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7章 突至的意外

作者:卖盘的狐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婚姻协议上的内容条款不做过多的赘述,大致的内容便是唐纳德需要与英菲妮塔维持两年的夫妻关系。

    协议中提到的缘由是英菲妮塔需要以此来避开某些求爱者的纠缠,而唐纳德则是需要资金完成自己的学业以及保证日常的生活。

    协议开始日期为1816年10月份,今天是......1818年7月份,也就是说还有三个月,这份协议就会作废,到时候只要前往普斯顿市的婚姻登记所办理手续,双方就会重新变成自由身。

    “逃避某些求爱者......这理由还真是牵强,估计前身当时也是走投无路才选择同意,没想到招来的不只是个假妻子,还是个对他有所企图的监视者。”

    知道还有三个月就能结束这段关系的唐纳德并没有产生放松的情绪,他过了天真的年纪,以为约定就是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英菲妮塔不惜花两年青春在自己身边,证明她......应该说她所代表的那些人对某些东西十分在意,到如今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等期限到了,她真的会按照约定离开吗?

    将自己两年来的努力付诸东流,一无所获的离开......换做是唐纳德肯定无法接受,说不准还会因为无法得到想要的而将现在和谐共处的局面转变成更具侵略性的搜索。

    强扭的瓜不甜归不甜,好歹也是个瓜!

    到头来倒霉的还是唐纳德本人。

    “必须在三个月内解决掉体内的恶魔问题,变得足够强大,想办法离开开普敦市!”

    唐纳德对于前身父母的情况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作为一个穿越者,他优先考虑的自然是自己的生存。

    直接逃跑肯定不行。

    唐纳德没有足够的积蓄,5金镑,跑到其它城市,无房无工作,什么都干不了,就算勉强找份工作,他还要赚钱去进行除魔仪式,作为目前体内的定时炸弹一般的存在,这件事的优先度自然要排在第一位。

    1金镑的周薪可不好找。

    况且实力不足的他选择逃跑,没被发现还好,一旦被英菲妮塔以及她身后的人找到,既然已经撕破了面具,对方的行事很可能将不再遮掩,无疑他会为此付出代价,因此至少也得有了自保之力才能考虑逃跑的事情。

    取出最后一个文件袋,这一次里面并没有报告或是协议之类的东西,而是两件物品。

    一件是纹章或是徽记之类的东西,只有一半,上面雕刻着几颗银白色星星和一只用银色花纹环绕的眼睛,这应该是具有象征意义的物品,唐纳德不太清楚,但还是记下形状。

    另外一件则是积木,并不是木制,而是金属质地,与上面的徽记一样只有半块,这上面倒是没什么花纹,但既然跟这徽章放在一起,应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物品。

    “有关于这两样物件的记忆全没了,这可怎么好......还是说前身同样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

    前身记忆的缺失对于唐纳德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困扰,这意味着他有许多本该知道来历意义的东西需要重新去探寻。

    “服务员,店里有纸和笔吗?我想要借用一下。”

    同样,这两件东西唐纳德也不打算拿走,他仅仅只是取出了箱子内的钱币,其它的全部恢复原状,只是用咖啡店里的工具将这两样物件拓印下一个大概的模样,再把之前那枚戒指也画了下来,虽然都不怎么精细,但多少能分辨出来。

    重新去了一趟银行将箱子寄存,直接缴纳了3先令,存期三个月。

    接下来去做什么,能找到手中图案出处的地方......图书馆?

    走出银行大门的唐纳德撑着伞在街边等着马车,尽管他很想回去进行冥想增强精神力,但图书馆的关门时间应该不会超过晚上8点,因此决定先去图书馆试试运气。

    等待的时间里,唐纳德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之前在街道上看到的景象,罗南明明已经失去生命,却靠着最后的那一份破碎的灵魂或者说执念走回了餐馆。

    脑海中不停的闪现血肉模糊的画面,这让唐纳德多少有些不适,他可不是那种第一次见尸体就发现自己居然是天生冷酷,对所有事情都很淡漠,只有对漂亮姑娘才有感觉的性格。

    之前在咖啡馆里喝掉的一杯苦咖啡这时候也来添乱,只是稍微呕了一下,一股子苦味在咽喉中徘徊不散。

    正巧看到街对面是一家糕点房,橱窗里的点心看着好像很甜美的样子,盯着看了会儿,正要过去,背后却被一柄尖锐的铁器顶住。

    尖锐的触感隔着衣服依旧令人心里发慌。

    唐纳德身体一僵,第一时间是停步,第二时间便准备调集精神力准备反击,这里是银行门口,虽说下着雨,来往的人却也不少,对方在这里动手,不用想就知道是专门朝着自己来的。

    脑海里蓦然想起之前才思考过的问题,真有这么巧?

    想什么来什么,只是连点准备都没有,演员进入状态也需要时间的啊......

    一辆马车从街角驶来,停在唐纳德面前。

    “上车!”

    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刀刃向前,顶着他的身体往前推。

    唐纳德这时候只能按下使用精神力的想法,因为在马车门打开同时,里面还有中年人在等着他。

    “唐纳德·格兰特,你背叛了神,如今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

    上了车才刚坐下,中年男人仿佛是不想过多的交谈,直接对他进行了死亡的宣告,而他的话语反过来也让唐纳德确认这人应该是邪教成员。

    并没有急着回答,看了眼坐在旁边,刚才用刀顶着自己上来的人,与上一次在格桑大街上看到的关注着自己的人身形相似。

    这是发现自己还活着,特地过来灭口。

    不在闹市区动手,恐怕是担心造成大影响,逼他上车,难道是要找别的地方处理他?

    突然的袭击,要是放在上午,唐纳德可能会有些惊慌失措,但是现在,刚刚见证了罗南的死亡,出于保护自身安全的初衷,唐纳德在午餐的时候便未雨绸缪的思考过如果邪教发现自己没有死而开始攻击自己。

    该怎么应对?

    东躲西藏来逃避他们的追击吗?

    不,他要主动迎上去。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可是与伟大的米内亚托签订了契约的人,你这蝼蚁般的存在,竟敢如此跟我说话?”

    不仅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唐纳德甚至摆出了更为倨傲的表情。

    形势没人强,如果不想被人拿在手心里捏扁搓圆,那就得壮声势,最近这方面的戏唐纳德演的可不少。

    拉虎皮,扯大旗,哪怕是虚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