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88章 第二次的跟踪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有人在跟踪自己。

    这是唐纳德第二次产生这种感觉,有人在跟踪他,上次类似的感觉出现在几天前。

    可现在不过晚上9点,街面上的行人仍有一些。

    尽量让自己保持在人群附近,加快脚步,马上就要到鸢尾花街,他期望英菲妮塔在家中,有她在,就有逼退跟踪者的可能。

    “早知道就不该在外面吃晚餐,哪怕买两个面包回去也好。”

    唐纳德不想面对英菲妮塔,在两人之间的关系挑明之后,更是如此。

    大概是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所致。

    危机感越发强烈,背后像是有把刀子在往上递,唐纳德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在一个拐角处停下脚步,猛地转头张望。

    有人站在橱窗前看里面的货物,手里提着购物袋的女人,不是她。

    有人正跟自己的朋友在街面上聊天,两人的言谈并不避讳他的目光,不是他们。

    有人就在他面前的3米处,双手空空,身穿棕色外套,身形魁梧,头戴着圆顶米色帽子,盯着唐纳德。

    毫不避讳的大步往他这走!

    哪有这样的跟踪?

    “嘿,唐纳德·格兰特,我们又一次见面了,不,不能说又,因为上一次我只看到了你的背影,这一次是第一次,面对面。”

    壮汉在路灯下走过,转动着脖子,幅度很大,骨骼摩擦时发出咔哒声响,他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不自然的抽动,灯光下能看到上面浓厚的毛发。

    “停步!我不认识你。”

    放在身后的右手结出法印,隐形奴仆施法开始,唐纳德解开身上大衣纽扣,腰间短刀柄若隐若现。

    “我有些东西寄放在你那了,这一次我是来取......呵,你打算在大街上跟我打一架?我不在乎正义教会,你也不在乎?”

    没有丝毫的遮掩,仿佛唐纳德手里真有他的东西,他来取,天经地义。

    不在乎正义教会,那就肯定不是审判者,英菲妮塔与自己有过约定,那么也不是她那边的人。

    目光左右瞥过,双手未动,隐形奴仆裹挟着身边墙角的空酒瓶,从斜拉里甩向对方的面门。

    这一记投掷,力道不比唐纳德亲自全力投掷要弱,却被对方抬手轻松接下。

    “你就是这么跟人打招呼......”

    壮汉移下手掌才发现拐角处早已没了人影。

    唐纳德之前特意站在拐角与他对峙,自然是有道理的,如果是普通人,唐纳德便打算小小的教训一下对方,如果双方实力对等,那就以威慑为主。

    奈何扔出去的玻璃酒瓶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接下,这就意味着对方的实力可能要比自己强出一线,战斗的胜负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爆发战斗,两边都藏不住,审判者肯定会锁定他们。

    兴许这壮汉确实不在意正义教会,可他在意啊!

    不论是哪个教会,唐纳德现在都是敬而远之,以他这身份,正义教会肯定也清楚的很,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出手,但自己送上门去,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跑?”

    手指缩紧,玻璃瓶碎裂,渣滓四散飞溅,留在手中的那部分尖锐碎片在手掌摊开后落下,随手甩到一旁。

    “哪冒出来的怪物......脑子倒是不怎么好使。”

    英菲妮塔说有些人,有些事会主动找到他,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

    只不过方式有些过于直接,让人难以招架。

    踏上鸢尾花街,身后的脚步声再度接近,唐纳德的速度没对方快!

    咻!

    身后传来投掷声响。

    唐纳德猛地往旁边一扑,之前所在位置的地面便多了一个小坑,里面躺着一枚歪折的便士。

    拿钱砸人,威力不小。

    此时的街面上还是有些人的,他们或许没看见那枚嵌在地里的硬币,却都看到了在街面上打滚的唐纳德。

    这时候双方的职业区别便体现出来了,对方显然是注重肉体力量的那一类异徒,他们只要克制不做极为显眼的行动,例如徒手掰弯钢铁,一拳打碎墙壁之类的事情,普通人都不会觉得奇怪。

    而唐纳德想要反击,刚才用酒瓶子砸人是刻意遮掩过,眼下这么多人看着,他怎么敢随便控制东西扔出去。

    难道自己也要变成撒币的人?

    “你好像很顾忌在别人面前战斗?哈哈,原来还是个好市民,看来是我想错了,我本来以为像是你父母那样的家伙,生下来的怎么也是个肆无忌惮的家伙呢,没想到......应该说出乎意料。”

    眼前这家伙认识前身的父母?照他这话中的意思,格兰特夫妇难道也跟他一样?

    距离的自家还有一段路,不远,鸢尾花街并没有弯折,笔直到底,因此唐纳德跑的时候眺望过,自家所在的位置是一片漆黑。

    英菲妮塔要是在家,应该是会在客厅开灯的。

    不该在的时候天天在,该在的时候却不在。

    能不能让你丈夫顺心一次?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你父母生出你这个牲畜般家伙,同样也出乎我的意料。”

    家里没人,跑回去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在这时候转身,恐怕还得问对方同不同意,这是难免一战了。

    “牲畜?你还真敢说啊!”

    这个名词似乎是刺激到了这人,抬步往前冲,唐纳德撩开大衣,腰间短刀便要出鞘。

    “在我家门口打架,不好吧?店里生意本来就差,你们这么一闹,这店哪还开的下去。”

    坎恩·安托万站在唐纳德的身后,看着壮汉说道。

    “你也在这......他们居然让你来护着这家伙?”

    壮汉从口袋中再次摸出一枚硬币,这次是银白色的先令,四指并拢弯曲,拇指往上顶着币面,腾空旋转,发出清脆响声。

    “要是暴露身份,我必杀你,有意见吗?”

    坎恩搭着唐纳德的肩膀,把他往后带,自己一步跨到他面前,四周路人匆匆而过。

    街面空旷,最终只剩三人。

    “意见没有,先令倒是有一枚,送你了!”

    落下的先令攥在手中,半扭身以投掷铁饼的姿势甩出,相比于唐纳德之前所感知到的,这一枚的冲击力显然更强!

    坎恩一步未动。

    下一刻前方便骤然爆发一小团橘红色光亮,热风扑面而来。

    只余下一滩泛红液体凭空滴落。

    壮汉不见踪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