今天是铁了头要碰瓷这远古圣象。

    多厉害的角色啊。

    这远古圣象怎么也是碎虚境界的存在。

    远古圣象转过头,盯着周叶,它今天就想看看,这小草精想要干什么。

    “你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周叶淡淡道。

    远古圣象闻言,感觉不对。

    回想这小草精的一举一动,它在心中勾勒出了一个针对自己的巨大阴谋。

    我操!

    这小草精,怕不是来碰瓷的。

    尼玛。

    告辞,告辞了。

    远古圣象转身就溜。

    丝毫不想停留。

    虽然不知道这小草精为什么来碰瓷自己,但是远古圣象感觉自己还是先溜为好。

    那小草精看起来虽然是个神经病,但是说不定对方真的有什么底牌。

    惹不起啊惹不起。

    “别走啊,你还没有给钱呢。”周叶顿时追了上去。

    现在的生灵都这么不真诚了。

    给别人造成了精神伤害之后居然不赔偿就跑路。

    也太过分了吧?

    “玛德,这哪儿出来的混账,也特么太不要脸的吧。”远古圣象溜得很快,眨眼就是几里地。

    “你又骂我!”周叶飞在它的身侧,很不满地说道。

    “神经病啊。”

    远古圣象想打人。

    一直跑下去,似乎也不是个事儿。

    远古圣象突然停下,站在原地,沉思良久。

    随后。

    “轰!”

    它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是升天了一般。

    “你干嘛呢?”周叶被对方给整懵了。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倒下了。

    “还没给钱呢。”周叶落在了远古圣象的头上,随后拍了拍对方的额头。

    远古圣象翻着白眼,死活不动弹。

    “等你不耐烦走了之后,我就安全了。”远古圣象内心想着。

    巧的是,周叶也是这么想的。

    “只要等你躺不舒服了,要动的时候,就是我的机会到了。”周叶内心笑着。

    他就坐在远古圣象的脸上,也不动弹。

    远古圣象心里苦啊。

    长时间翻白眼也难受啊。

    还是闭上眼睛吧。

    远古圣象闭上眼睛,仿佛是睡着了一般。

    周叶感到很服气。

    这家伙,心很大。

    不过他周某草也不是简单的草精。

    既然决定要勒索对方,那么就要勒索对方。

    他周某草从不放空话。

    一天一夜过去了。

    周叶和远古圣象都很坚持。

    双方都等着对方先忍不住做出动作。

    周叶是等远古圣象站起来,或者动一动。

    只要对方动了,那么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远古圣象则等着周叶动,只要周叶等得不耐烦了,然后直接离去,那么自己就很安全了。

    至于爆发实力收拾周叶这事儿,它没有想过。

    开玩笑,它可是善良的远古圣象。

    “叽叽……”

    有几只小鸟飞到远古圣象的身上。

    它们站在远古圣象的身上四处跳动着。

    这对于远古圣象来说,心里有点难受。

    虽然不会受影响,可是它很敏感,那种痒痒的感觉,实在有些受不了。

    远古圣象悄悄扬起自己巨大的耳朵,准备趁着周叶不注意,然后赶走那些小鸟。

    它的动作,都被周叶看到了。

    “还是太年轻啊。”周叶内心感叹一句,已经调动力量,准备开始下一轮的碰瓷了。

    “叽叽……”

    小鸟跳动着。

    它们认为,远古圣象的身躯上很适合筑巢。

    是很安全的地方。

    “唰。”

    远古圣象的耳朵拍下,狂风吹起,惊得小鸟们连忙逃离。

    “啪。”

    周叶好巧不巧地被巨大的耳朵拍中。

    远古圣象窒息了。

    “我草!”

    远古圣象气得很。

    这小草精,怎么这样的操作都会。

    玛德,这么欺负单纯的自己有点过分了吧。

    周叶躺在地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你伤我了,你要赔偿。”周叶说道。

    我赔偿个蛋。

    远古圣象连忙起身,随后跑路。

    它要找到族群,让那些比较凶残的远古圣象帮自己解决这个麻烦。

    自己的话,真的下不了手啊。

    “你这是畏罪潜逃啊。”周叶跟在远古圣象后面。

    什么脸皮,他周某草根本就没有。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不成?”远古圣象心中冷笑。

    它破开虚空,随后消失不见。

    周叶很难受。

    这么一个大财主,就这样放走了。

    “唉,失策啊。”

    周叶开始思考自己的不足。

    早知道就应该先爆出自己的身份,这样对方肯定就不敢跑路了。

    只能老老实实地被他周某草勒索。

    不过稍微一想,这么干的话,会不会有点败坏青虚山的名声啊?

