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章 黑袍圣者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五月份的雷纳斯市,正是一年中的雨季时节。

    连续两天的大雨使得贫民区被湿气侵占了个彻底,雨水顺着屋檐滑落,渗透进檐下的砖石土墙,凹凸不平的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水坑中浸泡着各种各样的肮脏杂物,散发出可疑的气味。

    一盏散发着昏黄光芒的煤油灯在黑暗中摇晃着前行,提着它的是一个衣衫陈旧的年轻人,打着补丁的裤腿挽到膝盖的位置,脚上穿着一双自制的木头拖鞋,撑着伞的手上还提着一条用报纸裹好的肉块,尽可能的避开地上的水滩,一路小跑着回家。

    因为今天是他妹妹的生日,而他却因为老板突然提出的加班要求而不得不在店内多停留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熬到下班,赶忙带着肉回家。

    对于他们来说,一块肉远比蛋糕更加的实在。

    事实上他的薪水也买不起那些精致的蛋糕,除非他准备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不吃不喝。

    然而等他来到自己家附近却远远的看见了一辆停在雨中的汽车,车灯是熄灭的,而在车的边上,也就是他家的屋檐下则是有两个人站在那儿吞云吐雾,不时的发出笑声。

    不祥的预感几乎是一瞬间便充满了年轻人的脑海,不再避开地上的污水滩,沿街狂奔向自家的屋子。

    “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还没到地方,年轻人便大喊着,他的目光穿过雨幕,投向房屋的二楼,那是他妹妹的卧室,此时正亮着微弱的烛光。

    有臃肿的黑影正映在窗户上,那不是他妹妹的身影,绝对不是!

    “怎么回来的这么快,那家伙不会收了钱不干事吧?”

    楼下有人听到呼喊,将手中的烟头摁在旁边的石柱上,随手抛进外边的水坑,顺便吐了口唾沫,将嘴里的涩味去掉。

    “早回来和晚回来有什么区别吗?就他一个人,难道还能阻止什么?”

    将腰间佩戴着的枪械转到身前,对于一个贫民区的贱民,他可没有太多的耐心。

    “喂,别用枪,把周围的贱民们吵醒不要紧,要是吓到戴维先生,你还想不想继续干了,要知道咱们的戴维先生可是个‘敏感’的男人呢。”

    肆无忌惮的开着老板的玩笑,男人看了眼已经冲到面前的年轻人,转过头去说道,

    “你在这看着,我得让他滚远一点,省的打饶戴维先生的兴致。”

    “辛苦你了,我这大衣是昨天刚买的,可不能沾上这贫民窟的脏水,待会儿回去我请你吃饭。”

    拍拍同伴的肩膀,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看着他走进雨中,一个猛冲,一拳击打在年轻人的脸上,轻而易举的将对方揍趴在地上。

    一个一周都不一定能吃上一次肉的青年怎么可能打赢一个接受过专业的战斗训练,精通近身格斗的护卫战斗。

    靠意志?

    别扯淡了!

    两者之间的差距宛如一条鸿沟,或许暴怒状态下会有一定程度的战斗力加成,但远不足以让他反败为胜,更别说还有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出手,枪械亦是没有动用。

    “喂,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戴维先生愿意跟你的妹妹‘亲近’,难道你不应该感到荣幸吗?如果她把戴维先生侍奉舒服了,说不定戴维老爷还会留下些赏钱,你就赚到了,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

    将年轻人的头颅踩进地上的污水坑里,护卫低下头带着满是嘲讽的语气问道。

    年轻人还有些不依不饶的想要再站起来,后脑勺的靴子也确实松了,然而等他再跳起来,迎接他的却是一记落在脖颈位置的干脆利落的踢击,随即一声未吭的撞上街道另一边堆积的木箱。

    “你们这些杂种,为什么要伤害缇娜......”

