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1章 开口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门开了。

    并不是唐纳德所为,而是从里面被打开。

    出来的是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孩子,个子较矮,梳着简单的马尾,看上去还有些可爱。

    “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女孩看着唐纳德问道,后者同样回盯着她。

    两人的目光碰撞,一时无言。

    “唐纳德,盯着别人看可不礼貌,我们还有事要做。”

    旁边的迪丽雅看不下去了,就算再怎么喜欢也不能死盯着不放吧,都把人家小女孩给看的有些尴尬了。

    “嗯?哦......不好意思,您实在太像我朋友了,一时间有些恍惚,非常抱歉,再见。”

    眯了眯眼睛,唐纳德撤了一步,让开位置,他的注视并不是因为自己被眼前这女孩的容貌所吸引,实际上这女孩只能说是比较可爱,要论容貌,甚至连身边的迪丽雅都比她好看。

    脑海中的某种特殊思维影响了他的行动。

    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唐纳德觉得自己应当与眼前这人产生某种联系......别误会,不是下三流的那些联系。

    而是发现了一直在寻找的存在,进而从心底感受到的高兴。

    只不过这高兴当中可能更多的隐藏着一些负面情绪。

    “没关系。”

    女孩回了一句,随即低着头离去。

    唐纳德并未立刻收回自己的目光,而是示意迪丽雅女士优先,等她走过,又转头看向远去的女孩。

    “果然如此。”

    唐纳德轻声自语道。

    “果然什么?”

    前面的迪丽雅转过身来,唐纳德的反常举动让她有些好奇。

    “没什么,刚才的女孩很像我在普斯顿时认识的一个好朋友,你知道的,在外面待久了,肯定会想以前的老朋友,刚才第一眼看见她,我还以为是那老朋友专程从普斯顿过来找我,刚才我还特意看了下背影,果然很像!”

    唐纳德找借口搪塞了过去,刚才那位,根本就不是人!

    奈何这里是海事局门口,只是站在这就能看到里面来往的工作人员,这里并不是撕破脸皮开打的好地方。

    没错,唐纳德想要对她动手,不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而是他脑海中沉寂许久的统御魔典在传递出这样的信号。

    两人问了几个人,迅速的找到弗诺先生,他是库克教授所说的在海事局当中的朋友,已经提前打好招呼。

    “明天开始就连海事局也会进行休假,两位来的可真是巧,我让人准备了咖啡,自便。”

    弗诺是海事局当中颇有地位,因此不像外边聚集在一起的员工,他有单独的办公室,还不小。

    “明天开始就有暴雨了吗?”

    谈话之初还是得有些铺垫,一上来就谈论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容易让人紧张。

    “确切的说是明天的中午开始,持续将近一周的时间,我不建议在这个时间段内外出活动,如果要除去,也最好准备全防护的雨衣,雨伞是毫无作用的。”

    弗诺双手置于座椅两边的把手,看得出来他很放松。

    想想明天开始就是为期一周的假期,自然令人喜悦。

    “谢谢提醒,关于我们的来意,想必库克教授在电话中已经跟您有所交流。”

    唐纳德端起咖啡抿上一口,并没有去动旁边盘子里的糖包。

    “确实......一般来说像我们这些人,谈论社会上的某些人或是事物的一些特殊事例是不合规矩的,只是谁让库克教授是我多年好友,所以我愿意为他破例,不过你们要保证,我们之间的谈话,离开这个办公室之后就是不存在的,我不会承认有过这一次的交流,也不会有第二次的谈话,因为你们想要知道的东西,实在是有些出格。”

    海事局是德明翰极为重要的部门,在这里当差本身就是一件极为体面的事情,谁也不想因为几句话导致前途受损。

    “没问题,我们也不是记者,只是因为某些特殊情况而必须要知道一些事情罢了,关于格列伯商会,您知道多少?迪丽雅,不用记录。”

    唐纳德说完注意到迪丽雅拿出了笔记本,连忙拍了拍她的小臂,既然是没有第二次的谈话,那么文字记录还是不要出现为好。

    他的这个行为让对面的弗诺点了点头,暗道眼前这年轻人看着年纪不大,行事倒是老道。

    有笔录和无笔录,他说的可能就是两种内容。

    这种记录的行为本身就会让人感到不自在。

    “格列伯商会,它跟我们海事局虽然没有合作,但是从日常的一些海上运输当中,这个商会给我的印象并不好,他们会为了一些小利益而在某些地方做手脚,这不是一次两次,而是经常性的行为,格列伯的副理事长,我听说他在昨天的一次沉船事故发布会上遭遇意外,听人说是一个突然出现的铁锚......我并不想冒犯一个死者,但这个副理事长,确实不是一个好人。”

