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3章 意外发现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0!

    这是唐纳德从精神力世界脱出时得出的精神力总量,在消化掉恶魔残魂之后,他的精神世界有了巨大的变化,相对应的,精神力量也出现了暴涨。

    对于一名巫师来说精神力的量近乎于一切,所有的法术抛去施法动作,吟唱祷词,施法材料之后,本质上都是精神力的各种特殊释放方式,没有精神力作为支撑,就算知道再多的法术也毫无用处,顶多就是一个知识比较渊博的普通人。

    从地板上醒来,浑身酸痛不说,头脑中的眩晕仍然有所残余,食肉博士所说的短暂精神疲惫居然是这种程度的气血消耗,这让唐纳德重新定义了精神疲惫与短暂两个词。

    喵~喵~

    芬格察觉到唐纳德苏醒,直接从床上跳进了他的怀里,这让尚且还有些发懵的唐纳德迅速清醒过来,现在还不是能游刃有余的发呆的时候。

    将身前的羊皮纸,漆黑之书放进抽屉里锁好,唐纳德脱去身上的衣服冲进盥洗室,狠狠的冲了个凉水澡让自己彻底清醒。

    重新回到桌前,精神已经恢复大半,食肉博士没有骗他,如今他的身体在经过墨绿色火焰改造之后,不论是血肉还是精神力的恢复都要远超常人。

    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投射在桌面上,翻开笔记,昨晚一晚上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这让唐纳德必须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去梳理一些事情。

    实力的变化暂且不去考量,这太麻烦,而且这种实操性的东西比起自己瞎想,不如找一处安静的地方通过实践去摸索更合适。

    唐纳德在笔记上写下‘羊皮纸’三个字,昨晚食肉博士告诉他,羊皮纸上存在结界,并非阿博特所设置。

    这是一个一旦被触动就会往外传递消息的结界。

    问题来了,谁设置的?

    羊皮纸在唐纳德的抽屉里躺了一个多月,也就最近两天他才偶尔拿出来看上一眼,总不能摸两下就无意间设置结界了吧?

    再往前追溯,羊皮纸是谁给他的?

    坎恩·安托万!

    他口中所说的裹着羊皮纸的《驱逐邪恶》是前身的父亲,阿博特·格兰特以邮寄的方式给他的,也就是说在之前的一段时间内,这本书和羊皮纸都在坎恩·安托万的手里,并没有其它人接触过。

    这么想来,这个结界的设置者是谁,不用多说了吧?

    关键在于坎恩为什么要设置这个结界,有一种说法是防备其它人偷走,那么他为什么不告诉唐纳德这件事。

    这其中的弯弯绕以前世的一个词语来说便是:居心叵测!

    在笔记上写下‘提前’二字,再用笔将其圈出,如果说触动羊皮纸的结界会将消息传递给安托万父子......

    “汉尼拔,出来,我有事情要问你,嘶~”

    一阵呲牙咧嘴,再度唤醒食肉博士,唐纳德继续说道,

    “昨天你没有把全部的信息告诉我,这个结界除了传递消息之外,存不存在定位的作用?”

    “当然,我以为你是知道的,这种结界在触动后对外传递讯息的同时,并不会立刻消失掉,另一边只需要一些简单的反追踪法术就能反过来确定羊皮纸所在的位置。”

    安托万敢把羊皮纸交给唐纳德,自然就不担心他在某一天会突然消失。

    “汉尼拔,你知道的东西不少啊,居然连法术发追踪都明白,你不是奇物博士吗?在奇物之外的东西你也知道?”

    “嘎嘎嘎~我最初确实只知道奇物的事情,但我可不是一件死物,我会学习,并且过目不忘,你们遇见的,看到的,听到的学识,我都会进行储存,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敢说博学?我可是一件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进化的奇物,小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阿博特把我留给你,而你又能得到我承认是多么大的荣幸!”

    这骷髅戒指的笑声并不好听,但唐纳德仍旧从里面听出对于自身的珍贵与神奇,食肉博士带着绝对的自信。

    言归正传,有着两样东西的定位,唐纳德想要直接离开普斯顿市就必须得满足两个条件。

    由于定位指环中的法阵,一旦脱离唐纳德的手指,英菲妮塔等人就会第一时间收到反馈,反过来说,唐纳德想要全身而退,得让英菲妮塔等人在发现自己准备离开之后却没有办法立刻追杀。

    安托万父子那里也是一样,唐纳德想要解除漆黑之书上的封印,就必须得焚烧羊皮纸,而他一旦烧了,上面的结界被触动,安托万父子就会第一时间发现,进而得到他的位置所在。

    “都喜欢定位,都知道我的位置......既然如此,干脆找个地方让他们再斗上一场,只要能把他们拖住,我就有机会离开,不过得有些提前准备......”

