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3章 摇摆的邀请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拨人相错而过,老人只是简单的点头致意,而身旁的加尔斯则是有小幅度的弯腰,显然对方的地位要更高些。

    唐纳德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对方很可能是某个高层,在这里表现出礼貌总是没错的。

    没想到当他低头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这个老人手上的戒指。

    紫色背景中立在眼睛上的白色蜡烛。

    “之前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没想到这两天自己冒出来了......这么看来两个教派之间应该有联系的。”

    唐纳德心里记下这个讯息,脸上却没有更多表情。

    一直到对方走远,唐纳德都没有主动上前表明身份的意思。

    一方面那枚戒指不在身上,空口无凭,另一方面现下他正在阿祖斯教派的地盘上,马上就要去见对方的管事人,这时候拿出另一个势力的戒指跑上去套近乎,那不叫把握机会,那叫脑子里少根筋。

    且不论阿祖斯教派跟这批人所代表的势力关系如何,哪怕是同盟,终究不是同一个组织,当着他们的面想要两边逢源,到头来很可能被两边都戒备着。

    “刚才过去那几位是哪个教派的?我注意到他们手上的戒指并非是阿祖斯教派徽记.”

    既然遇上了,该打听的还是不能错过.

    “那是信奉文学之神迪奈儿的文学教派,由于自身的信仰体系,他们的信徒当中更多的是学者,贤者,追寻知识的人,教派内部缺乏战斗人员,因此选择跟我们阿祖斯教派合作,他们提供一些资源,而我们则是负责帮他们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

    无法系统的培养特殊部门成员,需要阿祖斯教派的保护,唐纳德最终总结出来的就是这一点。

    看来这个文学教派的发展并不怎么样,不过唐纳德随即又有些好奇,没有自身的战斗体系,这个文学教派又是依靠什么东西来获取阿祖斯教派的支持?

    等大门打开,唐纳德将这些疑惑暂时抛到脑后。

    办公室中一张红木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身材略显富态的中年人,留着中分的发型,下巴上还留着一撮胡须。

    不像是一位知识丰富的传道巫师,更像是酒会上游刃有余的中年帅哥,他的唇形也有些怪,总是上翘的,哪怕抿着嘴,看上去依旧像是挂着一个简单的笑容。

    “加尔斯,哈哈~你总算是来了,让我猜一下,这位就是阿博特先生的后代吧?我能感应到你身上的精神力波动,你已经是一名巫师......权能级?不,你尚未到权能级,但你已经拥有了权能级才能拥有的精神力储量。”

    坐在椅子后的威廉姆斯看到有熟人进门,还没等他们打招呼,自己就凑了上来,环绕着唐纳德走了两圈,啧啧称赞。

    “威廉姆斯阁下,格兰特先生可是第一次来,您能不能......”

    看到自家对方传道巫师的表现,加尔斯想起那些关于他经常乔装打扮参与各种舞会的事情,只能轻声提醒,试图挽回一下。

    “就因为是第一次来,我才要向这位格兰特先生展现出我们阿祖斯教派的热情和活力,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种说话语调,你不懂,这是最快拉近关系的方法,你说是不是?”

    威廉姆斯揽着唐纳德的肩膀,间或还拍打两下,让旁边的加尔斯看的眉头直跳。

    “好了,不逗你们了,格兰特先生,说说你的需求吧,你是金戒持有者的后代,按照约定,我们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你一定的帮助,无论是法术卷轴还是特殊奇物,抑或是一些资金,人手,尽管开口。”

    靠在宽大舒适的椅子上,威廉姆斯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置于膝盖。

    “我想通过阿祖斯教派学习一些巫师的知识,到现在为止,我的修行完全是自己摸索,我想更加系统性的去学习一些作为一名巫师应该知晓的东西,我的父亲告诉我这对未来的成长是必要的事情。”

    唐纳德需各方各面的巫师学识来充实自己,高尼兹终究不是一个长久的,合适的教导者。

    “学习,说的好!格兰特先生,我完全同意你的这个看法,作为一个巫师,长久的学习是必要的,我们阿祖斯教派当然可以为你提供完整的巫师学识,事实上就在这座城堡的一些教室中就有巫师学徒正在学习,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现在就加入进去,除此之外,我们甚至可以安排几位学习成绩优异的巫师学徒来帮助你学习一些已经结束的课程......”

