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梁州之劫

作者:第九天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黄沙漫漫,张百仁独自行走在无尽沙漠,感受着脚下砂砾,每一颗砂砾内,都蕴含着法则的残波,修为稍弱之人踏上此地,刹那间便会被法则余波化作齑粉。

    张百仁脚掌晶莹剔透仿若暖玉,任凭脚下黄沙法则波动荡漾,却奈何不得其分毫。

    遥遥的,张百仁看到了远方浩荡雄关,但是那雄关却又转瞬即逝。

    “此地法则残破,天地磁场紊乱,女妭必然在沙漠中心处!之前惊鸿一瞥,不过是时光片段而已!”张百仁露出一抹凝重,行走了十几里后,脚步忽然顿住。

    “出来吧!”

    声音是对着虚空说的。

    黄沙蠕动,一只只造型怪异,长十几丈的大虫子缓缓自泥土中钻了出来。

    “想不到这残酷的环境,竟然还有生灵隐居其中!”张百仁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

    “我等乃诸神塑造而出的种族,专门捕杀尔等神州而来的修士!”大虫子腹部竟然长出十几双手足,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张百仁:“数千年来,从神州内走出的修士也有不少,为了寻找黄帝踪迹,皆殒命于此!”

    “哦?尔等屠戮我神州英豪,简直罪该万死!”张百仁面色冷然。

    “哼,神州的人都该死!若非神州内汉人,我等也不必被诸神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若非刑天大尊陷入苦修突破最后的境界,我等又岂会受到诸神欺辱!”那沙虫眼睛里杀机暴涨。

    没有生物能从法则的波动中活下来,当年轩辕黄帝大战诸神,无数神祗被轩辕黄帝镇压入天坟内,那一战打的天崩地裂,一洲之地都被打没,这黄沙中的生灵,乃是当年残存的此洲的九黎族人,受到诸神诅咒永世不得脱离沙海,忍受着法则的绞杀,镇守轩辕黄帝的残躯。

    轩辕黄帝的残躯,就在沙漠中!

    张百仁已经明了,修行到了阳神境界,贯穿古今未来,只要对方没有刻意遮掩天机,当其降临此地之时,便已经知晓前因后果。

    “此地乃九州之中的梁州!一洲之地都被打破,彻底从天地间抹去,成为了生命禁区!当年攻占入梁州的九黎部落,也被死伤惨重的诸神迁怒,化作禁区中永世不得解脱的沙虫!”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凝重。

    “都是你等人族,若非你等不肯投效诸神,我等又岂会被诸神迁怒?”沙虫怒吼。

    “呵呵,明明是诸神恼怒蚩尤战败,当年西昆仑之役再加上黄帝之战,已经叫诸神大伤元气,所以才迁怒于蚩尤!”张百仁眼睛里露出一抹嘲弄。

    “我其实好奇的是,诸神为何不将此地天机抹去,反而任凭人族强者降临此地!”张百仁问出了心中疑惑。

    “哼,轩辕胆敢镇压诸神,乃是死罪!简直胆大包天!轩辕尸骨就在梁州中心,轩辕的部下、后人岂能任凭先祖遗体留在此地,数千年不曾吊唁?”沙虫冷然一笑:“但凡敢降临此地之人,必然是修行中的大能人杰,轩辕后辈中的后起之秀。只有源源不断斩杀轩辕血脉,才能解诸神之恨!”

    张百仁闻言默然,心中不断推断诸般因果,若轩辕命丧此地,神州内的皇帝坟墓怎么回事?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涕,本来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九黎也好,炎黄也罢,都是人族血脉,是你等看不开,忘不掉仇恨,一直在用仇恨折磨着自己!”张百仁轻轻叹息。

    “胡说八道,当年若非那轩辕小儿运气好,我王岂会败落?”沙虫怒吼出声。

    “不管那么多,只要我进入其中,便可找寻到真相!找寻到轩辕黄帝的真相。轩辕黄帝创造出三坟那等大神通,我不信其其已经死了!”张百仁眼睛里满是凝重之光。

    “哼,不管你是谁,胆敢进入此地,唯有死路一条!”沙虫首领冷然一笑,下一刻千里黄沙滚动,化作铺天盖地的风暴向张百仁打来。

    若是寻常黄沙,张百仁并不在乎,但此地黄沙已经渲染了法则之力,绝非其轻易便能阻挡,就算阳神真人、法身强者,来此也唯有退避三舍。

    但张百仁是谁?

    他已经证就金身,乃是真真正正的金身强者,一身本事通天彻地不死不灭,岂会惧怕这些残余法则?

    “尔等日夜遭受法则之力侵袭,生不如死倒不如就此死去!道爷我大发慈悲,今日便解脱了尔等!”张百仁手中雷罚滚滚,血红色惊雷铺天盖地,所过之处法则残留余波刹那间崩溃,消散在天地间。

    张百仁眼睛里露出一抹冷然,雷霆过处黄沙平息,无数沙虫惨叫着自大地里爬出来,口喷鲜血。

    “杀!”