    唐纳德换上一身衣服,带着芬格出门,昨天他与夏媞雅约好了上午在昨晚去过的正义教会大教堂见面,计划能否顺利举行,还得看夏媞雅是否愿意配合他。

    选择在大教堂碰面倒不是因为唐纳德想要来个故地重游回忆昨晚的艰辛,而是他昨天来到大教堂进行驱魔仪式时见到的某个场景,让他对最后一件遗物,难喝的6所在位置有了新的判断。

    之前的思路并没有错,天平,正义教会的标志性徽记之一,准确的来说是天平与锤子,唐纳德之前想的东西则是有些宽泛,他联想到了法律,法庭这方面,直到昨晚进入大教堂静室时无意间瞥到了周围彩色玻璃窗上的绘画,图像中的正义之神提尔一手握着铁锤,一手握着天平,站在一处岩石上,目光远眺。

    唐纳德当然不会认为最后一件遗物在玻璃窗内,只需要简单的联想,就像是找到食肉博士和铭文笔记的大钟楼以及找到漆黑之书和信件的普斯顿市立大图书馆,格兰特夫妇在选择物品存放地这方面都是普斯顿市内的标志性建筑。

    昨天他进行驱魔仪式的大教堂,既是普斯顿市内建立的第一座,也是最大的那座教堂,要论代表性,除了它,还真就找不到第二座。

    唐纳德坐在门口附近的长椅上,不时左右张望,连芬格被他塞在自己的衣服里,心想着待会儿可不要遇见昨晚的人,要是让这些审判者发现他这个已死的人,到时候恐怕是要出事的。

    到了约定的时间,又等了十几分钟,夏媞雅还是没有出现,唐纳德想着是不是她被罗伊斯拦在了家里。

    都是成年人了,还有禁足这说法?

    难道要去她家找她?

    万一罗伊斯也在,他这可就算是送上门了。

    正当他纠结于要不要偷偷去夏媞雅家看一眼的时候,夏媞雅终于出现在街道的另一边,只不过相比于昨晚的睡衣和凌乱的头发,今天的她穿着与唐纳德差不多的男士装束,唐纳德以为她又变回了夏洛克,结果走进了才发现丝绸礼帽下的白净脸庞。

    “用于变脸的魔法道具坏了,所以只能用现在这样子来见你。”

    夏媞雅往下压了压帽檐,至于这变脸的道具到底坏没坏,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今年几岁了?之前以为是30多岁,现在看来这模样兴许比我还小?”

    唐纳德毫不遮掩的打量着夏媞雅,头发好像是盘在一起装在了帽子里,只有几缕比较调皮的从旁边挂下来。

    “这你就别管了,说吧,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被人夸年纪轻是每个女孩都喜欢听到的,夏媞雅同样,嘴上没说什么,弯起的眉梢和微翘的嘴角说明一切。

    “咱们边走边说......你昨天回去应该没告诉罗伊斯我没死的事情吧?额......你得理解我,作为一个异徒,还跟恶魔扯上了关系,要是让教会知道,我以后估计得是全天候监控,那日子就没法过了。”

    这个理由是唐纳德刚才在等夏媞雅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现在有银月教会还有安托万父子已经够麻烦了,他可不想再去招惹别人。

    “放心吧,这是秘密,我心里有数,只要你以后表现好,我会帮你继续守着的,谈事干嘛要来大教堂?”

    “嘿,昨天在这里得救,也没来得及感谢,审判者我是不敢找的,好歹回来看一眼,而且谁能想到我一个野路子巫师跑到正义教会的大教堂里做祷告?”

    两人就这么并肩走进了大教堂,随便找了个人比较少的角落坐下。

    “夏媞雅,你可能不知道,自从上次我发现希亚教会踪迹之后,我这段时间又跟下去查了查,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嗯?”

    “就在前天晚上,在一条街道上出现了好几个恶魔契约者!”

    “我听说了,好像是有些其它教派的人来到了普斯顿市跟恶魔契约者爆发了冲突,你确定这跟希亚教会有关?莫非你是在这方面有什么发现?”

    罗伊斯这两天对夏媞雅提起过这件事,审判者知道的只是银月卫士偶遇恶魔契约者的那部分内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