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四七章还是把他留下吧

作者:望月归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几位官员也是没法相信寻易这番话的,不过寻易那诚挚的眼神却让他们多少起了点犹疑。

    “我看你是真的想找死!”整训寻易的那个小官员铁青着脸恶狠狠的盯着寻易,恨不得立刻就上去扒了他的皮。

    寻易很平和的看向他道:“我来作夷陵卫就没打算能长久活下去,此前之所以温顺的服从训教,是因为我清楚自己来此的目的是为给天律盟出力而非给天律盟添乱,顺从并非是因畏惧惩戒,如果一定要把我分到乌煞营,那不妨以抗命之罪把我处死,以儆效尤,如此我也能算给天律盟做了点贡献了。”

    “你!”那小官员气得额头青筋暴起,眼中闪出了凶光。

    寻易没在理他,把手中符牌递向辉鹰子,那意思很明确,宁死也不去乌煞营。这下另外的十一个人有点傻了,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个一直被他们认为是软骨头的人居然竟是个这么狠的角色。

    眼见候帜营的几个人就要下不来台了,先前那个白旗官员伸手拿过寻易的符牌,用嘲弄的目光看着他道:“你这是看不起乌煞营吗?不管你有多少理由,我劝你还是识相点的好,否则只能是自找苦吃。”在总营供职的官员不敢作出格的事,可他们这些人对待下属就没那么客气了。

    寻易在心里暗叹了一声,仰头看了看天,然后倒背了双手作出任凭处罚的姿态道:“属下绝无看不起乌煞营之意,只是不愿去北方而已,我此时如果自尽,怎么说都会给你们带来些麻烦,对其他人也是种不好的影响,所以我选择以抗命之罪被处死,但请你们不要折磨我,我无意给天律盟添一丁点的乱,因为那违背我来此的初衷。”

    “你想得倒美!”训教寻易的那个小官员实在是忍不住了,说完就催动了寻易体内的牵命索。

    寻易强撑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豆大的汗珠刹那间就冒了出来,那张脸也一下子就变成了蜡黄色。如果仅凭修为的话,他早就该痛苦的满地打滚了,能挺住是因为他受过太多的痛楚,在这上面的承受力比之大多数同阶修士都要强些。

    见寻易居然能抗住,那小官员发狠的加大了催动力度,就算把寻易整得跪地求饶他这口气也是出不来的。

    “停下!”本就不堪承受的寻易这下站不住了,难以描述剧痛令他已经不能开口讲话,传出这道带着愤怒的神念后就一头栽倒下去。

    “停下。”辉鹰子面带不悦的对那小官员吩咐了一声,此人的擅自出手令他有些恼怒,而且照这个催动法,很可能会要了寻易的命。

    寻易缓过劲来后立即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能理解那小官员的心情,所以并没有跟他计较,而是忍着未消的痛楚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对辉鹰子道:“请不要再动刑罚了,否则我就只能选择自尽了。”

    辉鹰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沉默的一言不发。

    现在大家都看明白了,这小子是个真不怕死的,没开过口的那名白旗官员打圆场道:“北方地域大着呢,你的仇家不可能遍布北方吧?到时我们给你安排一个远离仇家的地方值守就是了,别多说了,先跟着走吧。”

    寻易不敢相信他的话,他很清楚这里面的门道,在总营他还能抗争一下,到了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会是个什么情况就不好说了,万一要是让蒲云州那边知道了自己在夷陵卫,二师姐他们非红了眼不可,自己的这一番盘算全白费了不说,蒲云州和南靖洲本就是水火不容的,这个乱子一出难保不会有人借机生事,战端一起就不是凭自己三言两语能平息的了。

    到了这一步寻易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淡淡一笑后就退回了队列之中。

    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出他这是随时准备自尽的了,若非是当着这么多大修士难以自尽,恐怕他立刻就会结束自己的小命。

    来作夷陵卫的大多是亡命之徒不假,但既然肯走这条路那就是为了能活下去,像寻易这样根本不把生死当回事的有是肯定有的,但为数不多,毕竟他的这种不怕死与血性上来时玩勇斗狠的那种不要命完全是两回事。

    不过这个为数不多比其他地方却要多得多了,所以这几个夷陵卫的官员们也都是颇见识过一些的,他们都是见惯杀戮的,自然不会把这个当成什么大事。

    两名白旗官员把其他人的十一块符牌都加上了乌煞营的印记并还给了他们,最后一直讲话的那人摆弄着寻易的符牌斜眼看着寻易对辉鹰子道:“这个就交给我们吧。”他这是要把人情卖到明处,按理说寻易这样的肯定算没训教好,应该继续留给候帜营的。

    不想辉鹰子却道:“还是把他留下吧,由我来向上作陈情。”

    说话少的那名白旗官员笑着道:“不必了吧?不过是个元婴初期的小兵卫而已,何必那么麻烦?出了什么事由我们承担就是了。”

    辉鹰子依然坚持道:“好意心领了,我们没做好的事就该由我们继续把它做好,暂且把他留下吧。”

    他的这份坚持令大家有点意外,候帜营最主要的职能其实是屯留新人,等人数凑得足够了再由各营来挑选,训教的事只是顺带作一下,说起训教来,各营的手段那可比候帜营多多了,新人在候帜营只要完成了两个月训教,那候帜营就算可以交差了,此刻辉鹰子如此坚持,合理的猜测只能是这个叫寄命的人太打他的脸了,所以他要把其留下来好好教训一下出出心头的恶气。

    “也好。”那名白旗官员把符牌扔还给寻易,然后对身边的同僚道:“你难得来一趟,和他们几个去叙叙旧吧,顺便把咱们那边的状况跟他们说说,我正好借这功夫了解一下这批人的成色如何。”

    另一名白旗官员会意的点了点头,含笑对辉鹰子及其下属道:“一晃有百年未见了吧?走走走,我带了点好东西给你们。”

    辉鹰子心里是明白的,这川畕让甘蒙把他们带走的用意无非是想替好友狠狠教训一下那个叫寄命的,川畕在乌煞营担当的是司教一职,经常来候帜营挑选新人,所以和候帜营的人都是有些交情的,尤其是和负责训教寻易的那个高堃感情最好,仅管高堃现在把寻易恨得不行,但受律条所限他是不敢对寻易乱下狠手的,而川畕不是候帜营的人,即便把寻易打伤了,辉鹰子也不可能过份计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