    威廉姆斯摊开手,并没有拒绝唐纳德的提议,树园每年都会招收一些德明翰地区在巫师方面有天赋的人进行培养,现在加一个进去根本费不了多少功夫,无非是这个学生的年纪可能更大一些,实力可能更强一些。

    “但是,有件事我得提前告知,格兰特先生如果只是想要学习巫师学识,我们会提供帮助,可是一些关于阿祖斯教派的核心法术,我们是不会教授给外人的,这一点,我想格兰特先生应该理解.....你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成为阿祖斯教派的一员。”

    还没等唐纳德提出加入的想法,倒是威廉姆斯先行开口,旁边的加尔斯对他的这个想法显然是带有些质疑成分的,这一点从他紧蹙的眉头就能够看出来。

    说实话,唐纳德自己都没想到事情会进展这么快。

    “难道不需要测试,考验之类的......就这么直接加入?我暂时是个没有信仰的人也没有关系?”

    巫师教派这么自由的吗?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格兰特先生是否考虑过加入我们,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意愿,我想我们之间完全可以在这个方向上进行努力,毕竟任何一个巫师都不会抗拒至高者的眷顾,我想当你接触过我们相对于其它正统教会极为宽松的教义之后,并不会对这件事有任何的抗拒,不要将我们当成是那戒律严苛的教会,我们与他们在有着极大的不同,这一点我想在未来的日子里,格兰特先生会充分的了解。”

    威廉姆斯对于劝说唐纳德加入阿祖斯教会相当执着,这让后者有些受宠若惊。

    “我想我会考虑的,加入阿祖斯教派对于我这个野路子出身的巫师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受宠若惊不等于唐纳德要满口答应下来,如果说在之前他有这方面的想法的话,这时候他反而是有些观望的意思。

    在唐纳德看来,目前的阿祖斯教派处境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游刃有余,这一点从早上在苔藓岛救回来的迪丽雅身上可见一斑。

    有势力在针对阿祖斯教派,唐纳德不清楚苔藓岛上的暗杀是对某个人针对性的刺杀还是范围型的对阿祖斯教派巫师的追杀。

    选择在这种时候加入,会不会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对方的刺杀名单上?

    这是一件他不得不在意的事情。

    唐纳德并不想让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德明翰最大刺客组织的刺杀目标。

    “格兰特先生看来也有自己的顾虑啊......因为迪丽雅,我说的对吗?”

    威廉姆斯在这时调整了坐姿,由靠着椅背转而直起身,手肘撑着桌面,脸上再无嬉皮笑脸。

    严肃而淡漠。

    能成为传道巫师,又是树园的管理者之一,他的能力当然是得到认可的,不论是战斗实力还是个人的思维智慧。

    “我知道格兰特先生在顾虑着一些事情,你担心加入我们,会被诺顿之矛盯上,成为他们的刺杀目标,我可以实话告诉你,确实如此,只要你加入我们,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你的身份只要暴露,你的名字立刻就会出现在诺顿之矛的名单上。”

    之前的邀请,仅仅只是一个试探罢了,威廉姆斯只是想知道唐纳德真实的想法。

    “阁下,这些事......”

    加尔斯不认为这方面的情况适合透露给外人。

    “你觉得现在把这些事藏起来有什么意义吗,诺顿之矛会因为你把这些事藏起来而停止刺杀?像鸵鸟把自己的头埋进沙子,威胁难道就会离它而去?巴金斯他们的死,让我们很被动,这时候什么都不去做,才是真正的遂了那些人的意。”

    威廉姆斯的语调很冷,只是瞥了眼加尔斯,后者的肩便压下去几分。

    “所以......阁下想让我帮忙?”

    在他这个外人面前谈论这种事,唐纳德可不会觉得只是闲唠家常。

    “迪丽雅带回来的实在是个坏消息,诺顿之矛这一次的陷阱坑杀了我们相当一部分的巫师,他们原本在经过历练后都会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巫师,可有人不想让他们从树园出去,去独当一面......这是一次恶毒的刺杀,他们的死导致我们的很多既定计划出现了空当,人手不足,下一批的巫师学徒此时还没有完全的成长起来,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它涉及方方面面,而你的到来,是个意外,阿祖斯教派现在需要意外!”

    意外意味着突发事件,属于不可控因素。

    唐纳德的出现不在树园的计划中,自然也不在那些针对树园的势力的计划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