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16章 筹谋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唐纳德进门的时候只看到灰雾在漆黑之书(伪)上铺散,老头所说的负能量附着正在进行。

    “这么快,看来是我看走眼了,年纪轻轻的,没想到还是个老手。”

    双手结印不停,速度却缓慢许多,往往要好几秒钟才会变化法印。

    “如此多的法印,您才是老手......不用吟唱吗?”

    唐纳德目前学习的法术大多都是以法印,也就是施法动作为核心,以精神力灌注来释放,这让他有些疑惑,毕竟在前世的印象中那些个法师施法时往往会有配套的吟唱咒语。

    “吟唱?这又不是教会神术,怎么可能需要吟唱,差不多了,按照你的要求,我只是添加了一部分负能量上去,试试感觉。”

    老人结完最后的法印,灰雾终于散去,将书递给唐纳德。

    心里想着神术究竟是什么类型的法术,唐纳德双手接过漆黑之书(伪),经过特殊的加工,现在的封面与背面摸上去确实有了一股凉意,特别是正面的漆黑皮革,手掌盖上去时还能隐约看到丝丝缕缕的灰雾溢散。

    “之前那是特殊配方?”

    翻开书,看到里面同样有变化的书页,唐纳德想到老人之前敲敲打打鼓捣出来的药粉,这么看来确实不一般。

    “当然,我从其它配方里改良过来的,你想要?”

    老人也不避讳谈论自己压箱底的本事。

    “你卖吗?就不怕别人学了去抢你生意?”

    “抢生意,嘿,你不会以为得了配方就有用吧,我这可是二十多年的手艺,法印,各类配方,还有对最后成品的把握,其他人花钱买我的配方,求之不得,因为那些人到最后都会发现只有我的最像,我现在一单的要价这么高,全靠同行衬托。”

    这便是手艺人的自信了。

    “拿回去之后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我大概两天后就会用到,在那之前,不会失效吧?”

    离开之前唐纳德还是准备请教一下注意事项。

    “放心,一个月内,只要你不用圣水这一类克制负能量的东西去破坏它,肯定没问题......尽量避免太阳直射,最近几天好像都是多云天气,你大可以放心,没什么事就走吧。”

    老人说完转而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之前的那堆粉末在燃烧之后剩下的只是黑乎乎的渣滓。

    **

    才出门,唐纳德有意识的望了眼普斯顿市的北部城区,傍晚的灰蒙天色下,夕阳光在云层内透出,却没有透到地面分毫,只能隐约看到些淡红色在天边。

    一只风筝在在北部城区的某处上空滞留,后面有两条布带,来回飘荡。

    拦下一辆车上去,告诉车夫前往北部城区,这个风筝是一个信号,唐纳德与奥古夫两人约定的信号,如果有什么新的情报,奥古夫便会让人在北部城区放起一只白色风筝,为了与寻常风筝做出区别,后面的系上两条灰色布条。

    在北部城区的一处酒馆内,两人见面,这里人多且杂,只要说话不太大声,就算有人跟踪也听不见。

    奥古夫与唐纳德两人坐在一个小吧台两边,一人点了一杯酒水,现在还未到晚上的时段,不过因为是傍晚,来吃晚餐的客人们也有不少,侍者在人群中来回穿插,随处都能听见男人的谈笑。

    “阁下,昨天晚上,我与拉斯托勒先生去了这里,找到占卜师......这个人的情况很特殊,是一个在半年前加入教会的成员,年轻人,大概25岁左右,留两撇胡须,棕色头发,他......并没有在漆黑之书的另一部分上给出回复,含糊其辞。”

    奥古夫描述占卜师外貌的同时推过来一张纸片,唐纳德低头看了眼,上面是一个地址。

    奥古夫在不停的打量着周围,明显有些紧张,像是在关注是否有跟踪他的人存在。

    毕竟他这行为已经算是正式背叛已经跟了三年的主人,心理压力肯定是有一些的。

    “含糊其辞......什么意思,详细点,拉斯托勒对此有什么表现。”

    对于这个占卜师,唐纳德十分感兴趣,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普斯顿市立图书馆内藏着漆黑之书的,要知道这个消息在目前看来除了他就只有已故的格兰特夫妇两人知晓。

    他自一个月前向希亚教汇报这个消息,为什么是一个月前?格兰特夫妇死了可有几年了!

    占卜?唐纳德并不认为普斯顿市会有如此强大的占卜师,还是一个希亚教会的邪教徒,真要是通过神秘的占卜能够得知这种特殊讯息,英菲妮塔所在的教会蹉跎的两年时光,算什么?

    “当时占卜师表示需要进行二次的占卜,但成功率极低,拉斯托勒先生同意了,给了他一周的时间去占卜,表示无论成败都要在第一时间进行上报。”

    “二次占卜......那个占卜师所住的地方附近有其他人吗?”

    唐纳德决心去拜访一下那位朋友。

    “有的,拉斯托勒先生给他指派了一些护卫。”

    这恐怕是除了保护外,还有监视的意思,拉斯托勒太看重漆黑之书,做出这种举动也不足为奇。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我发现有你们的人跟踪我,你派的?”

    唐纳德提起跟踪者的情况,现在他们依旧跟着。

    “跟踪?您误会了,我怎么敢跟踪您,一定是别人,奎托手下的人!他最近与拉斯托勒先生的冲突已经摆在了明面上,我想可能是几天前的晚上您来酒窖时被他给盯上了,我的队伍里有叛徒,需不需要我派人......”

    奥古夫在这方面的经验着实老道,唐纳德只是随口一句话,他便想到了奎托,再从奎托知晓唐纳德存在的前提下联想到情报泄露,当时知道唐纳德来酒窖的只有他的队伍以及拉斯托勒,这么一想,无疑是手底下除了内奸。

    “那些人我有用......这个你拿着,后天该做什么,不用我再向你强调了吧?奥古夫,这是提前赐予你的能力,事成之后,自然还有其它的回报。”

    将布块缠裹好的漆黑之书(伪)和一个金属小壶交过去,奥古夫掀开一角看了眼,咽了口唾沫。

    “后天,必不会让您失望!”

    伸手握紧金属小壶,重重点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