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4章 最终的遗物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件特殊宝物?恶魔馈赠?”

    在唐纳德的说法中,他当时正好就在战场附近,注意到街面上的激烈战斗后本想着过去看个热闹,作为一个野路子出身的,能见识一下这些异徒以及使徒当中的特殊存在,肯定不能错过。

    结果恰巧撞上一个正从战场方向往外逃跑的人,后续通过追捕与审问得知对方是希亚教会中的一个教徒,并且是一个还算有些地位的人,从他嘴里得知希亚教会得到了一件被称为恶魔馈赠的东西,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使徒发现后找上门。

    “当时因为你们正义教会的人来了,我担心自己被发现,所以没有继续停留,战斗的胜负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觉得这个讯息可能对正义教会挺有用的,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们,结果昨天就出了事,今天特地找你出来就是为了将这个信息告诉你,如果你觉得有用,可以去跟他们说一声,就说是你查到的,反正你前段时间不也在查希亚教会的事情。”

    唐纳德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他确实不知道战斗的胜负,只不过漆黑之书最终落在他手里这件事情没有说出口而已。

    “希亚教会的宝物.......也就是说那些人当时并不是偶遇恶魔契约者,而是专门奔着那件东西去的,这可是破坏规矩的行为,这里是正义教会的教区,其它教会的使徒在这里进行除了获得授权以外的事情是不被允许的,他们没理由不知道这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夏媞雅皱着眉头,罗伊斯已经答应她在合适的时候将她引荐入正义教会的审判者部门,因此这段时间她提前看了不少罗伊斯拿给她的审判者部门当中的规章制度。

    “你继续考虑,我去四周看看,马上回来。”

    看了眼陷入思考的夏媞雅,唐纳德起身开始在大教堂内的游逛。

    天平这一意象在大教堂内存在的地方有许多,不仅是周围的窗户彩绘,四处墙壁上的浮雕中出现的次数也不少。

    前两次的东西都藏在地砖或是墙砖的后面,这一次唐纳德还是先从这些地方搜起,不断的开关灵视状态,在教堂的公共范围内来回扫视。

    目光最终既没有落在某处地砖,也没有落在墙壁的浮绘上,而是停留于教堂大厅最为显眼的物件上。

    正义之神提尔的雕像!

    这座雕像的高度将近有5米,应当是整座教堂内最高的那座雕像,动作与窗户彩绘上的一样,踩着石块,左右手各持天平与锤子。

    在灵视的视野中,在雕像手中离地将近有4米高的天平左边的托盘中存在有一个小箱子,大小可能只有那托盘的十几分之一,就放在中心,底下人群来往,却无一人能够发现。

    唐纳德为了确认,从怀里拿出金属钥匙攥在手里,跟着几个信徒靠近,站在雕像下做出祈祷的姿势,转身时摊开手掌。

    钥匙在手中有轻微颤动,中部更是有光亮起,赶忙将它重新塞回自己的口袋。

    回到夏媞雅身边,后者正在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媞雅,我知道的消息已经全部告诉你,今天让你来这,其实还有道别的意思。”

    唐纳德到夏媞雅身前打了个响指,吸引她的注意力,说出自己的第二个来意,顺便将夏媞雅带出大教堂。

    第一个目的已经完成,唐纳德想让夏媞雅帮自己传达的便是银月教会或是几个恶魔契约者手中有着漆黑之书这件事。

    作为正统教会,这里又是自家教区,出现这种东西,正义教会自然不会不管,只要夏媞雅切实把这消息告诉审判者,无疑会引起正义教会对这件事情的关注。

    仅仅只是关注便足够了,这会成为一根导火索,在合适的时候被点燃。

    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谁是强龙还不一定呢。

    “你要离开?”

    夏媞雅一听唐纳德要告别,神情立刻紧张起来。

    “是的,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状况,继续留在普斯顿市,各方面的活动都会受限制,而且这段时间我针对希亚教会的一些行动已经引起他们的注意,我一个人,怎么能跟一个邪教抗衡,尽管他们已经没落,所以我打算在在近期离开普斯顿市,你是我在这座城市唯一的朋友,我需要道别的也只有你。”

    唐纳德没有时间在离开的时候过来打招呼,那时很可能一分一秒都是需要珍惜的,他也没有矫情到上个火车必须得有人在身后送自己一程,如果不是夏媞雅与他的关系匪浅,还间接的救了他一命,他甚至有可能谁都不通知,独自离去。

