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科举篇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一厢情愿

作者:九天飞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满京城那些公子哥谁愿意娶那木头人儿?说不得就连嘘寒问暖都跟下人向主子禀报似的。

    再加上之前说让他自己选正妃和侧妃,可如今却是皇上直接钦点了人选,哪里又是他自己选的了?

    最让靖王头疼的是,父皇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难道父皇会不知李维是夏清的爪牙吗?但还是将他与李维凑成了翁婿,难道这么做是为了削弱夏清的权势?

    可父皇又怎么就能知道李维是个墙头草,会选择倒向自己呢?

    再说倘若自己真的将李维收归旗下,那自己胀大了权势,对父皇有什么好处?对二哥这个太子又有什么好处?

    靖王不相信到现在父皇还认为他无欲无求,不理朝政。毕竟上次因为正妃人选一事,父皇肯定早就怀疑上了。

    虽然不知父皇具体的打算,但靖王却十分了解自家父皇的性子。

    父皇做的每件事都有深意,无时无刻不在算计,不然也坐不稳这江山。

    世人都说夏清是宠臣,可真相的确如此吗?以他看来,夏清能当上首辅,也是父皇施舍下来的。

    不错,就是施舍。父皇对夏清就好比猫戏老鼠似的,高兴了就拎出来逗逗,事后给个甜头,好让老鼠下次兴高采烈又心甘情愿地被他逗弄。

    不高兴了,也不想脏自己的手。让平日里养着的那些个奴才去和猫斗,父皇则在背后懒洋洋地看戏。

    靖王嗤笑一声,可怜那些奴才和猫都还以为自己在父皇面前是多有体面呢!

    一个个平日里耀武扬威,竟然还敢看不起身为皇室血脉的自己。

    也不想想自己身上流着的是皇家赵氏的血液,总有一日,他要让那些人看看,到底谁才是天下明主。

    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靖王将心思又拉回到眼前这事儿上来。

    李维嫡长女这个人选是父皇深思熟虑过的,肯定有着什么目的。他现在还有些想不明白,得回去好好想想。

    且父皇为何点了二哥为太子,而不是大哥呢?这里头又有什么原因。

    结合皇上昨儿没去广宁宫,靖王觉得父皇这么做可不单单只是因为要安抚静贵妃,而给皇后难堪。

    又想起宫中的流言,靖王冷笑一声,皇后说不得还以为那事儿是他做的呢!

    可这样的小打小闹自己根本看不上,这样的流言对皇后也是不痛不痒,他为何要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突然,他灵光一动,接着便坐直了身子。

    坐在一旁的小澄子被靖王突如其来的小动作吓了一跳,他偷偷看向自家主子,赫然发现主子的双眼中迸发出了一股摄人的光芒。

    接着靖王的嘴角便勾起一抹笑意,原来如此,看来父皇对二哥也不是太满意啊!

    “殿下!您从昨儿开始就没用膳,这身子哪里能受得住啊?”

    小林子愁眉苦脸地望向自家主子,战战兢兢地小声劝道。

    坐在书房凝视着窗外的大皇子,对小林子的话充耳不闻。自从昨儿下朝后,他就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就连今日早朝都称病没去,这让小林子怎么不发愁?

    往日意气风发,精神烁烁的殿下,如今成了毫无生气,胡子拉碴的模样。

    大皇子此刻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管,他只想静静地坐着。

    “殿下,您好歹吃点儿吧?”

    见大皇子还是没什么反应,小林子只好安静地退下,打算等上半个时辰再来问。

    其实大皇子外表看着颓废,毫无生气,但他此刻心里却正在翻江倒海。

    知道老二成为太子之后,他是什么感受?愤怒、不甘、失望,这些情绪当然会有。

    他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笑着向老二恭喜的,那种强烈的不甘和愤怒已经充斥了他的整个身躯。

    但他不能发火,更不能流露出一丝不满,还得笑着恭喜,显现出自己的大度来。

    因为朝堂上的官员都看着,老二他们在看着,父皇也在看着。

    他是长子,自当做好表率。这是父皇常挂在嘴上念叨的,且一直以来也都是这么教导他的。

    相比起老二他们,以前他以为父皇最喜爱他。

    父皇对他教导地如此细致,难道不是为了将来立他为储君,所以才这般耗费心神吗?

    以为?什么都是他以为。他现在仔细一想,父皇何曾开口许诺过他什么?

    那些都是他的一厢情愿,都是他的奢望。

    可若是根本没立自己为储君的打算,那为何要对他如此上心,如此偏爱?

    给了他希望,又彻底将他打入了绝望的深渊。

    父皇为何不像对老二他们一样待他冷淡?他想不通。他忽然发现他原来一直不了解父皇,根本看不透。

    原来之前父皇所做的一切都是假象,难道是为了护着老二,将他当做挡箭牌?

    大皇子猛地扶住了自己的额头,他一直不愿意承认这就是父皇这么做的用意。

    可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事实,是真相。

    大皇子的身子轻轻颤抖着,良久之后,他才抬起了头,睁开着赤红的双眼。

    “来人,去请卞大人过来。”他冷然的目光望向屋内悄无声息出现的玄衣男子,如是吩咐道。

    相较于大皇子的颓废,三皇子府中的书房却像是被洗劫了似的。

    “哎呀!殿下您冷静一些,咱们现在还是快些想想对策为好,生气发怒并不能解决问题啊!”

    见三皇子正在发火,屋内其他的人都不敢凑上前。

    但三皇子好似已经急红了眼,刚才还打杀了一个丫头,简直像疯了似的。

    难保之后不会越来越愤怒,导致失去了理智,将怒火都发泄到他们身上。

    尤光宗身为三皇子身边的红人,在其他人眼神的示意下,只得壮着胆子上前劝阻。

    其实尤光宗如今毁得肠子都青了,当年他能来三皇子府上做幕僚,还是族人引荐的。

    可如今他却在心里将族人给骂了一通,他要是早知道三皇子如此冲动易怒,还视人命如蝼蚁,他哪里还敢来三皇子府上做什么幕僚?

    他当真是被族人给坑惨了,也是他当初被皇子府的荣华富贵给迷了眼,不然哪里会有今日的危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微信关注“”,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