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38章 还撞马路牙子了呢

作者:花开两生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一路聊着,许久没消息的柳知夏突然打电话过来了。

    才按了接听,就听她噼里啪啦跟竹筒倒豆子一样哇啦哇啦说了一大堆,穆于清好不容易趁着她喘气的时候插了句话:“你慢点说,回头别被自己口水呛了。”

    “电话里不好诉衷情,雎沐约起来?”

    抬眼瞄了瞄目视前方开车的南绪言,她低声道:“恐怕不行。”

    “穆于清,你才结婚多久就这么怂了?现在可是女权渐大的社会,你得霸气一点。”

    “好嘞,雎沐等你。”

    很久没见柳知夏了,也怪想她的,反正已经暂时离开秦家了,先乐呵几天再说。古人有话说得好,人生得意须尽欢,这就马不停蹄地尽欢去。

    挂了电话穆于清有些讨好地问南绪言:“知夏邀我聚一聚,我可以赴约吗?”

    看出她的期待,南绪言心生不舍但也还是点头:“好,别玩太晚。”

    夜幕已降临,穆于清在雎沐里找了位置就坐等柳知夏的到来,她想要听听柳知夏这段日子都经历了什么。

    柳知夏一来到就开始对着穆于清叫苦不迭:“于清啊,你是不知道啊,我爸简直是太可怕了,带我各地飞呀,整天就知道压榨我这个苦力,还美其名曰培养我,我都要自闭了。”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爸对你多好,要是让你一个人自己去拼,你自己又得抱怨。”

    柳知夏嘿嘿一笑:“也是哈,我爸确实对我挺好。你说,有没有想我?”

    “没事想你干什么,我工作也挺忙的。”

    “就知道你是个没良心的,我工作那么忙都还对你牵肠挂肚,你倒好,连想我一会都不肯。”

    穆于清晃着手里的橙汁浅笑:“想想想,行了吧。”

    柳知夏撇撇嘴,这什么态度,那么敷衍。

    多看了穆于清两眼,柳知夏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画面,她捂着嘴偷笑:“咳,于清啊,年轻人要节制一点。”

    穆于清有点尴尬,拢了拢衣服,都怪这个老男人,没事啃她干什么。

    “啧,你在秦家还能这么出来浪啊,没给你小鞋穿啊?”

    “我搬出来了。”

    “你搬出来了?不报仇了?”

    “权宜之计,我总不能顶着这块痕迹天天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晃吧,那天正好她们逼我脱衣服证清白,我就搬出来了。”

    “……你可真是棒棒的,秦豆蔻这回估计够呛。”

    “够不够呛不知道,我只知道下一次会更阴险,不过我不怕。”

    两人絮絮叨叨聊着一些有的没的,雎沐里人也越来越多,因为南绪言的缘故穆于清也没有玩得太晚。

    她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女的,这回又换了一个男人,明显大她很多岁,她半个身子都靠在男人身上,对着男人不住地娇笑,穆于清拿出手机拍了好几张。

    “怎么,你认识?”

    “算不上认识,但是我答应过别人要帮她找证据。”

    “啧,你这有点私家侦探的意思啊。”

    “就刚好碰上,路见不平我还是要踩一下的,因为受伤害的人太可怜了。”

    穆于清想起张静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那两年的,丧母丧子之痛,每活着一天都是煎熬。

    也不知道这个靠在别人身上的女人晚上会不会做噩梦。

    穆于清着实没想到南绪言的影响力那么大,第二天一去上班池清祎就拉着她巴拉巴拉的说起南绪言。

    “你知道吗?我昨天见到南绪言了,还是那么帅那么酷,你说得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嫁给他,拯救银河系了吧?”

    穆于清:……

    “他居然有女朋友了诶,冰山美男居然被人给拿下了,多稀罕。”

    穆于清:……

    “我现在对她女朋友超级感兴趣,我就想知道她是怎么把这么优秀的男人把到手的,也太厉害了吧。”

    穆于清:明明是他把我把到手的,拒绝都拒绝不了的那种。

    “你怎么不说话?”

    “哦,我们跟人家压根搭不上什么关系,你跟南绪言很熟?”

    池清祎一拍大腿:“那是当然的了,想当年我那可是威风凛凛,跟在他后边谁都不敢欺负我。”

    “所以你现在这样都是拜他所赐?”

    “也没有,可能天生性子就这样,就喜欢跟男孩子玩,女孩子家娇滴滴的我看不惯。你知道吗,昨天他居然在门口跟我搭话了,也不知道他来干什么,应该是来找我的吧,专门在那等我。”

    穆于清:对,就是在等你,想看你是怎么样五大三粗的男人。

    池清祎又开始喋喋不休地夸南绪言怎么样怎么样,穆于清几次都想脱口而出,他哪有那么优秀那么正经,你口中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就是我。

    但她还是忍住了。

    “于清,你说那个女的是不是有什么通天本领啊?”

