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33章 穆于清跟男人睡了!

作者:花开两生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于清啊,看你身子单薄,把这汤喝了补补。这么瘦看着怪令人心疼的。”

    穆于清不疑有他端着汤碗就小口小口喝起来,南绪言想阻止都来不及,只得眼睁睁看她喝下去。

    “怎么样?好喝吗?”

    “嗯,好喝。”

    韩雪芙笑意更深了,“好喝就多喝点,以后天天给你煲。”

    “妈,这就不用了吧。”南绪言终是开口,于清不明白,可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妈什么妈,赶紧把你那碗趁热喝了!”

    “我就不用喝了吧。”我身体好着呢。

    “少废话,赶紧喝了!”

    穆于清诧异,这汤很好喝啊,怎么他这么抗拒?

    “你怎么不喝?一起喝嘛。”

    南绪言暗叹,傻媳妇啊,我不能喝啊,我要是喝了你今晚就惨了啊。

    南绪言对上她探究的星眸,咬咬牙,喝吧,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要是不喝他妈能天天给你端到房里逼着你喝光。

    南绪言咕噜咕噜几下就把浓汤喝了个精光,对上自家老妈欣慰的眼神无奈得很。

    回南家老宅不由分说肯定要留宿,穆于清只得又现编谎话打电话告知秦朝阳。

    “夫人撒谎的技能是越来越熟练了。”

    “一般般啦,也就能糊弄秦家人。”

    穆于清坐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实在是太撑了啊,南绪言看她一副懒洋洋走不动路的娇憨模样不由笑开。

    “看看,吃那么多,撑着了吧。”

    “怪你妈太热情了,要是我天天上这儿来吃饭,回头肯定胖成猪。”

    韩雪芙他们一吃饱就早早地闪人了,美其名曰散步消食,实际上是为了给他们独处的空间。

    “胖了就好了,别人就不会拐跑了。”

    “老男人,我困了。”

    南绪言一下子把她打横抱起上楼进了主卧。

    穆于清很快就洗好澡了,穿着睡裙沾着氤氲的水汽走出来。南绪言看得一阵燥热,他明白这是汤起作用了,立马就钻进了浴室。

    穆于清舒服地趴在床上玩游戏,也没发现南绪言已经进去了很久,南绪言洗了很久的冷水澡好不容易泄了火才裹着浴巾出来。

    那个傻媳妇还趴在床上打着游戏,南绪言觉得刚下去的火又一下子蹿上来了,就不该心软喝了那碗汤的。

    凑近她,发现她这局又是逆风局,打得越来越吃力,她的唇紧抿着,拼尽了全力在反击。

    南绪言就势把她圈在怀里,手覆上她的小手灵活的带动她进行走位绝地反击。

    他的加入使得局势渐渐扭转,在他的带领下这边的队伍终于捣毁了对方的基地,毫无疑问,胜利!

    穆于清这才松口气,发现自己被南绪言圈在怀里,大手还覆着她的手,她脸颊又开始发烫。

    她暗暗唾弃自己,穆于清你怂个屁啊,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不就是整个后背都贴着他的胸膛吗?

    想起晚餐那碗汤,穆于清忍不住问出口,“那汤很好喝啊,你怎么不喜欢?”

    “夫人,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汤?”

    “不就平时煲的汤嘛,你怎么排斥成那个样子?”

    南绪言的身子逐渐在发烫,他好想问到底放了多少量,怎么控制都控制不住啊。

    游戏已经组队,穆于清挑了个角色就准备进入新一轮的厮杀了,没听到南绪言的回答,她又接着问:“你说话呀,那是什么汤?”

    南绪言额角沁出了汗,他把穆于清翻转过来,暗哑着声音:“就是让你今晚睡不了觉的汤。”

    “什么意…”

    话没说完已经被南绪言炙热的唇堵住了,他把她手里的游戏扔到一边发动了更猛烈的攻势。

    南绪言果然没说错,这一晚穆于清睡了又被南绪言的欲望弄醒,穆于清求饶也没用,依旧被南绪言带到欲望顶峰。

    天微微亮,南绪言才放过她,抱着她沉沉入了眠。

    累,太累了。极致欢愉也累到不行。

    早餐时间过了,韩雪芙也没有去打扰他们,她自己让人炖的汤她自己知道功效有多好。

    穆于清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餐时间,身子仿佛散架了一样,稍微动一下都疼。

    想起一夜的疯狂穆于清又羞又气,真的是一夜哇!

    “醒了?”

    穆于清没说话,太累了。

    南绪言抚上她的脸,“夫人,说话。生气了?”

    穆于清轻轻摇头,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南绪言看着她略显憔悴的面容心生疼惜,怪自己太没节制把她累成这样,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穆于清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南绪言坐在她身边看书。

    “醒了?”

