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639章 魔教教主32

作者:幽幽弱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下把叶红玲气得不行,明明这次可以打击妖女,结果送来一块牌匾就糊弄过去。

    又举起了拳头“什么破匾,我打碎它。”

    “不准胡闹!”这下老爷子也发火了。这可是魔教送的匾额,武林正派很多都收到匾额,有官员送的、有百姓送的、甚至有朝廷送的。可有谁收到过魔教送的?

    南宫傲看了看匾额“找个地方挂起来吧。”

    南宫德问“父亲觉得挂哪里好?”

    南宫傲略微思索一番“就挂在厚德载福旁边吧。”

    “厚德载福”的匾额,可是南宫家当上武林盟主的老祖宗写的,距今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整修一下。

    南宫德问“那父亲题的那块福寿康宁怎么办?”

    旁边挂着的是南宫傲七十大寿时提的“福寿康宁”,人到七十古来稀,特别是武林人士,看似身体健康,指不准来个兵荒马乱、仇家相逢,也就受个伤、挂个彩,也就毙了。有德有福,提个字做成匾额挂着,自然能佑及子孙的。

    南宫傲微微皱眉,两个白须微拧“还用得着问嘛,旁边还有空就挂旁边,没空就另找个地方挂上。”

    好吧,这魔教送的匾额,比老爷子亲手写的都要强,直接放在当武林盟主的老祖宗匾额旁边了。

    叶红玲鄙视着“就那么丑的字,又不是名家,凭什么和祖师爷并肩?”

    就凭是魔教送的,正派世家注重名声。天傀教好歹也是三百多历史的老魔教了,南宫世家还没买下这座山建立山庄前,天傀教的老祖宗已经凭着天傀称霸武林;江湖中人,无人敢不从,无人敢挑衅。敢的人,不是被天傀毒死,就是被天傀直接用手拧断脖子,死得比天傀还难看。

    见到她的意见没用,两个南宫当家的,睬都不睬她,叶红玲气得直跺脚,对着南宫夫人求助“表姑妈~”

    南宫夫人才不想管这些破事,听到儿子没啥大碍就行,轻轻拍着叶红玲的手,看似哄着其实轻描淡写糊弄过“长辈的事情,小孩子别掺和。你就安安心心等易云回来吧。”

    这下叶红玲也只有气得磨牙。

    凌迟宫据说带了二十人,商量下来,派了四十人去接南宫易云。如果伤势严重,就地住下,等伤好点了,再带回。

    于是“正派表率”被小心翼翼在正厅挂上去时,四十个武艺最强的弟子骑着马、赶着车,浩浩荡荡出门了。

    因为是一条路上,正好碰到回去的天傀教。念在天傀教送了匾额,还为南宫世家大肆宣传,南宫家的人和天傀教相隔个一段路,一同前行。

    这一路上有对天傀教虎视眈眈的人,看到不远处南宫家的标志,也就不敢轻易动手了。而天傀教收养弃婴,又给南宫家送匾额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有可能“改邪归正”。

    有时武林也和普通人一样,做事要讲道义。天傀教里全部都是爹妈不要的弃婴或者他们的后代,何必要为难他们?

    希宁暗暗笑着,这就是,谁说弱就是弱鸡?弱有弱的好处。

    墨冥“呸~”

    终于到了镇上。为了照顾南宫易云,三个连着的店铺,将旁边一间空出来,变成了可以居住的地方。

    敲了敲门,有南宫家的弟子开门,一看是自己人,立即激动地扭头喊“二公子,老爷子派人来了。”

    来的还真不少,一下来了四十个。这下这个店铺不够住了!

    希宁对着一直在这里打理的傀安说“去买个二层酒楼或者客栈。”

    傀安立即回答“是,教主!”

    好大的手笔,为了他们有地方住,居然去买。来人立即抱拳“多谢傀教主!”

    “南宫二公子是为了天傀教受伤的,这点是应该的。”希宁客气道。反正这钱也是南宫家讹来的,趁着这个时候,再多办间产业,还落得一个礼贤恩人的好名声,没坏处。

    而屋里传来阻拦的声音“二公子,你还不能下地,哎呀,床上躺着呀!”

    希宁喊了一声“是二公子要见我们吗,我们马上进来。”

    一下呼啦啦进来很多人,正派魔教的都有。

    身上包扎着不少布的南宫易云……鬼才想见那么多人,只想见你一个!

    希宁挤出白莲花般的笑容“二公子,终于可以当面谢谢你。看到你还活着,真好!”死了才好,但不要为了她挂了,这责任身主负责不起。

    呃,怎么感觉这个话怪怪的。

    南宫易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上堆着笑,微微喘着气,看这身体虚的“傀教主平安就好,在下举手之劳而已。”

    南宫众弟子……还举手之劳,要不是慕容阡陌不想和南宫世家闹僵、手下留情,现在坟上开始长草了。

    “还是要感谢南宫二公子的,你好好休息。”希宁想赶紧结束聊天,她可以回山寨,洗个澡,吃一个烧鸡,再美美睡一顿“噢,还有就是,所有药费不用担心,这次不要钱。”

    众人……怎么还提这个茬?

    “无妨,南宫家这点钱还是出得起的。”南宫易云含笑而言。

    众人……一万两银子呀,你确定南宫家财力真的雄厚到一万两拿出来,眼皮都不眨?

    就伤成这样了,身上包裹得就跟木乃伊一样,还脸上挂着很阳光很儒雅很帅气的笑容。到底是男主光环还在,只伤身,不伤脸。就算脸上受伤,依旧帅。

    希宁随意打发了“那以后再说,您先歇着,等会儿搬到更大更舒服的地方去。”

    就这样走了?南宫易云目送着傀琳琳离开,久久躺在床上会心情很不好,可现在,他心情好得很,太高兴了,傀琳琳这次见他没戴面具,长得真美。

    傀安对镇上很熟悉,很快就买下一栋二层的酒楼。原本价格还想杀一下,现在急等着要,多个五十两银子也无所谓了。

    这房子很大,可当酒楼,也可以当客栈。但小镇不属于必经要道,人又少,有二家客栈够了,所以开酒楼。

    一下呼啦啦住进去五十来人,还能只二三人一间小包间。

    而此时希宁坐的马车被拦住了,前面带着一群黑衣手下,坐在梨花木太师椅上,穿得如同王宫公子哥、气定神闲地摇着扇子,玉面如花的还能是谁,正是慕容阡陌。

    chuanyazhhen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