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八七九章 给小爷滚过来

作者:望月归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芰汤湖,东西宽三百里,南北长九百里,湖水呈深褐色,因像熬煮过头的芰汤而得名。元裔族称之为沉尸湖,此湖虽不大,却深不可测,寻常水族难以在其中存活,修士一旦落入其中体内灵力会迅速被吸走,即便是元婴中期的大修士也撑不了多久。

    它正好处在南靖洲与元裔州对峙的边界上,没有什么地方比它更适合作决死战场了。

    红日刚刚升起,两支精兵就各据东西两岸设立了防线,南靖洲这边派出的是由夷陵卫驻边三营抽调的精锐,元裔州那边派出的则是戍边大军抽调的精锐,他们不但熟悉此处地形,而且彼此之间也是熟悉的,在战场上或多或少的都打过交道。

    日上三杆,骄阳转炽,可随着东西两面各自大军的到来,热辣辣的阳光一下子就变得如月光般清冷,整座芰汤湖完全陷入了浓厚的肃杀之气中。

    两军对垒之时,声威与气势从来都是至关重要的。虽然这次不是大规模厮杀,但像这样双方集重兵列阵相对的局面,在西部边陲已经有数千年未出现过了,所以双方都在如何提升气势上花足了心思。

    天律盟这边是催动着漫天战云而来的,红色的战云绵延数百里,风雷声震,云翻雾滚,坐镇中军的是夷陵卫大卫长撼天子,两百夷陵卫总营精锐列于他身后,三山子和血魇两位西部卫统御率三百凶刀营精锐充前阵,一面长达百丈的凶刀营战旗在他们的上空猎猎飘扬,灰黑色的战旗上那个油黑发亮的“凶刀”图纹极其醒目,仿佛随时能破空而出般,其散发出的凶戾气息令人不敢注目。

    两队各为三百人的执律卫皆是红色战袍罩身,红衣执律卫是天律盟最强悍的一支队伍,夷陵卫是被迫玩命,而他们是甘愿为天律盟拼命的,大多数都具备和寻易一样的情怀,所以他们在任何一场大战中都居于南靖洲军中最重要的位置,而今天,他们把那个位置让给了夷陵卫,自己甘愿充当两翼。

    除了杀气腾腾的上千精锐,尚有无数灵兽在战云中随着风雷声奔腾嘶吼,更震撼人心的声音是隐藏在红云中的七面降魔战鼓发出的撼天动地的隆隆声。

    元裔族那边的声势丝毫不弱,他们是催动着一片连天接地的金光而来的,在刺目的金光中,上千元裔州修士军容严整,在不停闪动的瑞彩光华间仿若天兵天将,他们的阵中同样有各样灵兽随着摧心裂肺的号角声中嘶吼奔突。

    双方大军皆在距自己一方湖岸百里处列开阵势,战鼓声与号角声先后止歇,狂躁的灵兽也被约束得哑然无声了,偌大战阵静得落针可闻,那份紧张的压迫感令人大气都不敢喘。

    大家是多年宿敌没什么好说的,元裔族阵营先飞出一人,他缓缓来到南靖洲这方的湖岸处,伸出手张开捏在一起的食指和拇指,把一面比米粒还小的黑色旗子悬在那里。

    元裔族阵营随即发出一片震天的大笑,助兴的号角声紧跟着呜呜而起。给对方放置这么小一面旗所表达的意思很明确:你们要是怕旗子被夺,大可把它藏在身上。

    夷陵卫这边对此也是有准备的,对方设旗的人刚回去,夷陵卫这边就闪出一名五大三粗的壮汉,扛着一株高达三百丈的巨木来到湖的西岸,他吃力的把巨木按进泥土中,只留下了三尺高的一截树梢,然后把一块白绫绑在了上面。这意思也很明显:别怕守不住旗,我们想把它拔出来很难。

    布置完了旗子,战场再次寂静下来,片刻后,元裔族那边的号角突然凄厉的响起,东进会的十七名死士冲出阵营,飞过百里空旷地域,来至岸边布开列阵以待,十三名元婴初期修士在前,三名元婴中期修士次之,作为主将的那名元婴后期大修士居于最后。

    南靖洲这边的战鼓几乎在同时敲响,无魂率古野营冲出红云,来到了东岸布下了相同的阵型,他们皆催动出了黑色战袍,背后飘扬着凶刀营的战旗,与背后飘着墨绿色战旗的东进会死士隔湖相对。

    双方亮相后,高下一眼就可看出来了,元裔族那边除了那名主将的神情是平静的外,其余个个于狂热中倍显斗志昂扬,看向敌方的挑衅目光无不带着轻蔑之色,他们有这个资本,胜败暂且不论,说到勇于赴死,连天律盟的红衣执律卫在他们面前都得甘拜下风!

    古野营这边也确实不够争气,大半人的脸色都是发白的,眼神中更是掩藏不住内心的恐慌,连灵焰子他们三个元婴中期大修士的眼神都是闪烁的。

    战鼓声更急,号角声更凄厉!

    “杀!杀!杀!”元裔族阵营发出整齐划一的震天呐喊。

    天律盟这边的呐喊更具鼓舞作用,先是两翼助阵红衣执律卫高声呐喊“凶刀!”居于中军的夷陵卫立即回应“屠魔!”,一呼一应,浓烈的同袍之情令人不由豪气陡升。

    所有人都在呐喊中注视着在千军万马中颇显孤单、渺小的两支小队,紧张的等待着即将开始的血腥厮杀。

    这就这时,战场上出现了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情景,只见古野营中的一个元婴初期修士缓缓的飞到湖中央,在半空站定后,他一脸傲慢的看着对岸的元裔族死士道:“选你们最不怕死的,过来。”

    鼓声、号角声、呐喊声全都静了下来,大家不明所以的盯着那个文质彬彬的元婴初期修士。

    “听不懂吗?我说选你们最不怕死的,给小爷滚过来!”那人眼中泛出了寒光,脸上的傲慢之色又添上了几分凶悍之意。

    这是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这下大家都明白了,东进会下战书叫嚣要让夷陵卫见识见识什么叫铁血精魂,夷陵卫这是以牙还牙呢。

    “凶刀!”无魂发出了一声低沉而雄浑的怒吼。

    反应过来的凶刀营将士紧跟着就发出了潮水般的应和:“屠魔!”

    “那就让大爷我来送你去死吧!”随着一声大喊,一名面目颇有几分凶气的中年元裔族修士化作一道长虹直射湖心。

    “杀!”远方的元裔族阵营发出了助威的一声呐喊。

    交战双方尚距三百余丈时,各自宝物划出的两道光华就已撞到了一起,贼光剑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还吃了点亏,被对方那柄乌黑的木剑撞得斜飞而出。

    在元裔族的一片叫好声中,寻易不退反进,迎着对方冲了上去,一边接连打出防御灵盾阻击那柄朝他飞来的木剑,一边催动贼光剑向对方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