    “青虚山有狗贼鹿土匪在,名声应该一直不怎么样吧?”周叶猜测着。

    他想好了。

    既然大师姐是土匪,那自己也必须跟紧脚步才行。

    别人最好不要问他周叶为什么这么坑,问了就是鹿小元教的。

    ……

    千里之外。

    远古圣象很得意。

    “果然,修为高就是好啊。”

    善良的远古圣象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弱小生灵,继续往远处走着。

    它要找到族群,好好地哭诉一番这两天的遭遇。

    然后,以后出门必须带上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保护好自己才行。

    怎么说自己也是圣象一族的族长继承象啊。

    这要求根本就不过分。

    ……

    两天之后。

    周叶正在瞎溜达。

    突然间,周围的气氛凝固了。

    他周叶看到了熟人。

    “老弟,真巧啊,我们是不是应该商量商量赔偿的事情?”周叶用着温和的语气,和远古圣象说道。

    远古圣象看着周叶,智商极限运转着。

    “赔偿这事儿,可以,不过我没带东西,你跟我走,去我族群,然后我赔偿给你。”远古圣象说道。

    只要你这草精跟我回去,我绝对叫人锤你。

    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会这么干。

    “行行行,走吧。”周叶同意了下来,随后落到了远古圣象的头上。

    不管远古圣象是怎么想的。

    反正周叶很兴奋。

    啊,人生当中第一次勒索,就这么顺利啊。

    真好。

    路途上。

    远古圣象和周叶吹着牛逼。

    “老哥是哪里草啊?”远古圣象随口问道。

    它要好好打听打听这小草精的住址,以后方便它带着小弟去拜访拜访。

    “青虚山。”周叶随口回答道。

    远古圣象:“。。。”

    这小草精说什么?

    我他妈没听错吧?

    远古圣象一时间停下脚步,有些不敢置信。

    “阁下是青虚山的?”

    “嗯,有什么问题吗?”周叶很淡定。

    “没听说过青虚山还有一位草精啊。”远古圣象有些不相信。

    这小草精肯定是想随便瞎扯一个身份,然后让自己惧怕,这样就能勒索自己更多的财富了。

    这等阴谋,太狠毒了。

    远古圣象看穿了一切。

    它脚步坚定,一步一步地往自己族群所在的地方走去。

    只要到了族群所在地,就可以好好地蹂躏这个小草精了。

    玛德,叫你特么坑我。

    “嗯,没听说过也很正常,毕竟我成为青虚山二弟子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周叶说道。

    远古圣象深吸着气。

    不听不听,草精念经。

    反正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听。

    远古圣象很干脆地把自己的耳朵给闭了起来。

    下午。

    远古圣象族群所在地。

    这里,高大的远古圣象随处可见。

    一只拥有金色象牙的远古圣象走了过来,随后开口问道:“你怎么脱离族群好几天?”

    “父亲,我心里苦啊。”小远古圣象哇的一声就哭了。

    它开始哭诉着自己这几天的遭遇。

    “就是我头上这个草精,它勒索我啊,还说是什么青虚山二弟子……”远古圣象苦得很惨。

    那是一种闻者伤心,听着流泪的感觉。

    金角远古圣象面色凝固,看着周叶。

    它回想起来木界遭遇大敌的那一天。

    战后,它和白虎妖王等顶尖妖王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青虚山上面。

    白虎妖王以及玄龟妖王等顶尖妖王告诉它,青虚山现在有了一个二弟子,是一个草精……

    不会这么巧吧?

    金角远古圣象内心有点难受。

    “原来是青虚山高徒。”金角远古圣象微微点头,表示了解了。

    “见过前辈。”周叶站起来,朝着远古圣象族长行了一礼。

    对于这等一族之长,该有的尊敬,必须得有。

    “嗯,不知道我这儿子,怎么招惹到阁下了?”远古圣象族长语气温和地问道。

    周叶说道:“它骂我神经病。”

    远古圣象族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