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634章 魔教教主27

作者:幽幽弱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慕容阡陌双眸无水也起波、带着几分笑意地看着她“傀教主!”

    希宁嚼着嘴里的肌肉,嘴巴油光光地“慕容宫主!”

    两个人就这样对看着,慕容阡陌手中的是上等玉骨描银纸扇,而希宁手中的是啃了一半的大鸡腿。

    赶来的南宫易云一群人,五六个,偷偷摸摸地躲在旁边的树林子里,稍微有点距离地看着山口处发生的情况。

    一阵风吹过,慕容阡陌终于先一步说话了“本宫主来意,傀教主应该已经得知,不知傀教主意下如何?”

    那身姿傲娇、容貌美艳,果然是江湖第一美男,就连身主这样漂亮到人称第一美女,都甘拜下风。

    好好看的帅哥,希宁咽下一口口水,要不是墨冥呵住,差点没点头。

    墨冥“不准答应!你这见了美色就没原则的蠢货。”

    希宁“切,任务里可没定傀琳琳要嫁给谁。”

    墨冥“你把身主嫁给了不想嫁的人,会影响得分。”

    希宁“得分是啥玩意,怎么定的我都不知道,为毛我要相信你的话?有了慕容阡陌做丈夫,凌迟宫做靠山,傀安不就安全了?”

    否则正派脑子抽住,还是象前剧情那样要攻山灭教,傀安也只能变成天傀,保住教派。

    墨冥“他练采阴补阳之术,你不想让傀琳琳没几日就油灯枯竭,尽管的答应好了。”

    啊?那就不行了。人都死了,再漂亮有什么用?

    不对……希宁木广告看着轿子旁跟着的那个宫装美女,虽然这个女的长得漂亮,可比起慕容阡陌的美,简直就是萤火虫,亮不起几分光。

    撇了撇嘴“他的小蜜难道和他练双修的,怎么没见死?”

    墨冥“不信拉倒,反正不能嫁给慕容阡陌。”

    为毛不准呀,多好看的男人呀!

    希宁胃口全没了,将吃剩下的鸡腿扔在旁的大碗里。里面还有一只鸡,看来也吃不下了。

    她好遗憾、好无奈“对不起,慕容宫主,我定过亲的事情是真的。要不是定过亲,以慕容宫主的容姿,我一定欣然答应。”

    这个真不是装的,那么漂亮的美男能成为丈夫,就算整天看看也好呀。如果能答应下来,多好,这是应该的,不用感谢。

    慕容阡陌嘴角牵起,有棱有角的红唇形成了一道绝美的弧度“去退亲!本宫主可以帮忙。”

    以他的名声和财力,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退不了。”希宁苦着个脸,烦躁地双手抓了抓头发。将梳得挺好发髻差点抓乱了“亲事是我父亲定的,也是教里的规矩。教里的教徒,只能嫁娶本教的人。”

    就那么一个破教,如果被人发现是毫无武力值,全是一群老弱病残,还不攻打上来灭了教。

    以前那些正派,也不会轻易上山,都是趁着教主外出时做掉。而天傀教推说,他们规定只有攻山的人才可以报仇,山外面死的全是天意。这才糊弄过去!

    慕容阡陌纸扇轻摇了二下,就悠悠道“那我成为天傀教一员便是。”

    “宫主!”站在轿子旁边的琴瑶大惊,脸色突变“万万不可,你叫凌迟宫如何是好?”

    慕容阡陌不慌不忙地说“有何不好?我既是天傀教的副教主,又是凌迟宫宫主,皆大欢喜。”

    确实好办法呀,可是……希宁忍着痛,吸了吸鼻子,又弄出个理由来“天傀教所有教徒都是从小收养,最迟过了五岁就不再接纳。”

    要知道有些人要达到目地,会长期投资。将半大的孩子洗好脑后,打入对方教派里,成为内应。

    五岁之前,还懵懵懂懂,不易被控制。多了岁数,就不得不防外面的可能危险。

    慕容阡陌有点不耐烦地一下合拢扇子“那就让天傀教并入凌迟宫,成为凌迟宫分支。什么规定重新定!”

    靠,那不行。三百多年的基业一下被人家包圆了,收入囊中。这评分一定低得不能再低,不知道有没有负分。

    希宁挑起一条眉毛“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想强买强卖?”

    慕容阡陌直身而立,身姿可称得上人间罕有,见之恍如梦境之中“何出此言?既然看来教主也钟情于我,又何必拘泥形式。任何规矩都是强者定的,教主既然为一教之主,改个一二条教规,成就一番好事,又能如何?”

    不能如何,就是任务完成后得到的分数差点。

    而躲在林子里的南宫易云听得是火冒三丈,提起剑正要冲,身上立即有七八只手抓过来,而腰部还抱着一个人。就跟刚才劝他离开,回到南宫世家的样子一样。这次不同的是,防止他往外冲。

    总不能带着这七八个弟子一起出去,对着慕容阡陌,骂他不要脸。那形象也太……

    墨冥“你敢答应,下一回我送你去除了男人没有女人的地方,让你花痴个够。”

    算你狠!举起大拇指,点个赞。

    希宁感觉好苦,难呀,她太难了。给的条件那么苛刻,武力值那么弱,教派那么烂,给的对手那么强大。

    如果她不答应,这个绝世美男一个不高兴,和她打起来的话……

    墨冥“你死定了!”

    哎呀呀呀,要不是没人听得懂,以为她发神经病,她真的都要唱《忐忑》了。

    突然间,灵机一动,希宁指着慕容阡陌,大口大口喘气“你,你你,实在太不讲道理了。怎么可以这样,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凌迟宫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这个教主怎么回事?虽然只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可好歹也是一教之主,怎么会那么孩子气?

    “真是气死我……”希宁说完,眼睛一翻,人倒下了。

    这下轮到慕容阡陌和在暗处偷看的南宫易云愣住了。

    “教主你怎么了?”傀莺大惊失色地扑了上去,跪在地上,查看莫名其妙晕过去的教主情况。

    就看到教主睁开了眼,偷偷对着她做了个鬼脸,还使了个眼色。随后眼睛一翻,继续装晕!

    傀莺秒懂,双手开始抹着眼睛。嚎哭了起来“教主天生体弱,一生气就晕倒。你们凌迟宫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把教主气晕过去了。”

    啥状况?慕容阡陌这辈子大约都没见过这样的教主,这样的回应方式。他可是魔教呀,魔教不就是专门欺负人的?

    chuanyazhhen00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