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5章 沉船中的它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玛琳娜,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彼得告诉我今天早上你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要不你休息一下?”

    实验室外,穿着加厚外套的库克教授拍打着帽檐上的灰尘。

    “没,没问题的,我只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还不是因为沉船的事情嘛,我在想要是真看见了幽灵该怎么办。”

    昨天傍晚的画面不停的在脑海中徘徊,玛琳娜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哪根筋搭错了,人家跟自己说话,自己却闭上了眼睛.....

    到最后也没等来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说,还把对方也弄得十分尴尬。

    “教授,你们准备好了吗,可别忘了带伞,现在没下雨,再过一会儿可就说不准了。”

    唐纳德背着包从另一边过来,芬格就在里面,手里还提着一把黑伞。

    他的目光在玛琳娜身上的停留了一会儿,昨天的事情他要说完全不在意那是假的,玛琳娜很漂亮,这一点他得承认。

    而她今天似乎还化了些淡妆,身上那股成熟知性的气质更加突出。

    沉船上岸的地方在夏林区的西港口,唐纳德看了报纸,据说是由两艘大船从海中拖回来。

    报道中提到这艘船是格列伯商会旗下的商船,出海时上面载着不少货物,而打捞货物只是一部分原因,毕竟货物归货物,船归船,另一部分原因则是为了查清沉船的问题。

    5艘!

    这个数字是格列伯商会最近沉没在海上的商船数量。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木制帆船时代,暴风雨对于鲸油驱动的钢铁船舰的杀伤力是极其有限的,相对应的船舰造价也不再是以前可以比的。

    5艘船,莫名其妙的沉没,一次两次是意外,三次四次那就肯定有原因在其中,这对于格列伯商会的名誉同样是极大的损害,没有商会想给自己的合作伙伴留下一个沉船专业户这样的印象。

    格列伯商会为了重新打响自己的名字,这一次可是将消息彻底放了出去,声势往大了造,势必要当着大众的面揭露究竟是哪出现了问题。

    来到港口附近,唐纳德第一眼就看到了被架空于港口边上船厂外宽阔广场上的船只,天色有些阴沉,但并不影响视线。

    这艘商船的体型只能说是中等钢铁船舰,比唐纳德之前出海乘坐的那艘要大上一些,不过也有限。

    许是在大海里浸泡久了的缘故,船只周围还有些未干的海水往下滴落,四处还有些海带之类的海货挂的到处都是。

    此时已经有不少记者到场,民众也不少,人群围绕着船只游走,大部分人集中于船只的中段,那里设置了一个小型的讲解台。

    “诸位先生,女士,各位能够来到今天这一场发布会是我们格列伯商会的荣幸,待会儿发布会当中,我们会挑选几位幸运的朋友发放由我们格列伯商会准备的特殊礼物......”

    有人走上讲解台开始引导现场的节奏,看上去应该是这一场发布会的主持者。

    “弗森特,格列伯商会目前的副理事,今天居然是由他来主持这个发布会,看来他们很重视这一次的事件。”

    玛琳娜关注时事,对于一些经常出现于报纸版面的任务十分熟悉。

    “可惜现在不能近前查看情况,不知道他们的流程是怎么安排的。”

    库克教授才不在乎讲解台上的是谁,他的目光始终集中于船只中间的破损空洞,那是整艘船沉没的主要直接原因,这一点只要视力没问题的人都能看的出来。

    直径接近两米的破洞,内凹的破碎铁片,意味着造成这个破损的必然是来自外部的冲击,否则铁片不可能呈现出这种状态。

    然而从船舷上的吃水线来看,那处空洞在海航时应该是没在海中的。

    这就排除了有海盗炮击这种情况,有东西从海中破开的船舷铁板!

    “最近很多人对外散播谣言,说我们格列伯商会故意制造沉船事故来赚取保险费用,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沉船......我想眼前这个景象,应该是足以击破一切的谎言了,不是吗?我们邀请了专门的海事专家团队来为我们现场找出船舰出事的原因,我想让大家明白,我们格列伯,绝对不会去做那些下三滥的事情,船只的沉没,绝对与我们格列伯没有任何关系!”

