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171 恭喜

作者:谢其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六月十八,吃了午饭后,计小玲肚子有点疼,慌得周扬赶紧送她去医院。

    这天是父亲节,又是周日,周扬开玩笑说他个预备父亲在家做饭,因为计小玲快到预产期,这半个月只在在小区走走,也不会去外面吃饭,顶多想吃什么打包回来或者是叫外卖。

    还没进入有规律的阵痛,计小玲反应还好,她坐在车里开玩笑,说今天出生日子就好记了,父亲节。

    周扬握着妻子的手,勉强笑道:“六一八,日子也好。”

    那会计小玲一喊肚子疼,周扬就开始紧张,他事先查了很多孕妇产妇方面资料,看的越多,越害怕和紧张。

    以前只知道孕妇肚子疼喊两声孩子就出生了,看了资料才知道疼是因为宫缩,宫缩分间隔时间和持续时间,快生的时候间隔时间最短。

    看了资料,才知道,女人生孩子的疼痛,网上一篇文章说:生孩子的疼好比二十根肋骨同时断。

    周扬汗毛竖起,太吓人了。

    这还是正常的生育,还有各种问题的哪?

    又因为有些因为是否剖腹产的原因耽误或者给产妇带来心里伤害,周扬背地里事先给母亲说,到时一切听医生的。

    周母明白儿子什么意思,她也看了很多不可思议阻止孕妇剖腹产的社会新闻,说:“我没那么糊涂,肯定是听医生的。”

    四人都做车里怕挤着计小玲,周母计母后面收拾东西另外打车。

    到了妇幼保健医院,医生问了情况,做了初步检查,办了住院。

    周母计母也赶到了,看计小玲还能走路,问了情况,知道还没开始,放了心。

    产科都是快生的,还有刚生的孕产妇,男的在走廊里,有的去了楼梯间。有婴儿的哭声,有女人压抑着的喊声。

    计小玲躺在病床上,她也很紧张,旁边床上的一个孕妇对她微笑。

    “你也是今天有反应?”

    “是的。”

    计小玲微笑回答。

    “我中午吃饭前就开始有感觉,来了后办好住院手续,就没动静了,我是明天的预产期,估计也就是这两天。”

    隔壁床自我介绍她姓刘,说这是二胎,老大五岁,老公是分到这里来的,夫妻俩都是外省人。

    一说上班单位,计小玲知道,就是她曾经去过的房产公司的建筑集团,那会廖会计说分来很多大学生都在他们公司买的房,还有免息贷款的优惠给到他们。

    刘姐说她目前没什么反应,就让老公回家睡觉去了,怕夜里反应厉害老公好守着,婆婆在家要照看大的,所以她自己在医院呆着。

    计小玲心想难怪她很无聊又不紧张,第二胎了,经历过一回就不害怕,不像她紧张的厉害,紧张里带着害怕。

    刘姐能看出计小玲的紧张,安慰说:“没事的,女人都要生孩子,生孩子就会痛,虽然当时生的时候恨不得拿把刀捅到肚子里搅和搅和,可生完了又是女汉子一枚。你要是疼你就喊,我那会疼的把我老公的胳膊都咬烂了,不能光我疼,得让他知道女人的不容易,哪像他们男人,当爸爸太容易,在产房门口伸脖子等一会儿,就升级当爸了。”

    她越这么说计小玲越害怕,周母下楼买东西,计母去打热水,周扬去医生办公室,计小玲又不好打断人家,等母亲回来急忙找了借口在外坐会儿。

    周母回来,计小玲让两个妈妈回去一个,但她们谁也不肯走。周母说:“我熬个一天一夜都没事,今天到明早是你关键时刻,我哪能回去歇着,在家呆着心里更急,还不如这里守着哪。”

    周扬从医院办公室出来,见三人在外面坐着,急忙问怎么了。

    “没事,病房坐不下。”计小玲解释道。

    “肚子不疼,你先睡会,这会是午睡时间。”周扬坐到妻子旁边说。

    “不困,哪里睡的着,周扬,陪我楼下走走吧。”

    周扬扶起计小玲,给两位妈妈说了声,就坐电梯下楼。

    不知为何,这会计小玲只想和周扬在一起,有丈夫在身边,有孩子的父亲守着,她才安心。

    周扬一直牵着她的手,找了个阴凉处有椅子的地方坐下。

    “这会感觉如何?要是疼了咱们就上去。”

    计小玲靠在周扬的肩头,轻声说:“还没开始,我做好了准备,准备迎接传说中的阵痛,不过就是有点害怕。”

    周扬握了一下她的手,侧过头,脸贴了贴妻子的额头,说:“别怕,我一直在。”

    计小玲没说话,只是闭上眼轻微点下头。

    她无法想象,如果那会儿她选择回老家待产,那么今天,没有丈夫在身边,她该如何?

    她该靠着谁?谁这么一直到握着她的手?

    计小玲认为她选择对了,周扬选择了他想努力的方向,而她选择了周扬,选择信任周扬支持周扬。

    在这里,没有大城市的繁华,在这里,没有大城市的时尚,在这个小城,开车都不用一天就可以走完,可是这里有周扬。

    闭着眼睛,午后的阳光被树叶遮挡后,暖暖地照在身上,听着周扬的呼吸,闻着熟悉的带汗味的男人味道,计小玲渐渐睡着。

    突然肚子一阵收缩,计小玲猛得抬头,周扬慌忙问:“开始疼了?”

    见妻子点头,周扬用力搀扶起她。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慢慢能走回去。”

    上楼问了医生,医生说阵痛间隔十分钟的时候再来检查。

    周母说:“扬扬扶着小玲来回走走,到时生的时候好生。”

    周扬早就不记得资料上说的那些科学方法,只好听两个有经验的妈妈怎么说。

    走走歇歇,歇会走回,晚饭没胃口,计小玲也强迫自己吃了一大碗鸡蛋面条,是计母亲自回去做的,周扬和周母是附近买的饭。

    有规律的阵痛开始,一直到十分钟一次,计小玲可是体会了隔壁床刘姐说的那句,她不好意思喊出声,死死的咬住嘴唇,握紧的拳头使劲捶打墙壁。

    周扬拉过她的手,说:“你就掐我吧,别捶墙。”

    计小玲抓住他的手,肚子一疼,抓住周扬胳膊的手就使劲,周扬眉头都没皱一下,周母旁边心疼,但也没说话。

    一直到进了产房,周扬吐口气,摸摸胳膊。

    等护推开门问计小玲的家属,两位妈妈和周扬都围上去。

    “生了个儿子,六斤九两。”

    三人异口同声问:“产妇怎么样?”

    “母子平安。”

    计母这才笑了,对着周母说:“恭喜亲家。”

    周母不好笑出声,说:“恭喜小玲妈,抱外孙了。”

    周扬侧耳听产房动静,眼里湿润,又阵阵激动。

    看了下手机,夜里两点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