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32章 爷爷可要把夜叉拴好

作者:花开两生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房间里女生该有的都有,装饰得尽善尽美,饶是穆于清对他有诸多埋怨此时也不得不叹一句心细如尘。

    这个房间自己都觉得扑面而来的是如山风般的惬意,这秦朝阳倒也有心。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秦朝阳的回忆,没说几句秦朝阳就神色紧张,挂掉电话秦朝阳才说:“我有事要出去,你看完了记得把门锁上。钥匙留在你那,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穆于清乖巧点头:“那你一路小心。”

    看着秦朝阳走远出了秦家大门,穆于清“唰”地一下把厚重的窗帘拉开,耀眼的阳光照射进来,屋内亮堂无比。

    她站在窗边,发现这个房间的视野极广,两边的窗户可以看清整个秦家各个角落。

    手上的手镯突然闪了一下,穆于清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她又走向另一边手镯却没有反应。

    穆于清瞬间明白了,她没有再走近那个墙角,她从书架上随便拿了一本书就坐下来看,说是看书,实则是在思考秦朝阳为什么要这么做。

    穆于清一坐下就是很久,直到太阳越升越高也越来越热,脑袋开始发晕眼睛有些花了,她抬手一看,快到午餐时间了。

    她甩甩头把书放回原位,又走到那个角落把窗帘拉上,手镯边上的点又闪了一下。

    把灯关了,把门锁上,她才施施然回到主楼。

    “怎么,去了副楼看你那短命鬼老妈?”

    不用看穆于清都知道声音的主人是那看她百般不顺眼的老太太。

    穆于清低血糖晕乎乎的理都不理她,低着头给南绪言发信息,她想确认刚才的闪光是不是她想的那样。

    “穆于清!你还有没有家教,长辈说话怎么理都不理!”

    真是烦人!

    “我又没有家教不知道,但我知道有家教的人绝对不会这么大呼小叫,并以自己长辈的身份来施压。”

    “你说我没有家教?!”

    是啊是啊你老人家脑子转得还挺快。

    “奶奶果然是年纪大了,我从头到尾可没说你没家教啊,你自己想多了吧。”

    穆于清眼神都懒得给她,径自去了餐厅用餐,今天起得晚没吃早饭,又跟着秦朝阳去副楼去了那么久,她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秦豆蔻还是没下楼,袁梦琳爱女心切早早就端了吃食上去,偌大的饭桌就只剩她和正走进来的老太太。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穆于清端着碗大快朵颐,饿得快要晕了,谁还管那个整天作妖的老太太。

    章青也走了进来,穆于清看了她一眼,“章青,给我盛碗粥。”

    章青立马就盛好了粥放到她面前,穆于清喝了一口就怒骂道:“你成心想烫死我啊!”

    章青喏喏出声:“对不起穆小姐。”

    “把粥给我吹凉了,不要太凉,要温的。”

    老太太又看不惯了,立马就出言教训她:“喝个粥而已,摆什么谱,就是个寄人篱下的小蹄子哪来那么大威风!”

    “那你给我吹啊,有着现成的佣人不使唤,难道要自己受累啊。”

    老太太哽住了,气得发抖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就瞪起穆于清来。

    穆于清眼神都懒得给她,自顾自地吃着饭,把每个菜都吃了三分之一后穆于清总算填饱了肚子。

    “穆小姐,粥好了。”

    穆于清眼皮都没抬:“不要了,倒了吧。”

    说完擦擦嘴大步地走了,留下愤恨的两人。

    难得的周末,穆于清自然不会待在秦家发霉,她坐上公交去精神病院看刑招娣,也不知道她最近情况怎么样。

    所幸她这段时间病情稳定,穆于清也放心不少,看她温婉的模样与正常人无异穆于清就心里发酸。

    多么好的人儿,只能每天待在这沉闷的精神病院里,还不间歇地发作,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穆于清对秦豆蔻的怨恨又多了几分,她觉得昨天那阵痛打并没能让她解恨,她想要的是秦豆蔻也来尝尝被人污辱众叛亲离的绝望。

    “姐姐,昨天秦豆蔻吃了个大亏,被一个叫西西的女人揍得挺惨的反正她最近是不能出来作妖了。”

    “姐姐,学校旁边那个荷塘开花了,可美了,改天带你去看看。”

    “姐姐,北街那边开了家古风写真馆,到时候我俩一起去拍个姐妹写真集好不好?姐姐穿古装肯定很好看。”

    “好。”

    刑招娣总算出声了,方才只是微笑着听穆于清说话,这下总算是做了个回答。

    “那就这么说定了,也不知道那里的衣服好不好看,我先去找找有没有好看的古装衣服,到时候我俩穿着去拍。”

    “好。”

    傍晚了,穆于清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精神病院,一出来就看到南绪言斜靠着宾利车似乎在等她。

    穆于清的脸微红,明明就只是慵懒地靠在车边,怎么就那么撩人。

    “来接我的吗?”

