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科举篇 第七百六十七章 我的亲事定下了

作者:九天飞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诚玉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声。他不知道他娘到京城没几日,竟然将京城的房价都摸清楚了。

    顾万芳一听不由大惊失色,这可是五百两银子呢!

    “这我可不能要,小叔还是收回去,太贵重了。”

    顾诚玉摆了摆手,“你也莫要与我说那客套的话,咱们是同族,更是叔侄。日后等你进了官场,那些人自然会将咱们看作是一体,你等日后就能明白了。再说你成亲,连个住的宅子都没有,丢的也是我的脸面。这事儿不必争辩,天色已晚,你且先回去吧!等明儿再来考校你的功课。”

    这古代就是这点不好,顾万千过得好不好,还真就能和顾诚玉扯上关系。

    外人肯定会说侄儿在外头连个宅子都没有,你个叔叔住着这么大的府邸,为何不让侄儿住进来?

    毕竟古代的同族都是这般,不远千里来了陌生的州府。若是有族人在,一般都是住在族人府里的。

    所以那些个世家常有贫穷的族人上门来打秋风,见着是同族的份上,总也不会让人家空手而归。

    族里有上进的,还会被送进府上住着,图的是日后守望相助。

    顾诚玉不欲多说,他今儿有事要和父母说。天色已晚,他不想耽搁。

    唉!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这?”顾万芳有些为难,说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但就这样拿着,真的好吗?

    吕氏倒是心疼得脸色有些难看,顾老爹见状只好说道:“芳哥儿先回去吧!这院子你就拿着,既是你小叔送你成亲的贺礼,也算是他的心意,你也别推辞了。”

    顾老爹将成亲的贺礼这几个字儿咬得极重,成亲时可别又指望小宝送贺礼。

    “多谢小叔,多谢叔祖父和叔祖母。”顾万芳感激万分,连忙谢过。

    “芳哥儿啊!你小叔对你那是掏心窝子的好啊!等你日后考上进士做了官,可不能忘了你小叔的恩情呐!”

    吕氏虽然心里不满意,但儿子已经做了好人,她若是再阻拦,那就难看了。

    不过她对儿子刚才谎报银两的行为十分不满,这个傻儿子,竟然还往少了说,白送人银子还让人不记好!

    吕氏的目的顾诚玉心里清楚,无非是想让顾万芳对他心存感激罢了!所以吕氏说这话他也没阻止,他不是烂好人,既然付出了,就总是想得到回报的。

    顾万芳连忙点头应和,“小叔和叔祖父、叔祖母对我的恩情,侄孙心里都明白,也一直铭感于心。之前因为小幺的事,我爷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纵然后来心里后悔了,但错事儿已经做下了,得亏了您们没和咱计较。如今小叔还不计前嫌,待我极好,我这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顾万芳说到这里,神色有些黯然,也带着些羞愧。

    “你莫要多想,咱们总归是亲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呢!”顾老爹见状有些欣慰,是个懂得感恩的。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总算将千恩万谢的顾万芳给送走了,并说好,明儿另外给顾万芳寻门亲事。

    等顾万芳走后,顾诚玉却是没动弹,而是又倒了碗茶水,自顾自地喝着。

    知子莫若母,吕氏一见自家小宝这模样,就知道是有事要说。

    “这天都黑了,若是没事儿了,你也早些歇着,明儿还要早起去宫里当差呢!”

    吕氏见顾诚玉还是不开口,虽然心下疑惑,但还是试探地说道。

    这倒像是很难开口似的,还是第一次见小宝这副模样。

    “爹、娘”顾诚玉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唉!这操蛋的古代生涯。

    “啥事儿啊?”顾老爹见不得小儿子这副模样,心也不禁提了起来。

    “我的亲事定下了。”顾诚玉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开了口。

    接着,屋内便是一片静谧。顾老爹和吕氏都大张着嘴,呆呆地望向顾诚玉。

    就连哑婆婆都一副震惊的模样,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啥?啥亲事?谁的亲事?”吕氏脑子里是一片浆糊,不由得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你先前不是说现在说亲太早,得缓缓吗?怎地就定下了?这还没问过你爹娘,你咋自己就定了?”

    顾老爹总算反应了过来,这不对啊!

    小宝之前还一直叮嘱他们晚些时候给他说亲,可这会儿他却说自己的亲事定下了,这也太奇怪了。

    “你不会是学了那些个不懂规矩礼数的,和人家姑娘私定终身了吧?这可不成,你是做官的,这么做肯定对名声有碍。”

    吕氏连忙紧张地看向顾诚玉,这不声不响的,就说定下了。那之前还不肯说亲,该不会那时就已经和人家定下了吧?

    为何不回来和他们说,好让他们去提亲?难道是那姑娘有些拿不出手?

    既然能和小宝私定终身,那姑娘能是个什么好的?

    吕氏一脸的急切,小宝终究还是太年少了,在这事儿上容易遭人糊弄。

    就这么一瞬间,吕氏已经脑补了不少情节,同时她看着小宝的眼神也变得极为不善。

    “娘您说到哪里去了?您儿子哪是这样的人?私定终身是绝不可能的。”顾诚玉无奈地回道。

    “那难不成还是有人给你做了媒?可做媒不是应该先问过我和你爹再说吗?咋还先和你说了?”

    吕氏疑惑了,突然她想到了一个可能。

    “是不是你老师给你说亲了?”

    “他上次不是说他老师不让现在就说亲吗?咋还能是他老师给做的媒?”顾老爹立刻反驳道。

    顾诚玉抚额,这些是重点吗?为什么不关心说亲的对象是谁呢?

    “那姑娘是哪家的?不会是什么小门小户的市井女子吧?谁给做的媒?”

    吕氏这会儿终于想起刚才被他们忽略的,可又最为关键的问题了。

    “就是老师的外孙女,镇国公府长房的嫡女姚姑娘。前儿老师和我提过,我答应了。”

    顾诚玉笑了笑,给吕氏和顾老爹都满上了茶水。

    “啥?就是那个姚姑娘?”吕氏没见过姚梦娴,但她之前也听顾诚玉提过一嘴。

    不过当时小宝并没有细说,只说家里是镇国公府,顶级的世家嫡女。那时她也认为是不相干的人,所以并没有追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