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4章 暗线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离开树园的时候,唐纳德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迪丽雅。

    这个女巫师在送到树岛之后,身上的伤势迅速得到了处理,没能完全恢复,但已经可以自由活动。

    “接下来一段时间,她会教你巫师的各种学识,别看迪丽雅年纪跟你差不多,她在巫师学徒时期的成绩在树园内数一数二,目前也是这一批巫师当中的佼佼者,你有任何关于巫师学识方面的问题都可以随时向她请教,就算她不知道,也会第一时间把消息传回,我们会给你答复。”

    威廉姆斯是这么告诉唐纳德的。

    为什么会是她?

    因为在诺顿之矛的刺杀名单上,迪丽雅的名字已经被划去,她现在是个“死人”,这就是最好的遮掩,只要迪丽雅减少与树园的交流,保证自己的身份不出现二次暴露的情况,那么诺顿之矛就不会再花气力去查探她。

    让一个“死人”去教唐纳德,既保证了与唐纳德的联系,同时也确保两人的身份不会轻易暴露。

    到这份上,有些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没错,唐纳德接受了阿祖斯教派的建议,他将作为一个隐藏的阿祖斯教派外围成员参与到接下去的某些计划当中。

    作为他答应接受任务的条件,阿祖斯教派会在一定的程度内向他提供任何需要的资源,同样也有一些他原本以金戒持有者身份无法接触到的法术学识。

    如果未来计划成功,唐纳德作为有功劳者,同样也会得到来自阿祖斯教派的奖赏。

    简单来说,唐纳德被他们雇佣了,这也算是另一方式上的加入。

    “加入异调局是第一步,目前树园在异调局当中的位置并不多,我们需要在异调局中有更多的耳目来收集讯息,你的铭文师身份还有提前的邀请是个非常好的开始,提高自己的价值,让自己在异调局爬的更高......越高越好!”

    迪丽雅在提起阿祖斯教派时都用树园代替,习惯性的用语。

    唐纳德在树园城堡中交谈时提到了自己即将加入异调局,而这个情况被威廉姆斯视作为一个极好的机会。

    实际上之前在苔藓岛上被刺杀的人当中就有两个按照计划是要去参与异调局9月份招聘的。

    树园需要有人在政府当中,既可以帮他们注意政府的行动,也可以通过一些内部的特殊消息来判断一些事情的走向。

    这很重要。

    因此在得知唐纳德居然已经获得邀请,并且还是一个得到承认的铭文师之后,威廉姆斯临时修改了计划,准备在唐纳德顺利进入异调局后,他们便开始暗中帮助他在其中运作。

    这对于唐纳德来说自然是好事,异调局作为政府机构决定了它的内部肯定会存在派系与关系网,像他这样毫无背景的人,进去之后如果只是混日子那自然另说,但他想要走到更高的位置,光靠自身的能力是不够的,外部的帮助同样不能少。

    “目前我正在皇家德洛林做一个助教,这份工作不出意外的话会在我进入异调局之后结束,你接下来有什么准备?”

    两人未来应该会保持一段时间的合作关系,互相之间的熟悉就显得尤为重要。

    所幸唐纳德之前救过迪丽雅一命,迪丽雅欠唐纳德一份恩情,所以两人之间算是有着足够深刻的联系。

    “我会在外面找一份心理医生的工作,树园会帮我准备需要的证件和身份证明,咨询心理医生这个理由可以让你许多不必要的调查,我可以成为你的掩护,如果需要帮助,同样可以找我,因为你不能接触树园,除了今天以外,绝对不能在明面上跟树园有任何关系,如果你这条暗线被发现,很可能会招来危险。“

    迪丽雅说的多了,脸色便显得有些苍白,但还是尽量保持着与唐纳德同等的前进速度,唐纳德发现之后刻意放缓了脚步。

    两人之间交流着一些需要注意的问题,大部分时候都是迪丽雅在说,唐纳德在听。

    没办法,后者对德明翰各大势力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实在不了解,很多时候只能勉强听懂一些。

    一直到穿过传送阵,返回摩尔大街,两人即将分开之时,迪丽雅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唐纳德。

    “格兰特,如果你需要帮助,随时找我,哪怕是私事也可以。”

    换了一身裙子的迪丽雅让唐纳德不得不承认是一位长相精致的美女,身材高挑,凹凸有致,苍白的脸色配合着她现在的语气,唤做其他男人,心猿意马少不了。

    只可惜唐纳德脑子里想的都是刚才迪丽雅说的事,随口应了句便离开了。

    重返皇家德洛林,比预计的时间要早一些,唐纳德选择先去实验室跟库克教授打个招呼。

    “唐纳德,你回来的正好,那艘沉船明天就会被打捞上来,到时候会有一个面向大众的发布会,所有人都可以过去,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或许会发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也说不定。”

    库克教授想把自己心目中的这个巫师带上,要是真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他认为唐纳德一定能第一时间发现。

    “父亲,天气预报说明天上午有雨,难道不能等雨水停了再去吗?”