    毕竟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不确定性。

    “你不用走,我很快就会成为审判者,到时候......好吧,我知道这不现实,你说的是正确的,现在的你如果被这边的审判者发现,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

    夏媞雅不想唐纳德离开,但她却想不出阻止的理由,她没有资格强行要求对方冒着风险留下来。

    “夏媞雅,这枚戒指送给你。”

    唐纳德从脖子里取出已经透明的琥珀戒指,这枚戒指救了他的命,尽管失效,他原本打算留在身边做个纪念品。

    “戒......戒指?你什么意思,你都要走了,还送我戒指......我不会跟你一起走的,我姐姐要是知道了,会打断我腿的。”

    即使是在这个世界,戒指仍然代表了一些特殊的意思,夏媞雅满脸通红的解释着。

    “哈哈,你放心吧,我这可不是要让你做我的妻子,咱们俩是朋友啊,这枚戒指交给你,它是我的救命戒指,而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用它做信物,将来如果你遇见了困难或是危险,随便找个人拿着它找到我,我会无条件帮你!”

    不仅是为了报恩,唐纳德此刻对自己利用夏媞雅去传递消息其实也是有些愧疚的,不管怎么说,这是他在利用两人的友情。

    这枚戒指就是回报。

    “我去哪找你?你这家伙要是随便去一座城市,我总不能让人整个莱恩帝国找你吧?”

    夏媞雅一语道破了关键,攥紧手中的戒指。

    “这样吧,我在离开的时候,会将我准备前往的地点告诉......你知道普斯顿市的火车站里有什么店铺吗?说一个你知道位置的。”

    “火车站正门口右转,有一家水果商店,我以前出去旅游的时候去过几次。”

    “好,那就这家店,我会告诉店老板,我下一站会去什么城市,过几天你可以直接去问他,另外,如果你要找我,我想想......有了,像普斯顿日报这一类的政府发放的报纸,应该在每一座城市都会有,我记得自这些报纸的下方会有寻人寻物的栏目,你就在那里发布一条讯息,找它,白猫,额头上有一撮金毛,我会每天看我所在城市的报纸。”

    蹲下去将芬格抱到身前,这是唐纳德想到的方法。

    “行,这是个好办法,你可别忘了!”

    唐纳德提出的这个办法很实用,夏媞雅脸上的笑容有些抑制不住的倾向。

    “放心,我不会忘的,你可要保管好这枚戒指,未来说不定我会成为很厉害的巫师,这可是能让我无条件帮忙的信物。”

    往后退了几步,唐纳德重新整理丝绸礼帽,将芬格放到地上,拍了拍胸脯,笑道。

    “哈哈,在这种时候都不忘吹牛,放心吧,我会好好存放的。”

    夏媞雅只将这枚戒指当作是他们俩重逢的道具,她可是要成为审判者的人,总比一个野路子巫师要厉害。

    “再见。”

    唐纳德摆手,转身离开。

    “再见,一路顺风。”

    夏媞雅看着那个转过身还在摆手的背影,双手捧着戒指,握紧。

    今天是久违的晴朗天气,金灿灿的阳光洒在两个年轻人的身上,往日的那些雾霭迷蒙,消散退却,仿佛所有值得悲伤的事情在此刻都得到了最好的结果。

    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离开大教堂的唐纳德握着手杖,大跨步的走在街面上,他的目光始终直视前方。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唐纳德先去了一家服装店,为自己置办了一套合身的新衣裳,留下了一张纸条后,并不做过多的停留。

    紧接着又去了一趟附近的理发店,之前一直想要打理头发而没时间,这一次唐纳德干脆就让他们将自己的头发修剪成干练的短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以及那个在旁边做理发助手,此刻却看着镜子里的人发呆的女孩。

    等他重新走出理发店,便有人已经在等他。

    “阁下,爵士正在等您。”

    有人上前,装作不经意的相遇,寒暄几句。

    “给我5分钟,附近有几个朋友,我得上去打个招呼。”

    唐纳德看到了附近的几人,他们从自己离开大教堂时就跟着,其中一人身上有他曾经感知到的恶魔气息。

    那个曾与拉斯托勒爆发冲突的希亚教会成员,好像是叫奎托?

    他正站在街边,满脸笑容的向着唐纳德招手,仿佛是朋友间的相遇,全然没有危险的氛围。

    唐纳德也笑了,他正缺这样的“朋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