    海事局作为管理德明翰航海业的部门,塔林区一个,夏林区一个,各自都要跟城区当中的商会,船队经常打交道,而按照弗诺的说法,格列伯在海事局这边不受待见。

    对格列伯商会有了初步的判断后,唐纳德将话题引向半年前的沉船事故。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问这个,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几家媒体上门想要采访这方面的事情,而我们的回答则是统一的无可奉告,我们只管出海,入港,海上搜救这方面的事情,其它的事项并不在我们的事务范围之内。”

    海事局不是八卦新闻社,有些话从他们嘴里说出去跟从其他人嘴里说出去造成的效果可能就会有极大的差别。

    “我只是想知道当时那起事故的详细内容,例如当时船上死了哪些人,都是怎么死的,那艘船出事时海上的天气状况等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观意识,绝对的公正从不存在,弗诺想要避免谈论一些隐秘,所以唐纳德干脆问他当时沉船的详细经过,这属于海事局的工作范围内,他们没理由不知道。

    在谈话中,有些内容自然而然的就会跟着对方的一些话语而说出来。

    “唉......你不用拐弯抹角的打听,我大概能猜到你们想从我这知道什么,那起事件我们海事局虽然依靠着政府机构的地位而避免了舆论,但我确实知道一些内幕消息,只不过我是不会说的,我只是答应库克向你们提供一些资料还有一些我的看法,并没有承诺毫无保留,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我不想再起什么风浪。”

    每个人都在追求平静的生活,半年前的事情闹成那副样子弗诺看在眼里,他不想重蹈覆辙。

    把事情闹大,到最后他不能确保自己能否再次置身事外,毕竟半年前也是他坐在这个位置上。

    “如果说风浪已起呢,您不会以为那个铁锚真是因为报纸上所说的沉船残骸倒塌引起的联动,才最终砸在格列伯副理事长头上的吧,当时我就在现场,发布会的讲解台位置距离沉船残骸少说也有5米,怎样的联动能做到这一步?”

    想要知道一些特殊的内幕,自然得想点特殊的办法。

    “你什么意思?”

    弗诺看了报纸,上面的内容他同样有所怀疑,只不过因为事不关己,所以没有额外的想法罢了。

    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

    唐纳德要做的就是告诉弗诺,有些事情,不是想躲就能躲的。

    “是这样的,有些事我也不瞒你,我和迪丽雅,为的就是追查那个突然出现的铁锚才来找的你,我想弗诺先生应该听到过一些流言,特别是那段录音,您应该比库克教授听到的还早,不是吗,就没有点独特的想法?”

    库克教授手中的录音来自于海事局,像是这种超自然的东西,海事局作为政府部门显然不会随随便便的对外公开,但既然弗诺弄到了,没理由他没听过。

    “我觉得这种超自然的现象......我们现在讲究的是科学,我不认为真的存在......”

    “7月15日,奥斯威海,中雨,第一艘船,格列伯旗下。”

    “7月23日,奥斯威海,暴雨,第二艘船,格列伯旗下。”

    “8月1日,奥斯威海,暴雨,第三艘船,格列伯旗下......还有两艘,情况一样,我有个问题,作为海事局内部专门处理海上事务的弗诺先生,能够解释一下为什么近期内的5艘沉船,全是格列伯商会的,就连沉船的时机都这么巧,全是雨天!”

    唐纳德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芬格顺势跳到他的双腿上来,轻唤了一声,桌子后面的弗诺突然变的沉默。

    “这是一次带有极强针对性的报复活动,就像昨天杀死格列伯商会副理事长的那次意外一样,有某个存在回来了,您当然可以什么都不说,但我敢保证,这事儿没完!”

    趁热打铁,唐纳德不信弗诺不在意海上不停出问题。

    “3月26日,奥斯威海,罕见雷暴雨,格列伯旗下今年沉没的真正的第一艘船,死亡人数,30人,当事船队赔偿,500金镑。”

    抚着额头,弗诺最后还是开了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