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科举篇 第七百七十二章 好算计

作者:九天飞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惊骇于顾诚玉升官的速度,但顾诚玉这样的能臣升官是早晚的事儿。

    再说之前立下不少功劳,他升官旁人也说不得什么。

    姚青岚的面色极为难看,他没想到顾诚玉竟然要娶自己的嫡女。

    他之前还想将府中老二或老三的闺女说给顾诚玉,后来见着顾诚玉的潜力,就想到自己还有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外室女。

    这外室女与二房的四丫头年纪相当,和顾诚玉也差不了两岁。

    不过那丫头却是外室所生,当年因为一桩意外,这才有了这事儿。不然他也不会不顾脸面,在外头养着什么外室。

    他更没想过将那丫头接回府中,只打算等那丫头到了年岁,就给些银子打发了。

    不然接回府中,那他岂不是颜面无存?

    再加上正妻怀了身孕,他就更不能将人接回来了。时日一长,他倒是快要将这对母女给忘了。

    他的打算是好的,让顾诚玉成为他女婿,日后还怕顾诚玉不和他一条心?

    谁想女婿倒真是女婿了,可谁想人家要娶的竟然是自己的嫡女。

    他原本想留着嫡女和世家联姻的,怎么能让个从五品的官儿给娶了?还是个毫无根基的从五品。

    这叫姚青岚的气怎么会顺?这下京城的那些世家肯定要在背后笑歪了嘴。

    相比较姚青岚铁青的脸色,老国公倒是淡定了许多。他刚才听到赐婚的内容也是大惊失色,但姜还是老的辣,既然是赐婚,那不愿意也得愿意。

    他人老成精,自然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喜怒形于色乃是官场上的大忌,若是这点事儿就自乱阵脚,那他这么多年的官场岂不是白混了?

    “多谢全公公,今儿确实是个好日子。”领旨过后,老国公起身招呼长子将圣旨亲自放入祠堂供奉。

    他上前一步,示意身后的随从将红封掏了出来。

    他身为国公爷,自然要表态的,红封更是不能少。

    “老夫倒是还有一个疑惑,不知全公公是否知晓内情。”

    “哦?不知国公大人有何处不解?”小全子笑意盈盈,其实他知道这位老国公想问什么。

    “若是老夫没记错的话,顾大人不是正六品的官职吗?何时成为翰林院的侍讲学士了?”镇国公疑惑地问道。

    “您怕是还没听说呢吧!这顾大人今儿也算是双喜临门,不但升了官,还被赐了婚。更有幸的是还与您家府上结了亲,这喜事儿可真是接踵而来啊!”

    小全子哈哈一笑,接着便将此事给说了。

    去顾诚玉那儿的小桓子可是比他早出发了一会儿的,因为有升官的圣旨,所以得提前一些。

    他这里的圣旨已经将顾诚玉的品级和官职给改了,那边总得先宣旨才对。

    “哦!原来如此。”老国公的双眼精光一闪,没想到顾诚玉竟然这么能耐,就是个从五品,皇上还亲自下旨。

    此举不正是给顾诚玉做脸吗?看来皇上对此人着实看重。

    且此人如此年轻,就凭着自己的本事升到从五品,不得不说其才干了得,前途更是无量。

    老国公之前心里的抑郁也稍稍好了些,除了出身以外,简直是无可挑剔了。

    几位姑娘接了圣旨就回了内院,才刚踏进内院,姚梦莲就一脸讥讽地看向姚梦娴。

    “三妹妹可真是好算计,这下子你如愿以偿了吧?只是将别人推出去,替你挡灾,也不知是个什么蛇蝎心肠。”

    姚梦莲的语气极其尖锐,将还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姚梦娴给吓了一跳。

    她连忙回过神来,当看到姚梦莲那有些扭曲的脸庞时,不由大为光火。

    “二姐姐这话不知从何说起,这赐婚的事乃是天子和靖王所定,妹妹身为女子,怎能左右他们的决定?这会儿府中眼多嘴杂,二姐姐可要谨言慎行,免得给府里招惹祸端。”

    姚梦娴觉得自己算是受了无妄之灾,她哪里知道靖王会选二姐姐为侧妃呢?

    姚梦娴知道二姐姐心里想的是谁,可那终究是奢望,那位的太太还得熬上一年多呢!

    二姐姐今年已经十五了,难道还能再耗着不成?

    她不知道二姐姐是怎么说服二婶娘不给她说亲的,但是她却知道二姐姐与那位之间绝无可能。

    姚梦莲气得脸色有些发白,眼里更是闪烁着泪意和狠戾。

    “哼!不过是个从五品罢了!也值得三妹妹费尽心机来算计,不会是之前就与那位暗通款曲了吧?”

    想到姚梦娴的外祖父正是顾诚玉的老师,而姚梦娴又常常到其外祖父府上小住,说不定这两位早就已经私相授受了。

    更何况前几日她也从母亲那儿听说梁致瑞进宫的事,梁致瑞进宫能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三丫头的婚事?

    “二姐姐何苦要如此挖苦我?这圣旨也不是妹妹能左右的。你说这话,倘若传出去,毁得可不是妹妹一人的清誉。咱们同为国公府的姑娘,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二姐姐莫不是今儿得了赐婚,心里太过欢喜,有些口不择言了?”

    姚梦莲不管不顾的态度也惹恼了姚梦娴,若是叫这话传出去,她的声誉就都毁了。

    再说这可是皇上亲自赐的婚,二姐姐这么说,难道不正是对赐婚不满吗?也是对皇上的不敬。

    这已经不是小女儿家的争吵了,而是关乎到整个国公府的大事。

    倘若真的传到皇上或那些言官耳朵里,他们镇国公府势必得受到皇上的申斥,甚至还要连累二叔和父亲他们的仕途。

    当然,她对国公府的感情并不深,因为这些人在梦里无一人对她施以援手,甚至有些人还落井下石。

    对于祖父和父亲,大家都是因为对方身上有能被利用的价值,哪里会对她如真正的晚辈那般爱护?

    她对二人没什么情分在,而她也相信这二人对她亦是如此。

    但是她也不愿意现在就看到国公府被连累,毕竟她还没出嫁,还得在国公府待两年,甚至更久。

    “且婚事是皇上亲自赐下的,若是我与顾大人真的私相授受,皇上怎会赐婚与我们二人?皇上可是明察秋毫的,难道二姐姐这是觉得皇上糊涂了不成?如此对皇上不敬,简直是胆大妄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