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7章 马塔贝勒暴揍奥兹

作者:墨香儒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嘞!放心,保证最毒的蛇都给你留着!”奥兹凑过脸去恬不知耻的说道。

    “滚!”马塔贝勒抬起自己的巨颚朝奥兹凑过来的脑袋示威地夹一下,吓得奥兹赶紧逃离。

    “谢谢你了,母狼!”奥兹的身影消散,但愉悦的声音却响在啸月耳边。

    “母狼,你为什么要帮助他?”

    待奥兹走远,马塔贝勒站在啸月的旁边问道。

    “因为他满脑子都是肌肉,和他合作很烦!”

    “貌似你说的挺对,他确实不适合合作!”马塔贝勒想了想,也毫不迟疑地点点头。

    ……

    危思远并不清楚三只契约兽早早分配好各自的活,此刻他正站在已经被他强横精神力震荡干净的塔格拉瀑布天台上。时间越来越紧,他不打算重新找一个住所,正好啸月等契约兽已经开始走向自己的路途,借着这个机会,危思远打算重新掌控契约兽的天赋。

    意识沉入脑海深处,在精神力水池的上空,暗淡的星空上三颗星星闪耀,象征着危思远已经收服三只契约兽。在七八天前,三颗星星便开始呈现不同样的变化。

    象征着啸月的星星越来越空灵,慢慢开始向外散发银亮的幽光,让人感觉冷,拒人千里,有种不食烟火的味道。

    象征马塔贝勒的星星变得越来越厚重,光芒不显,但却充满纯粹黝黑的质感,一眼望去宛如巨大的陨石流星,有种陨石坠落的力量感。

    象征奥兹的星星变得越来越巨大,火红,是星星逐渐膨胀的主色调。火山喷发、岩浆横流,这是危思远看到这颗火红星星时脑海的臆想。

    “越来越有魂星的样了,先从啸月开始吧!”危思远想了想,开始了接下来的掌控过程。啸月是危思远的首只契约兽,甚至是唯一拥有真名的契约兽。意识沉入啸月的魂星,危思远便感觉一股撕裂的疼痛感开始在危思远灵魂深处蔓延,由意识扩散到全身,改造着危思远的脑海,让危思远的脑海更契合啸月的天赋。

    如果说天赋是垂钓各种诸如魔法元素力量的鱼竿,那么改造后的灵魂与脑海乃至全身,便如特定的盛用工具,唯有这般构造才能让兜住这些力量,让力量可以存在危思远的灵魂与身体中,让灵魂与身体所解析,这便是所谓的感悟力量的过程。如果缺少特定的盛装工具,即便感知到了也无法解析,就如同只能看不能摸一般,近在眼前却无法抓住,这便是天赋的重要性。

    默默忍受这股撕裂的疼痛,危思远盘坐在天台一天一夜。第二天,危思远终于第一次感受到空间力量的驻足。宛如水乳交融般容易,危思远水到渠成便感悟到空间的力量。从今天起,危思远不狂化成狼人也能够使用空间魔法,共享啸月的天赋,空间传送魔法与攻击魔法的奥秘自然而然浮现在危思远的心间。

    “传送!”危思远从枯坐的地上站了起来,睁开带着血丝的双眼,一道精光从眼底冒出,一道空间魔法门便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危思远跟前,往前迈上一步,便踏入魔法之中,经过短暂的漆黑,危思远便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狼山山顶。

    “主人!”感受到空间的细微波动,啸月在下一个呼吸之后便出现在危思远跟前。

    “不用理会我!我只是在学习空间魔法!”危思远朝啸月点点头,他感知到狼皇正在为狼族长老授课,也不做打搅,再次打开空间魔法门,回到了塔格拉的天台上。

    “果然,之前使用空间魔法全靠狂化,只会用但不知道魔法运行的原理,使用也粗糙不堪。”危思远内心默默点评道。毕竟魔法使用越细致也就意味着在战斗中更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就叫任意门吧!”危思远思索一番,便给自己新掌握的技能取了个名字,“还有这个,就叫空间之刃吧!”

    危思远嘴中轻轻念了几句咒语,手指划过,一道细微的空间裂缝便出现在危思远的指尖。银亮、神秘、危险,便是危思远指尖裂缝的写照。

    正当危思远试练着新掌握的空间魔法,一声震天的虎啸便由远方灌入危思远的耳朵。

    “奥兹的惨叫声!”危思远心神一紧,奥兹的实力不弱,特别是经过危思远特训寻找到自己的进化道路后,更加强大几分,普通的黄金阶巅峰强者也不一定能留下奥兹。

    任意门打开,危思远瞬息间出现在密林之中,距奥兹百来米远的地方。危思远想先探查一下敌情。却见一只五六米高的魁梧蚁魔正在趴在一只白虎身上疯狂捶打白虎,白虎虽然有30多米高的身躯,但却动弹不得,只能扯着嘴虎啸。

    “住手!马塔贝勒,你在干什么?”危思远从密林中走了出来,显然狂揍奥兹的正是蚁皇。

    “主人救我!臭蚂蚁居然为了一窝蛇想杀了我!”眼见危思远过来,奥兹奋力挣扎,企图出马塔贝勒手中挣脱出来。

    “你闭嘴!”马塔贝勒巨颚晃动,浑身颤抖,显然被气的不轻。待平复情绪,马塔贝勒从奥兹身上下来。

    “主人!你评评理,蛇窝任务我让给奥兹,让奥兹留下毒蛇尸体我需要尸体培育新的行军蚁!”说着马塔贝勒怒火又上来,扭头狠狠瞪了奥兹一眼。“但他可好,将尸体全都毁了,我现在完全用不上!”说完又狠狠瞪奥兹一眼。

    “哪有毁掉,不是还剩一些尸体吗?”奥兹争辩道。

    “那是熟的!熟的!你是白痴吗?熟都熟了毒液自然没有保存下来,我要一些没毒的熟蛇干什么,吃吗?”

    “当然可以吃,还挺好吃的……”奥兹小声说道。

    “你……”马塔贝勒身影晃动,握住自己暴躁的拳头,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再次暴揍奥兹。

    “好了!我大概听明白一些东西!但谁是不是应该给我讲讲全部过程!”危思远眼睛盯着奥兹,显然想让奥兹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