    只见那无数沙虫身化法则之光,向张百仁绞杀而来。

    “有趣!”

    张百仁不曾动用诛仙剑,面对着一群法则残缺的沙虫,动用诛仙剑未免有些大材小用。

    “逆乱阴阳!”

    张百仁周身阴阳二气流转,先天阴阳法则流动,所过之处黄沙刹那间被炼化,其上附着的残余法则波动也消弭一空,化作了寻常黄沙飘落在地。

    无数沙虫惨叫着,向大地深处钻去。

    “番天印!”

    张百仁手中印诀变换,大地泥土翻飞,黄沙中的沙虫倒飞而出,落入了阴阳二气内,不断被磨灭炼化。

    “小辈,你不要欺人太甚!”沙虫在不断咆哮。

    “我这是帮助尔等解脱,你等理应感谢我才对!”张百仁冷冷一笑。

    “呸!好死不如赖活着,那个要你帮忙解脱!”有沙虫破口大骂。

    此时张百仁周身阴阳二气浩浩荡荡冲霄而起,化作一只阴阳鱼,裹挟着无穷无尽之光,向周边百里侵袭而去,那浩荡神威惹得九州无数强者瞩目,九黎族虽然有大能察觉到沙漠中动静,但俱都是默然旁观,不敢上前。

    哪里是生命的禁区,几千年来,任凭你修为在高,本事在大,却也不过蝼蚁一只,仅此而已!

    进入其中,唯有死路一条!

    “轰!”

    似乎是张百仁闹出的动静太大,惊动了沙虫一族的老祖,只见黄沙翻飞地动山摇,一长十里,宽三里的沙虫直冲云霄,自泥土中钻出来,周身闪烁着法则之光。

    这沙虫已经有了人头、人身,唯有双腿依旧是沙虫的样子。

    “有点意思,你这厮竟然吞噬残余法则,欲要打破诸神诅咒超脱而出,再给你五千年,或许还真叫你成功了!”张百仁眼睛里满是诧异。

    这是一个好东西,若能喂养诛仙剑,不知会孕育出多少不朽纹路。

    “小辈,尓敢屠戮我子孙、族人,来我沙虫一族领地放肆,今日饶你不得!”却听一声怒吼震动虚空,将云层吼成了虚无水汽。

    一掌拍出,遮天蔽日接天连地,无尽法则之光流转,封锁时空向张百仁打来。

    “砰!”

    阴阳二气被其一掌击穿,张百仁勃然变色,双目内露出一抹严肃:“阁下好手段,可惜,明明可以为我人族豪杰,却偏偏去做诸神的走狗。”

    张百仁周身花瓣流转,刹那间化作祝融真身,法天象地拍出,向着那巨人打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沙虫族老祖冷然一笑。

    “砰”

    虚空震动,片片破碎,卷起了无尽涟漪。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凝重,祝融真身虽然将那沙虫老祖一掌拍碎,但却见那破碎的手掌化作黄沙,然后刹那间重组。

    “老祖我已经炼成不死驱,你如何是我对手?你杀不死我!”老祖冷冷一笑,继续向张百仁打来。

    “还需速战速决,我虽然并不畏惧诸神,但却也不想在此时出现什么岔子!这次降临九州,只为寻找轩辕大帝死因谜底,还不是与那群神祗摊牌的时候!”张百仁冷然一笑,手掌一伸祝融旗拿住,只见旗幡遮天蔽日笼罩寰宇,根本就不给那老祖反应时间,已经将其包裹住。

    “炼!”祝融旗化作寻常旗幡大小,其上熊熊九味真火冲霄而起,不断冶炼着祝融旗中的沙虫老祖。

    惨叫声冲霄而起,叫人闻者悲伤,听者落泪,沙虫老祖痛苦的吼叫。

    祝融旗乃完整的火之法则,沙虫老祖不过是诸神交手的法则余波,如何与祝融法则抗衡?

    待到一时三刻,祝融旗内惨叫声熄,张百仁抖开祝融旗,却见一滩岩浆流出,滚滚洒落黄沙一地。

    岩浆滚滚,在黄沙上诡异的蠕动,竟然化作一肌肤火红,其上道道怪异纹路流转不定的中年男子。

    “什么?”张百仁眉头一皱:“怎么没死?”

    “多谢,若非阁下祝融真火将我周身杂乱法则熔炼为一炉,靠我自己修炼,只怕此生此世永无超脱之机!作为报答,我便送阁下踏上黄泉路如何?”沙虫老祖冷然一笑,周身火热之气冲霄而起,震动云端的虚空。

    “哦?”张百仁冷然:“进化了倒也好!倒也好!这样才能物尽其用的大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