    栽倒在街面上,口鼻中有鲜血不断往外溢出,融入身下的污水中,年轻人想要再度起身战斗,只是脖梗位置遭到重击的他早已没了战斗能力,此时背上更是插着两块破碎的木板,身体的过度失血令他很快便陷入了晕眩的状态。

    “看来你需要帮助。”

    有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周遭的雨水在此刻停滞,年轻人勉强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是在一旁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似的前一秒还在殴打他的护卫。

    紧接着便看到了站在护卫边上的那个模糊的身影。

    不知道是因为夜色还是雨幕亦或是其它的东西,年轻人能够看到的只是一袭不断往外涌出灰黑色气雾的黑袍而已。

    “我.....如果......如果你是死神,请帮我杀了他们!都杀死!”

    年轻人咬着牙,目眦尽裂的低吼道。

    “你想让我帮你,可你又能给我什么?”

    之前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切,我的一切!”

    年轻人迫不及待的吼道,因为说的急切,口中甚至有鲜血与碎牙喷吐出来。

    “你的一切?不......我不要那么多,我只想要你信仰我,信仰黑袍圣者!”

    “我信!只要你能帮我,我什么都信!”

    没有丝毫的犹豫,对他来说,只要能活下去拯救自己的妹妹,怎么都可以!

    “我发誓我愿意帮助你,我想要给予你杀死他们的力量,我更想要给予你保护家人的力量,可你却是如此的虚伪且没有丝毫的诚信,因为我没有感受到来自于你的信仰,你怎么能如此欺骗我......”

    “伟大的......黑袍圣者,请您赐予我力量,我愿......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来侍奉您!”

    仿佛是领悟到了什么,年轻人双手撑着街面,拼尽最后一丝力量起身,额头砸在身前的街面上,沉声说道。

    “孩子,告诉我你的名字。”

    “鲁宾·纳尔森。”

    “请记住这一刻,鲁宾·纳尔森,你会成为我最虔诚的信徒,作为回报,我将赐予你力量!”

    雨水重新坠落,低沉的声音隐去。

    护卫抬起的手落地,有些茫然的看向对面再度站起身来,一会儿摸摸的自己腰际,一会儿又四下张望的年轻人,他记得自己之前应该将对方解决了啊。

    “真是麻烦,既然倒下了,就在地上趴着装死不好吗?”

    无非是多踢上一脚而已,没有丝毫犹豫,冲上前再度挥起拳头。

    啪嗒~

    手掌稳稳的接住拳头,使其不能再进分毫。

    两人在雨水中僵持,鲁宾满脸的难以置信。

    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中充满了力量,身体别说是伤势,就连疲惫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真的......是真的!”

    握着拳头的手掌用力下压,轻而易举的将护卫压制,紧接着又是一圈砸在他的脸上。

    这一次轮到他直接飞出去,瘫倒在旁边的街道上,几步冲上去,在另一个护卫拔枪前以同样的方法将他锤倒在地,往常在他眼中强大无比的存在如今却能轻而易举战胜。

    信仰从来都不是凭空生出来的,有付出才有回报,这句话并不仅仅适用于信徒。

    如果说之前还有些许迟疑,那么在鲁宾冲上二楼,看到衣服脱到一半,臃肿的跟一头肥猪一样的男人僵硬在原地,而他的妹妹完好无损的躲在墙角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彻底成为了黑袍圣者的忠实信徒。

    可惜的是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杀死这些人,只是将他们胖揍了一通,扔出了自家的屋子。

    “你们都给我滚,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鲁宾咬牙切齿的看着门外连滚带爬的上车离去的三人,他不是不想将他们全部杀死在这儿,可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真要是这么做了,自己和妹妹也将为这些混蛋陪葬......

    “如果您还能听到我的祷告,请您庇佑我和缇娜。”

    看着窗外远去的后车灯,鲁宾喃喃自语。

    等他回过头,脸上的阴郁便突然消散,因为在他家的那张小木桌上,多了一块报纸包好的肉条,旁边则是靠着一把尚且滴着水的雨伞......

    “嘿,有勇气,有担当,同时也很理智,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不错,很不错。”

    街道的尾端,有人撑着伞,另一只手中把玩着骨灵盘,继而对身旁的人说道,

    “走吧,他会把我事迹传扬出去的,至于剩下的事情,那就得靠我们来了,神明要做的可不只是赐予,对罪人的惩戒亦是必不可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