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91章 星辰黯淡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莱恩帝国某处的小村庄。

    工业发展所带来的社会变革尚未影响到这里,在这里,街边的路灯依旧需要人工点燃,街面上别说是汽车,连马车都是极少见到的,交通工具仅限于驴以及一些劣等的马匹,人们的商业往来大部分时候都得依靠每天早晨与傍晚的集市活动。

    这里是非宗教区,信仰并不存在于此。

    早晨八点半后被黑影所遮蔽的太阳在这里确实引起了不小的恐慌,但由于随着时间的流逝却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情况,这种恐慌很快又消弭下去。

    相较于各大宗教区的混乱状况,这里算是好的。

    倒也不是说这里的民众平日里受到了什么教育或是约束。

    纯粹是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路灯由专门的点灯人持着火把点亮。

    集市内,有老人坐在一张小木椅上,双手笼在袖中,视线只是望着天空,不发一言。

    他的身前放着一块大约一米长宽的麻布,上边有用细绳一丝不苟捆好的菠菜,有盛放在竹匾中的西兰花,也有排列的整整齐齐的洗去泥巴的胡萝卜。

    不像是周围其它的摊贩来个客人都要拉着袖子为价格和数量扯上几句,在他这儿,所有的商品都明码标价并且分门别类的放好,到他这来买东西的人往往也是拿起自己想要的蔬菜再放下钱就离开,显然都是熟客了。

    有个不知道是谁家带来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枝条伸到老人附近的路灯顶上的火炬中点燃,随即又像是发现了什么,跑到老人旁边的一个墙角。

    在那儿正有一群蚂蚁在石砖的缝隙中来回穿行着。

    小男孩蹲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便又伸出尚且还有一小团火焰的枝条顶端去逐一点杀地上的蚂蚁。

    看到它们被灼烧成细小的一点,便觉着高兴,不由得笑出声。

    就像我们小的时候一样,喜欢往蚂蚁窝里灌水,又或者是抓来一两只蝉,碾碎它们的翅膀,放在手里当作玩具观赏。

    这对于年幼的孩童来说无疑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哥哥,为什么你要烧死它们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小女孩从旁边跑来,蹲在男孩的身边,看着地上十几个已经不再动弹的小黑点,抓住男孩的手问道。

    她是个善良的孩子,见不得这些弱小的生命被杀死。

    “当然是因为好玩,你别抓着我的手,火快要没了!”

    男孩的力气总归是要比女孩大的,因此轻而易举的挣开了他的手,随即又准备转过头去继续自己的行动。

    只是等他将视线移回去,看到的的却是一个苹果。

    “这个苹果送给你,能不能放了它们?”

    老人手里拿着苹果,看着男孩问道。

    有水果吃,男孩的注意力立刻便从蚂蚁的身上移开了,抓起苹果也不洗,一口啃下去就小跑着离开了。

    “谢谢您,先生再见!”

    小女孩对老人腼腆的笑了笑便也准备离开。

    “等等,这个苹果是给你的。”

    老人又拿出一个苹果,将它递到女孩的面前,接着又说道,

    “我有个小问题,今天我在这,我看到了这一幕,所以我从那位小绅士手中保护了这些蝼蚁,万一哪天我不在了呢?”

    在老人的口中,本是有确切意思的“蚂蚁”,变成了存在着某种指代意义的“蝼蚁”。

    当然,这小女孩自然是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变化的。

    “只要您一直在这卖菜,我哥哥就算下次再来,您不是依旧可以阻止他了吗?”

    小女孩的回答理所当然。

    是啊,偶尔碰见一次不能保证以后次次都在,既然如此,只要让他一直在这做事不就好了?

    “你的回答很正确......比某些大人的想法可正确多了,我很认同,所以我决定奖励你一个更好吃的苹果。”

    老人听到小女孩的回答,显然是非常满意的,

    便将拿着苹果的手转到身后,等他再将手伸出来,手中便多了一颗带着淡金色纹路的苹果。

    “谢谢先生。”

    女孩捧着苹果咬了口,发现意外的清甜,于是蹦蹦跳跳的离去。

    “多少异徒追捧的觉醒果实,您就给这个小女孩吃了,这世间比您慷慨的又能有几人?”

