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303 一根横木

作者:土星喵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绯缡拎起临时凑合的砍刀,原地挥舞几下。绳子绑得还算牢靠,刀头没有掉下来。

    她再不耽误,手里抓着这长柄大刀,蹬蹬蹬跑出工具间,折向厨房,出后门,出罩。

    “檀安,我做了一把刀。”

    呼声随风卷来。商檀安直起腰“过来小心,我这里有水上来了。”

    “水上来了?”绯缡惊呼,来到商檀安近前,果然听到靴底有点窸窸声,好像一层薄水在草根里挤钻,她立时去扯商檀安,“快过来点。”又急道,“等他们来,根本不行。”

    曹文斐听着,好想摸摸鼻子,嘴里忙关切道“老弟,速度加快,不行就撤。”

    商檀安接过绯缡的大刀,打量一眼,反手把她拉到身后“再走远点。”他顾不上多说,对绯缡的手工也是信任得很,提气举刀,一把照着树冠的侧枝砍了下去。

    锋利度够。绯缡目不转睛地盯着商檀安这处,心里评估着忙乱中选出来的刀头。待他站直,立马眼疾手快地把那砍断的枝丫拖走。

    商檀安转到另一边,她如影随形跟过去,微微站开少许,等他又砍断一根,便立即拖走。

    脚底的水声被他们踩得吱吱响,两人都喘着气,热汽刚离唇瓣,便被风卷走。他们绕着树冠快速行动,倒也没费太多时间变把整个树冠削掉。

    “绯缡,把刀拿回去。”商檀安交代完,转身再往水岸边蹚,一俯腰抱住了横木的端口。

    绯缡提着大刀,瞅了五六秒,把刀原地一放,奔过去“我帮你。”

    “你来干什么?”商檀安急喊道,“回去。”

    该骂,早该骂了,骂死算了。蕲长恭气得七窍生烟,乱掺和是怎么回事,瞄瞄旁边曹文斐,也是一脸变色。他们人还没到,这边掉一个水里怎么办。

    这家连岸堤都没筑一个,利用了草坡的自然下降趋势,一路延伸到水里。这深夜里,极不好辨认,蕲长恭根本不敢错眼,真怕哪个踏空溺下去。

    新定居点实行的护卫条例对住户的远程照护监控,已不像始临城区对社区环境那样高精度高标准,正贯彻渐次宽松的原则,最终要过渡到住户自行监管家宅的模式。新成立的沃沃分区护卫团更多的是对地质地形、天文气候以及居住秩序的辅助监管,而且,近阶段护卫军也还在准备完善整片沃沃平原的信道传送。

    所以,蕲长恭此时从监控屏上看到的,全赖商家两人活动中的任务全景记录,他死盯着河边的水线,心里躁,造的什么房,弄块草皮接着水岸有啥美。

    绯缡将双手抱住树口,河水钻进手指缝,她丝毫不为所动,掀起眉,对着商檀安,口齿清晰地问道“哪个方向一起用力?”

    商檀安感觉已不能叫她走了,他速速平下声调“往上。我感觉还有一根树枝卡在堤里。”

    绯缡一点头,两人眼对眼。

    “一、二、三……起。”商檀安猛地低喝。

    绯缡听着号令,咬牙用力。“不,不行。我换到你同一边,试试推河里。”

    “你上去,我一个人来。”

    “废话这么多干什么。”绯缡迅速换位,“推。”

    两人这下尝试,仍是不能推动那树分毫。

    “商副司,晏副司……”蕲长恭耐不住开口。

    “能摸得着那枝丫的位置吗?”绯缡只望着商檀安,声音又快又急,把蕲长恭的话截断了。

    商檀安蹲下来,手臂沿着树干摸过去。绯缡紧紧贴在他身边,无处可扯,一把揪起了商檀安的臂膀衣料。

    “你们俩立即撤回。”蕲长恭忍无可忍。

    “再试一试。”绯缡直通通瞪向投影屏。

    商檀安回过头来,她立即移转视线,专注瞧他。

    “摸到了,有一根,不粗,插进土里了。把刀拿来,我把它弄断。”

    绯缡答应一声,立马去拿刀。

    “商副司,我们建议你们还是撤回去算了。”曹文斐插话道。

    “再试一试。”商檀安喘着重重的呼吸,脚跟浸在水里,却不敢擅动,生怕把刚摸到的位置忘了。

    “你不走,你老婆晏副司也不会走,不要冒险。”曹文斐又道。

    商檀安抬起眸,看向绯缡那处。他等绯缡走过来,伸出手臂,软声道“绯缡,你先进屋等着。”

    绯缡把刀一偏,反而道“你让开,我来,这种事我比你更精准。”

    “我来。”商檀安抓住刀柄,用力地望绯缡一眼。

    两人对峙一瞬。“那你先来。”绯缡松了手,“不行我再来。”

    “你退到高一点的地方看。”

    绯缡很干脆地转身,走了五步再转回来,看见商檀安已经猫下来,刀片的光芒在他身旁一闪而过。

    她张张嘴,风灌进嘴里,她索性紧紧地闭上嘴巴,把风和那句小心都咽下去。只把眼睛睁到最大,牢牢锁住商檀安。

    过一会儿,她突然动念,极轻吐声“你们不要开腔。这个时候容易吓到檀安。”

    蕲长恭脸颊摒紧,火冒三丈。他都快吓死了,新官上任当他容易么,今晚还是新成立的沃沃分区护卫团试入驻卡衣贝戍营的第一夜,原本只是要看看沃沃平原的夜景,这两个要是给他弄出什么伤亡率,他以后新旧账一起算。

    蕲长恭强压焦躁,盯着商檀安的进度,看见他脚下有一截全部在水里。那些水在河中间被树枝堆挡着,汩汩地打旋,浸到商檀安的脚边时却无声无息。

    他知道,这是非常紧迫的时刻。

    最后一次,他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商檀安要是没弄成,他才不管他们的财产不财产,立即应用非常情况下的护卫条例,剥夺他们的行动自主权,强制他们进屋。

    “绯缡,锯掉了。”商檀安扭过头,喘气笑道。

    “把刀给我。”绯缡立即奔过去,透过黑暗向他全身扫视,“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没有。”商檀安换了口呼吸,挥着手,“上去,上去,我要推了。”

    “等我一起来。”绯缡飞快地抬着刀,放到干爽的地方,一回头,不由一顿足,商檀安已经推了。

    “我来了。”她卷着风跑回去。

    “不要废话。”她蹲到商檀安旁边,先声夺人,“一、二、三,推。”

    “噗通”的闷声,贴着水面,是这样的令人愉悦。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