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卷 1254章 那就下辈子还

作者:望月归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清看他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遂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然后又皱起眉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但你的阅历太少了,尚不知人心的险恶,即便他真如你说的那样,也得顾虑时变境迁对人的改变,若是别的东西也还罢了,《玄丹录》可是我清缘派的一件重宝,不能轻易示人的。”

    坠儿真诚对沈清点了点头,然后忍不住轻叹了口气,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默然不语了。

    沈清见他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愁容,关切的问“这件事令你很为难?”

    “不是。”坠儿又低了一阵头,再把头抬起来时,双眼中已满是深深疲惫之色,他望着沈清袒露心扉道“我确实遇到了难事,当时能想到的人只有你,所以就想请你来见一面,可我一直没想好该跟你说什么。”

    “你可以信任我。”沈清目光坚定的看着他说。

    坠儿又叹了一口气,紧接着挤出一个笑容道“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我不想再麻烦你,而且我遇到的难事也不适宜请你插手,说起来我的所谓难事放在别人身上全然不是问题,你不用为我担心,跟你这么谈谈就觉得好多了。”

    “说出来。”沈清用的几乎就是命令的口吻了,她感觉到了心疼,她明白,坠儿必定是在万分无助的情况下才生出要见自己的想法,自己是他唯一可求助的人,坠儿此刻流露出的神情太像寻易了,她能体察到寻易背负着太多的重压,无奈寻易惹下的事情都太大了,她帮不上忙,但坠儿的事不论多为难她也要管。

    坠儿面露恳求之色道“你不要逼我,如果你真觉得我配作你的朋友,那就别把我当小孩子照顾。”

    沈清态度坚决道“这不是你逞强的时候,我正是因为把你当朋友才迫切的想帮你的,毕竟你还没成气候呢,不愿欠债就等你有本事了再加倍答谢我就是了。”

    “那我要是一辈子也成不了气候呢?”

    “那就下辈子还。”

    坠儿笑了,笑容又有了憨憨的让人心头发暖的感觉,他摆摆手道“我真的感觉好多了,多谢你,如果真过不去这道坎,我会求你帮忙的。”

    沈清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然后二话不说的带他飞入了空中。

    坠儿觉得有点不踏实的问“你要带我去哪?”

    沈清默然不答,但脸色却是很平静的。

    在这次旅程中,坠儿第一次见到了天律盟的分坛,第一次乘了传送阵。

    “到底要去哪啊?”乘传送阵的引起的眩晕刚过去,坠儿又一次发问。

    “这就到了。”沈清带着他飞了一阵,最后在一处山林间停了下来,“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这是哪啊?”坠儿打量着陌生的林木问。

    “这是我的师门所在。”沈清说完就飞身而去了。

    清缘派原来在这啊,坠儿颇感新奇的举目四望,可惜目力所及看不到有仙家洞府的气象,想飞起来时却发觉被一座法阵困住了。

    “清缘派不至于这么神秘吧?怎么也不带我进去开开眼界。”坠儿无奈的坐了下来,回忆起这次与沈清的交往,脸上忽喜忽忧的发起了呆。

    不知过了多久,沈清回来了,还是一言不发的带他起身就走。

    坠儿也不方便问她回师门去作什么,所以也保持了沉默。

    再次落再一处荒野间,沈清取出一枚玉简交给他道“此乃《玄丹录》的一份录本,《玄丹录》的内容不是能完全转录的,但我想这一份也可以让你交差了。”

    坠儿愕然道“你原来是去弄这个了?你怎么不早说呀,我不是非要这个不可的,你快收起来吧,我不要了。”

    “你不肯说遇到了什么为难之事,我只能帮你作些能作的事,拿着吧,我相信你看人的眼力。”

    坠儿困惑道“你先前不是说我阅历太浅,不识人心险恶吗?”

    沈清不想作任何解释,只是把玉简往前递了递,她相信的是寻易的眼力,之所以肯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如此轻易的交出去,沈清是想到了寻易短短一生奇缘不断,这其中必定是少不了贵人相助的,如今轮到坠儿了,她理应助其一臂之力,送出这份录本也是为了向坠儿表达自己想帮他的决心有多大。

    “不……”坠儿向后退了一步,他甚至都在怀疑沈清这是不是在试探他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可他实在不愿意去猜疑沈清对他用心机。

    “我相信你。”沈清用沉静的目光望着他。

    坠儿纠结道“其实……其实我就是为了救我那只小狗,它叫小蒲团,虽然它对我很重要,可也不能……,而且那人已经答应我不会让小蒲团死去了,没必要为了立刻得到丹药而让你担上这么大的责任。”

    沈清把玉简丢进他怀里,淡然道“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不用考虑我的事,既然作了,我就担得起责任。”

    坠儿望着她,眼中带着困惑之色问“仅仅是看着投缘,就足以让你这么不计代价的帮我吗?”

    沈清看向远方,用有几分梦呓般的声音道“那你就当我前世欠了你很多的债吧。”

    “那我可真得感谢自己前辈子所积的德了。”坠儿自嘲的说,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沈清等她接口,可沈清并没理他这个茬,头都没回的继续望着远方。

    坠儿只得进一步说道“我都忍不住要怀疑……你是个知晓前世今生的人了,这不就是咱们前边提到的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吗?”

    “随你怎么想好了。”沈清很少感到心虚,所以在心虚时只能作出这样的遮掩。

    “不管是因为什么,我真的很感激你。”坠儿无比真诚的说。

    沈清转过身,欣慰的对他点了下头。

    寻易拿出那枚玉简,看了看后把其握在手心,然后盯着沈清道“有了它,我的难题也就可以解开了,只要救了小蒲团,我……”说到这里,他眼神游移着似乎又遇到了难决之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