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卷 1193章 再敢叫嚣我弄死你

作者:望月归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坠儿发傻的看着兴鹏往下坠落时,吕罡冲了过来想踢兴鹏一脚,他这就不是想泄恨了,而是怕兴鹏摔死,想给他泄去一点下坠的力道。

    没等吕罡那一脚踢到兴鹏身上,一道人影已经把兴鹏接住了,来人是雾雨峰领队之人,辈分是兴鹏的师兄,修为已到结丹后期。

    此人接住兴鹏后,并没有斥责吕罡他们三个,甚至都没有多看他们一眼,只是低头查看着兴鹏的状况,但脸色明显的不太好看的。

    紧接着,天圣峰翠羽峰领队之人及白华相继出现。

    舒颜和坠儿都心慌的低下了头,吕罡却是把头扭向了一边,一脸的倔强,颇有点视死如归的劲头,既然敢做就要敢当,他早作好了受严惩的准备。

    大个子和小个子见到主事之人到了,急忙跑过来告状,不过他们俩真的是被吕罡和坠儿的凶狠劲吓住了,不敢大声直言,而是跑到自己师兄身边小声嘀咕,边嘀咕还边偷眼看吕罡和坠儿。

    坠儿很快就抬起了头,他飞到吕罡身前,以这个姿态表明自己是这件事的元凶,他心里虽慌得不行,但不论要受什么样的惩罚,他都要替吕罡承担那份最重的,不管怎么说吕罡和舒颜是在为他报仇,他必须得有这份仗义。

    吕罡推开了坠儿,并从他手里抢过了那柄钢刀,面色平静的对自己的师兄道是我挑的事,与朗星和舒颜无关。

    坠儿急声道兴鹏欺负了我两次,我咽不下这口气,是我求他们俩帮忙的,我愿承担全部罪责!

    舒颜见他们俩如此仗义,不由红了眼圈对自己的师姐道是我和吕罡要替朗星报仇的,朗星一直不同意,不该惩罚他。

    坠儿大声道你们用不着替我担责!能出了这口恶气就算被逐出师门我也认了!

    吕罡轻哼了一声,淡淡道你有那胆子谋划这种事吗?

    舒颜立即附和道真不关他的事,他一直在劝我们别动手。

    此时被自己师兄横抱着的兴鹏对坠儿和吕罡破口大骂道你们两个王八蛋!联手打我一个,我饶不了你们!咱们走着瞧!他今天太丢面子了,这时再不说两句以后在灵谅山就没脸混了。

    去你娘的吧!吕罡目光一寒低声骂了一句,他表现出如此强横的态度主要是为了证明自己先前的话,让大家相信只有他才有胆量策划此事,坠儿说自己是主谋纯属笑话。

    坠儿懂吕罡的用意,所以他不能让吕罡比下去,是以吕罡低骂,他就对兴鹏大吼我去你娘的!再敢叫嚣我弄死你!不但如此,他还边大骂边朝兴鹏冲了过去。

    吕罡服了,他还真不敢跟着坠儿冲过去,那么嚣张的话可就真离被逐出师门不远了。

    朗星!白华呵斥了一声。

    坠儿停了下来,犹有不甘的仍对兴鹏怒目而视,他的身子在微微发抖,看起来像是被气的,实则却是心慌所致,他完全是凭着义气之情支撑在硬着头皮作自己不敢做的事,不心慌到发抖才怪呢。白华他们这些明眼人都能看清这一点。

    现场一下子就寂静了下来,这很奇怪,按理说,此时这几位领队的师兄师姐该对他们进行审问的,可这几个人都保持着沉默。

    就在坠儿感到不安的偷眼逐一看向众人时,那个如冰花般美丽冰冷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他身边。

    那我这就把他带走了。沈清对白华交代了一句后,拉着坠儿就飘然而去。

    白华等人忙躬身施礼,口中齐声道晚辈恭送沈太师祖。论辈分沈清足足比他们高了三辈,虽然他们的年纪都比沈清大,可这声沈太师祖个个叫得毕恭毕敬,他们对沈清的恭敬更多的是出于敬佩,人家才两百多岁就已经是元婴中期圆满境界的大修士了,他们这些四五百岁的才仅结丹后期,这悬殊的差距令他们没法不发自内心的敬服。

    吕罡他们几个都傻了,看到自己的师兄师姐恭恭敬敬的施礼,他们才慌慌张张的跟着施礼,可此时沈清和坠儿早已没了影儿。

    在坠儿他们进入风波泽时,沈清就躲在一边冷眼旁观了,她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观察坠儿的良机,坠儿的那个小火球之所以能击中小兽,以及随后之所以能刚巧掉落在那棵树上,都是缘于沈清暗中动的手脚。

    坠儿与兴鹏之战也是沈清拦阻了白华等人,让他们暂且不要出面制止,白华此前已经得到了上面的吩咐,知道沈清要把坠儿带走,所以自然要听从沈清的安排的,这也是几个人在现身后表现颇为古怪的原因。

    你是觉得我可以保你平安无事才这么闹的吗?沈清边飞边淡淡的问坠儿。

    啊?不是。坠儿担心的扭头朝后看口中心不在焉的回答,他怕吕罡和舒颜会受惩罚,可处于沈清的护体神光的隔绝中,他什么都看不见,放我回去,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他们俩是为了我才打这一架的!他挣扎了起来。

    他们俩不会有事的。沈清有些不耐烦的说。

    你能担保吗?坠儿继续挣扎,只是稍稍减少了些力道。

    能。沈清板着脸蹦出了一个字。

    坠儿不挣扎了,他有些怀疑的看了沈清一眼,沈清的脸色让他识趣的赶紧收回了目光,然后就低下头不吭声了。

    沈清对坠儿与兴鹏对战时所表现出的暴戾是有些不满的,她向白华了解过这二人的恩怨,觉得坠儿的表现与寻易差距很大,寻易可不是个记仇的人,这就让她对坠儿是寻易转世之身的预期大大降低了,虽然后来坠儿与吕罡争担罪责的仗义行为让她又看到了点寻易的影子,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如果乾虚宫要逐你出门墙,我保不住你。沈清开始进行试探了。

    坠儿头也不抬道那就不劳费心了,我自己惹的祸自己承担。他的语气倒很诚恳,并不是在说赌气的话。

    你好像不怎么在乎这件事,你可知乾虚宫在修界的地位?离了乾虚宫你可能再也没机会找到这么好的师门了。

    坠儿抬起头看了沈清一眼,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然后就又低下了头。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沈清尽量放缓了语气。

    我想让你送我回去,我不求你帮我,但如果能替吕罡和舒颜美言两句的话,我会永记大恩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