    相较于库克教授的兴奋,玛琳娜更加在意自己父亲的身体。

    “玛琳娜,你不用担心我,前几天唐纳德送给我吃的特殊肉,非常有效果,现在我的腿脚可不比那些年轻人差,别说走路,跑跳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当然是有些夸大的说法,但库克教授现在的行动力绝对要比大部分同年纪的老人强上不少。

    “我没有问题,马上就是暴雨周,这段时间我都有空。”

    近段时间唐纳德准备花时间去学习巫师的基础学识,没打算有别的行动,去看一眼沉船也未尝不可,说不定真的能发现一些特殊的东西呢。

    现在的唐纳德对于任何跟灵魂有关的东西都相当的敏感,没办法,骨灵盘里可有两个打手要养。

    音波蟾蜍已经形成战斗力,而黑爪鼹鼠......不对,现在得叫它龙头鼹鼠,这家伙由于还没有经过任何强化,实力较弱,必须得用能量进行培养才能恢复战斗力。

    “好吧,既然你们达成了共识,我不阻止,但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玛琳娜知道自己拦不住父亲,决定跟着去,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她在旁边还可以劝一劝。

    她其实也想看一看那艘父亲念念不忘的沉船当中是否真的存在传说中的幽灵。

    唐纳德打完招呼就退出了实验室,并没有选择留下来,尽管玛琳娜提议他们可以继续课程,但他拒绝了。

    这两天的出海再加上前往树园的所见所闻,让唐纳德的精神不可避免的感到疲惫,他需要一点时间去放松。

    并没有急着回房间,唐纳德准备享受一下德明翰未来一段时间可能都不会出现的夕阳。

    云层铺满了天空,太阳只能在云雾缝隙间在投下一道道橙黄色的光柱,抬头看着总有种奇特的美感。

    芬格跳上长椅,扑倒在唐纳德的双腿上,接着又翻个身蜷缩成一团,纯白的毛发在夕阳光的晕染下变成了一个金色的肉球。

    “这是你的猫?”

    旁边传来玛琳娜的声音,她刚从实验室出来,没走几步就看见了靠在附近花园里的人影,认出是唐纳德。

    不知怎得便走了上来,她的打扮还是老样子,朴素长裙,长袖,戴着一副眼镜,扎着丸子头,脸上更是毫无打扮。

    “对,我从老家带来的,是我的好朋友。”

    唐纳德早就知道有人在靠近,听到声音后也知道是玛琳娜,并没有回头,只是保持着望天的姿势。

    “你为什么会来德明翰?”

    望着唐纳德映着夕阳的半边脸颊,轮廓分明,又长了些的碎发散在耳际,翠绿色的眼眸盯着天际,璀璨深邃,她得承认这确实很养眼,她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我觉得这里有利于我的发展,我觉得我的人生不能被困在那座城市,我得做出改变,机缘巧合,我得到了一张来德明翰的火车票,就这么来了。”

    这是实话,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你真的是巫师吗?那天在成衣坊见到你......你身上的血腥味,那些肉根本不是你朋友的,而是你得来的,对吗?我去问了成衣坊的经理,他什么都没说,但这已经算是帮我确认了那些肉根本就不是你朋友的,否则他没必要隐瞒。”

    关于唐纳德的事情,玛琳娜总是很在意,在唐纳德不在的时间里,她私底下拜访了经理。

    “我是不是巫师,很重要么,这不过是一个身份而已,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助教,一个......热爱学习的助教,不好吗?”

    唐纳德现在对于自己的身份其实并不需要过多的隐藏,这些普通人知道与否,对他不会再有影响,但他还是想逗逗这个只比自己大了3岁的临时老师,凑到她的面前,不过一拳的距离,半垂着眼睑,注视着她的眼睛,嗓音带着低沉磁性。

    玛琳娜闭上眼睛......

    唐纳德懵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