    等老人重新直起腰,旁边阴影中便有一个模糊的人形轻声说道。

    觉醒果实,它的效果不仅是帮助异徒权能级的异徒在某种天赋上实现觉醒,同样也可以帮助一个可能存在天赋的普通人觉醒他生来具有的天赋。

    只不过后者的成功几率非常低,因为目前还没有谁能说自己可以看出普通是否生来具有天赋,如果那人本身就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就算给他吃多少觉醒果实都没有任何作用。

    也正因为如此,阴影中的人形才会说老人慷慨。

    “她是我遇见的第一个直接说出我心中想法的人,这与年纪无关,我欣赏她,赠予她礼物,算不得什么。”

    老人在原地站定,抬头望向天空中逐渐出现的璀璨星空,接着说道,

    “我曾在帝都问过一个人同样的问题,如果世间将出现危机,神会拯救世间蝼蚁吗,答案自然是会的,因为正是这些蝼蚁奉养着他们。”

    “于是我又问,神会一直拯救世间蝼蚁吗,如果有一天,危机会威胁到他们自身呢,就像刚才那不过是个用苹果就能打发的孩子,如果是个心怀杀意,身材魁梧的成年人呢,我还敢去制止他吗?”

    “有些人还是会的。”

    阴影中又有声音传出来。

    “我完全同意这一点,总有几位存在不会畏惧危险,譬如正义之神,他的心中确实存在着公义与秩序,然而“会阻止”跟“能阻止”本就不是一个概念,我们必须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哪怕有人会说我们卑鄙,还有些人会将我们视作生死仇敌。”

    老人先是指了指星空中最璀璨的那一颗,神色有些落寞,旋即目光又眺望那片白日显现的星空,接着说道,

    “凭什么他们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如一日的接受我们的供奉,在危机来临时就可以站在一旁,随心所欲的选择帮不帮忙?我的这种想法或许是有些偏颇,也对不起那位本就愿意帮助我们的存在,但我就是想通过他让其他高高在上的存在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理所当然的,没了信徒,他们又算是什么东西!”

    让一个人为了某件事情而去奋斗的最好方式是什么?

    无非是让他成为事情的受益者或是受害者,而前者远不如后者能给人的动力充足!

    作为这个时代人类中的至强者之一,老人直面着漫天星空,每一个字节都铿锵有力!

    “就怕帝国中的某些人会产生一些别样的想法,毕竟谁都想成为那至高无上的存在。”

    凡事都会有两面性,哪怕事情的初衷是好的,依旧会在实行的过程中被某些人的利益心所污染,最终成为他们实现自身邪恶欲望的工具。

    “任何事情都是要讲究轻重的,我当然知道自己将封印阵告诉帝国后可能会带来什么后果,可我不告诉他们,仅仅只是靠我自己一个人难道就能完成这件事?我站在的是所有宗教的对立面,这一点我更是再清楚不过,否则我为什么要在这处地方做五年的老农呢?”

    想要完成自己的计划,必须有庞大的人力物力作为支撑,他知道自己做不到那一点,所以不得不借助外界的力量。

    同样的,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做法可能正遂了某些人的心意,会让某些人心中的恶蠢蠢欲动。

    总有些人即便是大难当头,想的仍旧是如何满足自己的欲望。

    在他们看来,那些危机总是会有英雄去解决的,他们要做的就是在英雄救世的同时尽可能的攫取自己的利益,在一切风平浪静的最后让英雄有一个“完美落幕”,然后踩着英雄的尸体去摘取最终的胜利果实。

    这个想法不得不说是非常吸引人的。

    “你看,星辰在黯淡。”

    良久的沉默之后,老人的视线锁定在本是星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上。

    ......

    拉帕加德的正义神殿前的广场。

    当圣子的灵魂与躯体相结合,光元素能量以纯白色光辉的形式绽放,以此形成的光柱甚至直达天际。

    在正义教派的仪式的计划流程中,这个现象是要作为神迹来向整个拉帕加德城进行展示的,而且也存着让城外的一些村镇一同看到的心思,说不定可以起到免费的宣传效果,为之后的登报进行先期的准备。

    一两个人说看到神迹不作数,现在十几万人共同看到,总不会有人再说是虚假宣传。

    然而谁都没想到仪式进行到半途却突然出现了日食,拉帕加德瞬间陷入完全的黑暗不说,紧接着更是昼夜颠倒,只有在夜间才会出现的星空突然占满了整片天空。

    如果说之前还可以用罕见的自然现象做解释,眼下出现的昼夜颠倒的状况任谁都知道一定是发生了某种事情。

    尽管拉帕加德市政府方面反应极快,在日食出现后立刻点亮了整座城市的公用灯光,但这种诡异的现象依旧让拉帕加德的民众们陷入了短暂的恐慌。

    毕竟是宗教信徒,在这些方面总是有些感性的,正义神殿的仪式进行到半途突然被打断,不论是谁心里都会犯嘀咕。

    只不过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忠实信徒所以暂时没有出现什么混乱情况。

    换作往常,正义教派肯定要立刻召开内部会议,不仅仅是因为舆论,而是必须讨论并且确认发生这种异象的原因。

    偏偏这个时候正是仪式的高潮阶段,要是草草结束,这一次的仪式无疑是失败的,所以他们必须继续下去,不论如何要圆满的将仪式完成。

    谁承想当教宗准备继续仪式时,那颗代表着正义之神的星辰却陡然黯淡......