    “唔。”

    南绪言轻柔地把她搂进怀里,“抱歉,是我太不知节制了,以后不会了,别生气。”

    “你好可怕。”

    “嗯,把你吓着了?”

    “那可不,我求饶了几回都没有用。”

    南绪言又愧疚又心疼,他何尝不知道她低声求饶,可他受不住啊,她在身边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亲吻她的额角他不住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打我几下泄泄愤?”

    抓着她的手打自己耳光,穆于清吃力地抽回手,“这是做什么?我又没怪你。”

    “我更希望你怪我。”

    “不怪你,只怪你本身运动能力就强,还喝了那么大一碗补汤,不失控才有鬼。”

    “饿吗?我给你端饭进来?”

    穆于清轻轻点头,不饿才怪,她都睡了一天了。

    南绪言出去了,穆于清这才有空看自己,睡裙已经穿回来了,可锁骨上那两枚吻痕却清晰得很,昭示着昨夜的疯狂。

    这是头一回南绪言在她身上留下印记,以往都不会,她现在处境特殊,留痕迹被发现会引来很大的麻烦。

    不多时南绪言就端着饭菜进来了,穆于清浑身虚软无力,南绪言则一口一口地喂着她。

    场面温馨到不行,南绪言看她的眼神都要化成水了,这是他宠在心间的童养媳啊,就想宠得她无法无天。

    “我今天算是旷工了,你赔我。”

    “好,夫人说怎么赔。”

    “唔,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

    “好。”

    要出主卧的时候穆于清扭捏了,“哎呀,我都没脸见人了。”

    “他们不在。”

    “真的?”

    “真的。”

    南绪言早就知道她会不好意思,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三个人骂了个狗血喷头,早早就轰他们进屋去了。

    穆于清坚持要回秦家,南绪言也就没有拦着,只是递给她一小瓶药膏。

    “什么东西?”

    南绪言瞥向她锁骨上的吻痕没说话,穆于清蓦地脸颊一趟,哪怕她穿得再保守也还是会露一点出来啊。

    “被狗啃了!”

    “嗯,被狗啃了。”

    穆于清不由好笑,这人连自己都怼。

    秦家近在眼前,南绪言突然严肃起来:“夫人,半年够不够?”

    “怎么了?”

    “不想你在这里住太久,我没法立马出现保护你。”

    “够了,袁梦琳已经容不下我了,我现在就要反击了,我母亲,刑招娣,还有我自己的仇,也是时候报了。”

    “那好,有事情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好。”

    没有开到秦家大门,还有着两百米左右的距离穆于清就下了车,南绪言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很久很久才转头回去。

    “你还知道回来?女孩家家的尽出去鬼混,不知检点!”

    穆于清累极也懒得理她,径直上楼想要休息了。

    秦豆蔻此时也下来了,两人在楼梯碰上了,秦豆蔻眼神一扫,定睛看到她锁骨上暧昧的痕迹,她不由喊叫起来:“穆于清,你这是什么?你跟别人睡了吗?!”

    穆于清眼神一凛,拢了拢衣服避过她就往房间走。

    “你看错了。”

    秦豆蔻开始大声叫嚷:“爸,妈你们快出来!出大事了!!”

    袁梦琳敷着面膜走出来,“怎么了这是,出什么大事了?”

    “可不就是大事么,穆于清跟男人睡了!”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锁骨上好大一块印记!难怪昨晚不回来呢!”

    秦朝阳也出来了,听到她的话也是气怒不已,要真的是这样他就立马找个男人把她嫁了。

    领着他们浩浩荡荡走到穆于清房间门口,她大力敲门:“穆于清,你快出来,别以为躲在里边就过去了,你出来!”

    没反应。

    秦豆蔻哪里肯放过她,大力地把门拍得砰砰响。穆于清还是没有开门。

    “爸,我就说了吧,她肯定是没脸见人了,要不怎么不敢开门了呢。”

    “真没看错?”

    “千真万确,她那时可慌了,还把衣服拢了拢呢,没有鬼才怪!”

    穆于清真是烦躁,怎么净碰上这不省油的灯,一个个地都堵在她房门干什么?!

    “穆于清你出来!别做了不要脸的事情就窝在里面,再不出来我踹门了啊!”

    穆于清看着那块印记皱了眉,果然给她带来了祸端。

    秦朝阳的声音传来:“于清,你开开门,有事大家一起说开。”

    “你别是做了不要脸的事情不敢出来了吧?穆于清,你真是不知廉耻!以往不回家肯定是在某个男人家里吧?!”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于清,你真的做了那种事?你开开门。”

    “肯定是,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没想到哇,我们秦家居然出了这种不要脸的人,没妈教的孩子果然没……”

    穆于清突然拉开了门,秦豆蔻没说完的话瞬间卡在喉咙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