    讲解台上的副理事在谈到故意制造沉船事故来骗取保险费用这件事时情绪激动,就连音调都提高了几个度。

    “你知道故意制造沉船事故是什么意思吗,把自家船砸沉?”

    唐纳德看着讲解台上忿忿不平的副理事,瞪大了眼睛,仿佛是再说谁要是敢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就要下去与人家分个生死,这让他不由得对那副理事所说的事情感到好奇。

    因为人群的拥挤混杂,他们三人位置靠的很近,唐纳德一侧头其实就离玛琳娜不远了,后者看到他的脸凑过去,只能往后仰着头,强行不让自己回忆昨天的事情,

    “这些商会旗下其实是没有太多船的,他们的货物运输往往是通过雇佣一些船队名下的船只,为了保证货物的安全,在出海前,船队与商会之间会签定一个货物的保险合同,如果船到岸货物出现了破损,遗失,那么负责运输的船队就要赔付相应价值的金钱。”

    让自己保持镇定,捋了捋思绪,玛琳娜继续说道,

    “大概在半年前,格列伯商会有一大船货物由于出海船只的沉没而遗失,为此那支船队全额赔偿货物的价格,按照保险合同上的条约,这是合理的赔付,但是在后来那支船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一些风声,说是格列伯商会让他们运的货其实是一些本就滞销准备大减价来清仓的货物,等船只出海后,暗地里又雇了一支队伍在海上拦截,夺船之后直接杀光了船上你的所有人,再连同船只一起沉海......这件事在当时闹的很大,但最终那支船队的负责人都没有能拿出关键性的证据,最后还是被宣判全额赔偿。”

    在玛琳娜讲解赔付事件的同时,海事专家团队的问题检测还在进行,只不过这些人围在了那个破口处一直在争论,其中还有人不断的翻查着书籍。

    这种情况让外围的记者们嗅到了新闻热点的气息,开始不断的追问造成沉船的最终原因是什么。

    讲解台上的格列伯商会副理事这时候也有些奇怪了,他请的这支海事分析专家队伍可是花了大价钱的,还指望着他们能给格列伯商会平反呢,结果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关键的结论依旧没能得出来。

    “商会给大家派发的礼物送到,接下来是我答应各位的送礼环节......”

    原本打算在发布会最后拿出来的礼物提前,副理事走下台,第一时间找到了自己的助理问道,

    “怎么回事?他们不是说半个小时内绝对能找出原因吗?这都一个小时了,还没研究出个所以然,他们想干什么!”

    这些记者中有一部分是花钱请来的,副理事不担心他们会走,关键在于那些民众,他们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德明翰对格列伯商会的一种观望态度,其中说不定还混着不少工作商会,财团中的调查员,待会儿要是拿不出让他们满意的结论。

    后果是副理事不敢想象的!

    “副理事长,他们说......”

    “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就说什么,都到这地步了,你他妈到底在迟疑什么,不想干了?”

    副理事也是急了,一把摁住助理的肩膀,沉声呵斥。

    “他们说船上的破洞是船锚造成的......”

    不是他不想说,只是这个结论未免也太令人匪夷所思,船锚砸开了船舷甲板?

    “你去告诉他们,我给他们10分钟的时间,要是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把我当成白痴,行,我要是被董事会处罚,他们也别想好过,我要他们一个个吃不了兜着走!船锚砸破了船舷甲板?他们不如直接跟我说有只海怪跟砸核桃一样砸开了船甲,至少这还有点可信度!”

    副理事长捂着额头,他没想到自己花钱居然请来的是一群脑子不太清醒的人,现在不是他信不信的问题,记者和民众信不信这个解释才是真正的关键!

    背对着人群,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而抽搐。

    然而这种事生气没用的,那些专家紧急讨论了十分钟,最后得出来的结果已然是船锚所致,他们甚至还发现了陷在船舱中的船锚,可是却没有人能说通为什么船锚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诸位先生,还有女士,根据我们的最终调查,造成船只沉没的原因是船锚的撞击......”

    哪怕副理事长再怎么不愿意说出这个结论,到最后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去解释,他觉得没有比在大庭广众下说出如此荒诞不羁的事情更令人感到羞耻的了。

    “吁~”

    代表着民众鄙夷的嘘声中,天色渐阴,雨滴落下。

    它醒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