    这一下即便是作为教宗的玛蒂尔·哈里斯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他作为教宗引领正义教派前行已有近三十年,教派内部面临过各方各面的严峻考验,都顺利的熬了过来,但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

    为什么代表着正义之神的那颗星辰会突然黯淡?

    接下去的步骤是神明将力量与意志灌注入圣子体内,现在还要不要继续?

    万一再次出现意外怎么办?

    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内,玛蒂尔·哈里斯的脑海中闪过种种可能性。

    最终他选择垂下头,以手抚摸心脏,口中轻声祷告。

    他把决定权交给神明。

    于是下一秒所有正义神殿中的神职人员耳中都响起了一个低沉混厚的声音。

    “我将为此世界降临,拯救应被拯救之生灵!”

    “我将为此世界降临,消灭未被消灭之罪恶!”

    “我将为此世界降临,为生灵带来公义与秩序!”

    ......

    那颗最为耀眼的星辰于此刻彻底晦暗,本是纯白色的光柱逐渐渲染上一层金色的光辉,圣子的能量由外放转为收敛,成千上万道流光自天际落下,环绕着进入这光柱当中,紧接着一股无形的气势便扩散出去。

    拉帕加德内的所有信徒在此时仿佛都感受到了什么,纷纷跪伏在地上,即便是教宗亦不例外。

    等到其它人耳边的声音散去,唯有他还在聆听神谕。

    “某些存在联合起来封印了整片星空,那是我从未见过的特殊封印阵,只要降临便难以再回去......我现在只能选择完全降临,哪怕这会让我的力量损耗掉一部分,未来想必还要损耗掉一部分......这是一个阴谋,必须要查明这是谁做的,这很重要!”

    对于自己在人间唯一的代言人,正义之神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发现,他需要正义教派的势力来为自己查清事情的缘由。

    “封印星空?”

    玛蒂尔·哈里斯低垂着头,眉头深深皱起,他不明白神谕的意思,只能暂且先将他所说的内容全部记录下来。

    而在所有正义教派的神职人员以及信徒们都虔诚的跪伏与地时,对于朱莉娅而言,机会终于来临!

    视线在身前半透明的身躯上停留,随即隐晦的扫过周围。

    因为她体内的圣子灵魂已经被取出,所在仪式进行到中段后她就跟蒂凡尼一起被带到了广场的边侧,这是为了防止他们打搅仪式的进行。

    此时看管她和蒂凡尼的只有两个骑士,而且还是跪在地上的骑士。

    “小黑,靠你了!”

    回头看了眼身后空荡的道路,朱莉娅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

    旁边正望着光柱发呆的蒂凡尼听到朱莉娅的话还没反应过来,疑惑的转头想要问清楚,眼前却突然出现一道黑雾,下一秒便不省人事,旁边的两个骑士也在同一时间昏迷过去,只不过他们本来就是跪倒在地上的状态,又是在广场的边缘,所有人都在专注的祈祷,根本就没人注意这里。

    在蒂凡尼倒下之前将她扶住,随后缓慢的放到地上。

    是的,朱莉娅并不打算带她一起走,因为她本身就没有危险,在这里把她一起带走反而会坐实她的罪名。

    更何况朱莉娅并不确定她的想法,之前的那封信让她两人之间的本就不多的信任关系消耗殆尽。

    因为正在进行仪式的缘故,整个正义神殿内的神职人员此时都已经聚集在了广场的周围,内部反而无人看守,朱莉娅靠着小黑的指引,顺着唐纳德他们之前离开的方向一路飞奔,很快便赶到了宗教裁判所附近。

    站在一处墙壁的拐角后边,朱莉娅抓着墙沿,探出半个头去查看那边的情况。

    不出意料的,尽管这里的骑士同样在进行着祈祷,却没有离开宗教裁判所半步。

    “我们该怎么通知唐纳德大哥......你能打赢他们吗?”

    “我可以赢他们,但这里的守卫绝对不可能只有门口那两个,宗教裁判所内部肯定还有几个人,门外出事,里边的人立刻就会将他们锁死,一旦正义教派的人察觉到这边的情况,别说我们都还戴着镣铐,就算全是自由状态都没用......必须得想办法把里边的人全部引出来解决掉,我们再进去......可惜我不知道破除这个镣铐的方法,不然可以把你的其它仆从召唤出来,应该能帮上忙。”

    虽说残疾神术镣铐的效果只对佩戴者有用,但抛开神术不谈,它本身的材质和打造时镌刻上去的封印铭文同样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

    “那该怎么办,正义教派的仪式很快就要结束,我们要是在这浪费时间,待会儿怎么跑?”

