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关照

作者:旅行蛤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耿朝忠回过头,一个身穿灰色军装,眉眼之间煞气毕露的三十许男子出现在自己眼前,耿朝忠连忙敬了个礼,开口道:

    “入学来迟,恐惊扰师长教学,因故踌躇。”

    来人打量了耿朝忠一眼,看眼前男子身量不低,眉目间颇有英气,只是刚才那副彷徨的样子颇让自己不喜,遂开口训斥道:

    “踌躇?!学知识重要还是礼节重要?!知识就是等待你打败的敌人,跟敌人打仗,你还讲究什么狗屁打扰,荒唐!赶快进去!”

    耿朝忠无奈应了声是——这类型的教官,自己上军校的时候见识的实在是多了,倒丝毫没觉得不适。

    刚要推门进去,教室里讲课的老师听到外面喧闹,也推门走了出来,向外瞄了一眼,脸上露出笑意,开口道:

    “邱处长又在训人啦?你这政训处长可真不是白叫的,逮谁训谁!”

    邱处长看了老师一眼,脸上表情也略微缓和了些,开口道:

    “唐总队,既然是你的学生,那就交给你了。我走了!”

    邱处长硬邦邦的扔下一句话,背着手走了出去。

    唐总队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耿朝忠,问道:“新来的?叫什么名字?”

    “方途。”耿朝忠回答。

    “嗯,”唐总队看了耿朝忠一眼,“先去上课,下了课去我办公室。”

    耿朝忠走进教室,到后面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旁边同学看了耿朝忠一眼,嘀咕了一句:“邱疯子也敢惹,不要命了”

    一堂课下来,耿朝忠终于搞清楚,这邱疯子不是别人,正是后来取得昆仑关大捷,打通缅甸公路的邱清泉!

    此人性格特立独行,暴躁狂妄,打起仗来又不要命,人称“邱疯子”,不知道为什么,常校长居然安排他在陆军军官学校当政训处长,专门负责做学生的思想工作!

    耿朝忠额头有冷汗滴落。

    大佬太多,行事可得万分小心了

    要知道,这时的黄埔军校,招收的学生虽然学历普遍不及后世,但是招收进来的人,很多却都是当地的状元之才,比如贺忠寒,邱清泉,蒋先云等等,在各自的家乡从小都是第一名。

    按照智商比例,现在的黄埔军校,说是后世清华智商水平也并不过分。

    至于这唐老师,则是步兵总队长,名字叫唐冠英,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是老资格的黄埔教官了。

    下了课,唐冠英把讲义一夹,看了耿朝忠一眼,耿朝忠会意,连忙跟在唐老师后面,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保荐信拿来。”

    进了办公室,唐冠英要过耿朝忠的保荐信,仔细看了一遍以后,问道:

    “你是河北正定人?常山赵子龙那个正定?”

    “报告长官,我们正定以前就叫常山,三国名将赵云就是我老乡!”耿朝忠大声回答。

    唐老师一笑,“我在保定上过学,也算和你是半个老乡了。我叫唐冠英,负责军制,战术这两门基本课程,也是整个黄埔的总队长。对了,以后别叫长官,叫老师。学校里除了演习和野外训练,一律这么称呼,明白了吗?”

    “老师,明白。”耿朝忠回答。

    这总队长,虽然也兼任部分基础课程,但大部分的任务,还是操练学生实战和演习能力,其实也就是后世军校里的总教官。

    唐冠英看了耿朝忠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是戴组长推荐过来的人,很多事应该心中有数,我也就不多讲了。不过,有几句话,我也得和你讲清楚。

    宪兵科,和别的科不同,人数只有五十多个,不像步兵科和交通科,乌泱乌泱几百号人。但是我告诉你,宪兵科里这五十多个同学,如果放在步兵科,绝对可以排在前一百名!这些人,个个都是精英!”

    耿朝忠低头,“学生明白!”

    “那你知道,为什么国家把这么多优秀的同学分配到宪兵科吗?!”唐冠英又问。

    “知道,因为现在的将官太多,毕业后不好分配。”耿朝忠回答。

    “”

    唐冠英翻了个白眼,无言以对。

    过了好一会儿,唐冠英才从耿朝忠犀利而又一针见血的回答中回过神来,“啪”的猛拍了桌子一记,怒道:

    “混账,胡说八道!是因为情报人才对文化素质的要求非常高,所以学校才精挑细选,选出了这些精英!”

    “老师说的对,学生知错!”耿朝忠赶紧低头认错。

    唐冠英摇摇头,他本来以为,耿朝忠会回答,情报和特务工作是政治工作的基础和保障,也是军事斗争获得胜利的先决条件等等,但是没想到耿朝忠竟然这么回答!

    虽然,从心底里,唐冠英认为耿朝忠说的很对——黄埔是个论资排辈十分严重的地方,绝大部分官位和荣誉都给了黄埔一期生,而黄埔一期生现在位置最高的也只是中将。

    这样一期压二期,二期压三期的排下来,现在已经是第九期,就算是按照将,校,尉的顺序排下来,第九期的小老弟们,撑死了也就是个上尉了不起了。

    如果不另辟蹊径,这些小字辈可真的是一熬一辈子。所以,很多人才选择了宪兵科。再说,大部分人也都认为,宪兵科不用战斗,应该会安全很多——这种私心,当然没有人说出来,但每一个加入宪兵科的人,彼此间却心知肚明,就连现在的绝大部分教官也都这么认为。

    “好了,”唐冠英明显不愿再继续这一话题,继续说道:

    “你今年已经2岁,在宪兵科里算是年龄偏大的,说话做事一定要稳重,千万不要信口开河。

    还有,你迟来了小半年,战术,军制,兵器和交通四门基础课程已经讲了一大半,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考试了,如果考试通不过,就会被直接勒令退学,你自己警醒点,这几天多看看书!”

    “谢谢老师提醒,学生一定努力!”

    耿朝忠点头答应——这个唐老师为人真不错,一般的学生,随便勉励几句也就算了,这个唐老师对自己却显然青眼有加,即使自己故意说错了话,也没有真的生气。

    “好了,你出去吧!”唐冠英挥挥手,让耿朝忠退出了办公室。

    看着耿朝忠走出去,唐冠英的脸色有点难看,一个人默默的嘀咕:

    “老李让我关照的这个人,是真傻还是假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