    “你是我夫人的话那就是来接你的。”

    又来!

    穆于清目不斜视就走了,南绪言赶紧拉住她,“怎么让你承认是我夫人就那么难。”

    “哼,整天就知道套路我。”

    “今晚回老宅,爸妈怪想你的,爷爷也回来了,正念叨你呢。”

    “好。”

    南绪言给她系好安全带,稳稳地开着车,穆于清还是忍不住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夫人你这就不懂了吧,什么叫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一给你打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就知道你肯定在这。”

    穆于清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有他的未接电话和短信,她不好意思低声解释:“抱歉,我没看手机。”

    “夫人不必觉得抱歉,我都明白夫人的顾虑,只要知道夫人绝对安全没有危险就好了。”

    “谢谢你。”

    南绪言叹气:“夫人要是能改掉时不时对我说谢谢的坏毛病就更完美了。”

    “知道了,老男人。”

    穆于清回到老宅就受到了韩雪芙的极大关怀,她拉着穆于清左三圈右三圈地端详,生怕她瘦了。

    “还好还好,没瘦,要不然我铁定冲到秦家去闹个天翻地覆。”

    穆于清心头暖暖的,她柔声道:“妈,我才不会让我自己受委屈呢。”

    “那就好,你一去那秦家我就整天心里发慌,怕你被那些个鬼怪欺负,还好还好。”

    南绪言瞥了眼红着脸的穆于清淡淡开口:“妈,于清机灵着呢,只有她坑别人的份,别人哪里坑得了她。”

    穆于清嗔怪地看他一眼,瞎说什么大实话。

    “好好好,我们南家的女人哪里能让那些心思不正的人欺负了去。”

    换了鞋子走进餐厅,突然一个巨大的黑影向她扑来,她本能往后一退,只听南绪言低喝一声:“夜叉!”

    那个黑影堪堪在穆于清面前停下,穆于清这才看清楚这巨大的黑影是一条狗。

    不过,南绪言叫它夜叉?

    南非临呵呵笑道:“这夜叉平常都不喜人,今天于清一回来倒是凑上去了,哈哈。”

    “爷爷好。”

    “诶,还是于清这声爷爷叫着好听,哪像那个臭小子冷冷冰冰的一点都不热情。”

    得嘞,她又给南绪言拉仇恨了。

    “爷爷可要把夜叉拴好,别把于清吓到了。”

    南非临气得吹胡子瞪眼,“于清啊,你看看这臭小子怎么跟爷爷说话的,你得多管教管教,这太不懂事了。”

    “管教也得先把夜叉拴好,于清身娇肉贵的撞倒了怎么办?”

    穆于清看着这爷孙俩斗嘴忍俊不禁,夜叉在她身边转了一圈又一圈,还吐着舌头想跟她亲近。

    “它叫夜叉?”

    “嗯,本来叫将军的,这臭小子偏要给我改成夜叉!”

    “夜叉听起来凶一点,将军太弱了,不符合它藏獒的气势。”

    穆于清这才仔细查看,可不嘛,这夜叉可不就是货真价实的藏獒。

    不过它现在蹲坐在自己面前吐着舌头讨好自己怎么就那么呆萌。

    想起那回南绪言说要把自己的零食送给夜叉她就忍不住笑,那一大袋零食真的喂得饱面前的这个庞然大物吗?

    她伸出手去抚摸夜叉,“夜叉你好,我叫于清哦。”

    夜叉高兴地伸出舌头要舔她的手心,南绪言冷冷一喝:“夜叉!”

    夜叉乖乖地收回舌头轻哼一声,韩雪芙不由轻笑,自家儿子什么时候变成醋坛了,连狗的醋都吃。

    看到韩雪芙的笑穆于清有点脸红,她狠狠瞪了南绪言一眼,南绪言回给她一个颠倒众生的笑。

    “别愣着了,快吃饭,于清肯定饿了吧。”

    佣人把夜叉硬拖了下去,穆于清这才上桌吃饭。

    没有一丝意外,穆于清的碗又是堆得满满的,就算她再能吃也是吃不下的呀。

    倒是南绪言看出她的为难,把她碗里的菜都倒进了自己的碗里。

    “妈,于清吃不了那么多,少夹一点,不然也夹点给儿子嘛,总不能有了儿媳忘了儿子。”

    韩雪芙哈哈大笑,这是心疼自己的小娇妻了呀。

    “好好好。阿言疼媳妇儿,妈就不夹了。”

    被这么一调侃穆于清的脸又红了,南玉衡也带了笑意,这个家多了于清总算多了人气。

    吃到一半,韩雪芙给立在一旁的红姨使了个眼神,不多时红姨就端上来两碗熬成乳白色的浓汤。

    南绪言头疼,这个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