    “现在的情况只能过去拼一把,监牢的钥匙在他们手上,想要把人救出来,必然要跟他们有一战,我尽量压低声音......等等,他们怎么进去了?”

    这边还在讨论呢,门口的两人却像是听见了什么,推开宗教裁判所的门跑进去。

    “我们快过去,这是个一次性解决他们的好机会!”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进门,但这无疑是摆在面前的机会,朱莉娅没有任何犹豫的冲了过去。

    而此时的宗教裁判所内,早已不想要朱莉娅帮忙。

    “实在抱歉,诸位先生,我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得赶紧离开这里,所以能不能麻烦你们帮我开一下门?”

    唐纳德站在铁栅栏的后边对外边站着的骑士们说道。

    “你疯了?回去坐着,保持安静!”

    这边的看守官皱着眉头打量牢内神色平静的年轻人,有些疑惑为什么几个小时之前还很正常的人会突然出现臆想。

    “不,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如果你们不帮我开门,我想我要准备采取些特殊手段了。”

    唐纳德的视线瞥向旁边,突然平举自己的双手,当着这几个骑士的面,倏然结成法印,一个半透明的法阵在他身前亮起。

    隔音结界!

    下一秒在这些正义教派的骑士眼中牢不可破的镣铐陡然破裂!

    紧接着响起的便是令人牙酸的钢铁歪曲断裂的刺耳声响。

    “你......糟糕,快通知......”

    能被派遣来看守宗教裁判所的骑士实力自然不会弱,看到残疾镣铐掉落,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危险,一把推开旁边的同伴,想让他们出去通知教派中的其他人。

    然而唐纳德既然在他们面前这么做,自然也是有他原因的。

    那个被推开去的骑士觉得自己仿佛是撞上了一堵墙,还没等他站稳脚步,眼前的视角便是天旋地转。

    出现在他视野中的最后一幕便是不远处那被人用蛮力拉开的牢房栅栏。

    另外一边的几个骑士正要回身,又有一个黑影在旁边凌空跃起,空着的手掠过唐纳德所在的牢房,从唐纳德的空间戒指里出现的长剑剑柄已然在手。

    斩开数根铁杆,身形落地回旋,单手撑着地面,身旁剩下的几个骑士的脖颈位置绽开一道血线,一声未吭便直愣愣的往后倒了下去,鲜血泼洒满地。

    解开镣铐的莉萝作为高阶不死亡灵,想杀这几个守卫简直不要太容易!

    安东尼抓着唐纳德身前的铁栅栏,轻而易举的将它们往两边撑开,莉萝则是提着剑前往芬格和斯特芬妮所在的位置。

    唐纳德活动两下手腕,复又把双手插进两边口袋,跨步离开监牢。

    在决定动手之后,唐纳德第一时间就用自己的力量按照汉尼拔给出的方法帮安东尼和莉萝两人解开镣铐的束缚,随后自己吸引注意力,给他们争取行动时间。

    而这一系列的变化自然也引起了宗教裁判所中其它被关押的犯人的注意。

    等到这些人从震惊的情绪中恢复过来,原本安静的宗教裁判所立刻变的喧闹起来。

    他们才不管唐纳德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只知道有人马上要成功逃离这宗教裁判所了!

    “喂!也帮我把镣铐打开啊!”

    “阁下,只要你能救我,我可以把我的毕生积蓄交给你!”

    “求您救救我,我愿意成为您最忠实的奴仆!”

    ......

    嘈杂混乱的声音从整个宗教裁判所的四面八方传来,唐纳德笑了笑,抬手捋平身上的褶皱,帮刚从门外进来的朱莉娅也除去束缚,将跑来的芬格重新揽进怀里。

    从头至尾,唐纳德都没有去理会周围那些叫嚷的人,提前布置下来的隔音结界就是给他们准备的。

    这里的人,除了自己的同伴,唐纳德一个都不想救,包括霍恩等人!

    唐纳德并没有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几个支配级的强者可就在正义神殿附近,要是把这些人放出来闹出些动静,他可不认为自己能从正义教派的围剿中逃脱。

    “我们是恶魔眷属,约书亚·格兰特是我们的叔叔,如果你也是恶魔眷属,救救我们!”

    但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进入了唐纳德的耳朵,声音很近,右手边的牢房中的两个恶魔眷属正抓着铁杆。约书亚·格兰特?

    唐纳德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可这个姓氏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几分钟后。

    宗教裁判所大门打开。

    唐纳德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身后除了安东尼几人,还多了两个依旧戴着镣铐的恶魔眷属。

    “这是最后一次了,德明翰市政府......这事儿还没完!”

    眯起眼睛望了眼正义神殿广场上尚未消散的光柱,握了握拳,扭头毫不犹豫的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拉帕加德附近的高原之上。

    巨龙振翅而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