    “什么?”

    “就是南绪言口中的女朋友啊,也不知道他说的真的假的,但是从来没听说过他身边有女人,连个花边新闻都没有。我一度认为他要孤独终老的,可是他昨天居然说他谈了女朋友,那女的肯定是有通天本领的,我敢保证!”

    穆于清:有没有这么夸张……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你那是不知道南绪言那厮有多挑剔,像他这种眼高于顶立于最顶端的男人,他的女人能是泛泛之辈?”

    越说越夸张了,再怎么样南绪言也是一介凡夫俗子,哪就有她说的那么天上有地上无的。

    “万一人家就喜欢什么都不会的那种女人呢?”比如我。

    “绝对不可能,他哪看得上那些女人……”

    穆于清是听不下去了,摆摆手:“行吧,总经理您自个儿在这臆想吧,我还有工作没做完。”

    “哎,别走啊,再聊一会的。”

    穆于清头也没回摆摆手,再扯下去自己都要扒条缝钻进去了。

    许司燊终于回来了,沈听风乐颠颠地邀着大家一起吃饭,南绪言也就带着穆于清去了。

    沈听风笑得牙龈都要掉出来了,“我说许三啊,你一去就去那么久,也没给我们个电话,这回回来了可要灌你酒了,不够仗义。”

    “这回回来就不走了,跟哥几个三不五时乐一乐,那才是人生一大快事。”

    不知道是不是穆于清的错觉,她总觉得许司燊看沈听风的眼神犹带爱意,不过她很快甩开了这个想法,人家本来就是光着屁股长大的情谊,感情自然深厚。

    “那感情好,再浪个几年我俩也都该结婚生子了。”

    许司燊眼神闪了闪,随即笑道:“也是,没想到我们三最先结婚的居然是阿言,早点生个孩子给我们玩玩儿。”

    沈听风一听乐了:“对,奶娃娃最可爱了,软乎乎的,阿言,我跟你说啊,到时候就把孩子给我俩玩,反正你也没那耐心带娃。”

    穆于清:给你俩玩?你俩靠谱吗?

    “那可是我南家血脉,你俩还是自己生个出来随便折腾吧。”

    “我这不是没结婚嘛,再说了,你看你和于清啊,相貌都是顶顶的好,生出的奶娃娃肯定好看。到时候我俩带出去也是极有面子的嘛。”

    “我听说老爷子最近在给你物色孙媳妇?”

    沈听风的脸一下子就垮了:“我说阿言,我不就调侃你两句嘛,至于戳我痛处吗?”

    “早点找个人来管管你也好,省得你整天没个正形。”

    穆于清一直没说话,三个好兄弟那么久没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她就安静吃饭就好了。

    “你身子弱,多吃这个补补。”

    南绪言聊天的空档也没忘了给穆于清夹菜,他夹的是块鲜美的海鱼,鱼刺已经被他挑干净了,穆于清吃起来毫不费劲。

    “嗯?要水?”

    随即递过去一杯水,眼神温柔到可怕。

    沈听风又开始郁闷了,这南绪言到底想怎么样,一边是那个小白脸,这边又是于清,两边都不放手,还真的要让这两个人和睦相处吗?太可怕了吧。

    瞧着他对于清体贴入微的举动并不像作假,可他队那个小白脸也是同样的温柔细心,两者岂能兼得?

    穆于清哪里知道沈听风的心理活动,她只顾着吃,倒是南绪言看沈听风一眼就知道他又在想什么了。

    二货,等你知道那小子其实就是你整天替她打抱不平的穆于清时会不会整个瘫倒?

    “哎,许三,在国外有没有泡几个大奶牛啊?”

    许司燊满脸黑线,“我是去工作,不是去泡妞的。”

    沈听风胳膊肘捅捅他:“不也可以顺便泡泡嘛,别藏着掖着,说出来让大家伙高兴高兴。”

    “真没有,我忙得脚不沾地哪有那闲工夫,再说了,我有…”

    “你有什么?”

    我有喜欢的人,许司燊默默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没什么。”

    沈听风嗤之以鼻,分明就是有鬼,不说就不说,等我自己去查。

    兄弟相见自然会喝得多,南绪言喝了不少,但面色无虞,一边给穆于清剥虾一边听他们天南海北地吹牛。

    酒饱饭足,沈听风已经酩酊大醉,软趴趴地趴在许司燊背上,还不时笑着调侃许司燊。

    “这家伙喝醉了,我先送他回去。”

    沈听风这下可不乐意了,挣扎着从许司燊背上下来,“谁喝醉了?我上回这样还送于清回去呢,我这车技妥妥的,额,对不对于清?”

    穆于清赶紧点头:“对对对,还撞马路牙子了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