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 尘埃落定

作者:第九天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瞧着眼前笑嘻嘻,毫无紧迫感的众将士,张百仁嘴角微微翘起,眼睛里露出一抹杀机。

    五姓七宗门阀世家,确实是一个大麻烦!

    众位将军自忖背后有五姓七宗撑腰,自家也不曾做过亏心事,当然不会惧怕朝中那武皇后。

    “都在这里看着!”张百仁不咸不淡的道了一声。

    众将士此时身上挂特制枷锁,听着外界传来的喊杀声,程咬金面露诧异之色:“好大的喊杀声,莫非还有人敢在长安城内放肆?莫非是想要造反吗?”

    一边狄仁杰闻言冷冷一笑:“呵呵,城中禁军、左右金吾卫、神策府俱都造反了!跟随高阳公主杀到了诏狱门外!欲要劫法场救众位将军出去。”

    “什么!!!”

    众将士闻言骇然失色,俱都是忍不住面色狂变,眼睛里满是骇然。

    “不可能!这不可能!金吾卫怎么会造反?”众将士骇然失色,涌动着便要往外面冲:“我不信!我不信!”

    “大将军,你还是老老实实站在这里的好,免得下官手中钢刀不认识阁下!”狄仁杰身形一闪,拦在了众位将士面前。

    “你是骗我等的是也不是?”尉迟敬德面色狂变。

    “你等自己看看就是了!”狄仁杰冷然一笑。

    众将士此时借助天边升起的日光,看着那不断冲杀的将士,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俱都是如遭五雷轰顶,纷纷身躯一软坐在地上。

    “完了!”

    这是众将士脑海里唯一的念头,黄泥巴掉在裤裆里,根本就说不清楚啊。

    “杀!”

    面对着墨家机关,一只只箭矢飞出,禁军成排成排的倒下,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已经折损了上万将士。

    “大胆高阳、房遗爱,你等竟然敢起兵造反,还不速速束手就擒!”却见远方喊杀声冲霄而起,一至道强者过处千军辟易,冲开了人群。

    “李绩!”高阳公主瞳孔一缩:“大胆李绩,本公主奉诏行事,天子印玺在此,你敢忤逆天子命令?”

    “吁~~~”

    李绩勒马,背后开辟出一条道路,却见銮驾缓行,转眼间已经到了场中,立于高阳公主以及那无数禁军身前。

    “皇后娘娘驾到,尔等还不速速跪拜行礼!”李绩怒叱出声。

    “李绩,你也是我皇家之人,怎么投靠了这妖妇!简直愧对我李家列祖列宗!”瞧着那銮驾,身边士气动荡的侍卫,高阳公主指着李绩破口大骂。

    “高阳,你还不知悔改吗?”

    銮驾掀开,武家女子一袭凤袍缓步走下銮驾,俯视着对面的高阳公主。

    “哼,妖妇!我有天子诏书,更有天子印玺!乃是奉诏清君侧,诛除你这妖妇,还我李家皇权!”高阳公主高举诏书与印信:“众将士听我号令,诛除武家妖妇,救出诸位将军,我等才有一线生机!否则日后妖妇秋后算账,我等必然死无葬身之所在!”

    高阳公主懂权谋之术,武家妖妇把持朝政多年,可谓淫威深重,她怕众将士扛不住压力投降,所以直接出言恐吓。

    今日与那妖妇唯有你死我活之局,绝无第二种回旋余地。

    “杀!”众将士眼中杀机冲宵,面色癫狂似乎不疯不成魔。

    “放肆!天子在此,尔等谁敢造次?”却见行虎步而来,走上前怒视着高阳公主:“姑姑,事已至此,你莫非还不知悔改?想要一意孤行冥顽不灵反抗到底?”

    “李显,你怎么在这里?”高阳公主一愣,随即冷然一笑,双目看着武家妖妇:“好手段!果然是好手段!”

    “尔等还不放下兵器,只要尔等放下兵器,朕便赦免尔等罪过!”李显看向众将士:“高阳公主遣人盗取了朕的印玺,伪造朕的诏书,尔等不知情俱都是情有可原,若能迷途知返,朕赦尔等无罪!”

    “哗啦啦~~~”

    李显话语杀伤力太大,只听得花啦啦声一大片,无数兵器纷纷坠落在地,禁军呼啦啦的跪倒一大片。

    “李显!”高阳公主手掌死死的攥住传国印玺,只是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

    “姑姑大势已去,还是束手就擒吧!”李显无奈的道。

    “如今乃是天时地利最佳时机,只要打开诏狱,便大事可期!错过今日,你莫要后悔!”高阳公主声音里满是倔强。

    “朕怎么会和自己的母后做对?姑姑心肠忒歹毒,死到临头还不忘挑拨我母子情!”李显摇了摇头,双目内闪过一抹愧疚。

    “高阳,你投降吧!”武则天轻轻一叹。

    “投降?”高阳扫过那跪倒一地的禁军,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嗡~”

    就在此时,天边雷霆之音响起,只见一道佛音响起,似乎定住了时空,定住了地水风火。

    “吽~”

    “嘛~”

    “尼~”

    “叭~”

    “咪~”

    “吽~”

    佛门六字真言,有无可比拟之神威,刹那间无数禁军迷失了心神,只见一道遁光落在场中,便要卷起高阳公主逃离长安城。

    “想在本宫面前救人?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武家女子素手伸出,刹那间舞弄乾坤,一掌拨云蔽日,将那佛光拍落,坠落在场中。

    “砰~”

    大地上烟尘卷起,两道身影出现在场中,却见一身披袈裟,面色金黄犹若铜铸般的和尚,怀中抱着高阳公主。

    “有刺客~”

    此时李绩等人方才反应过来,纷纷围了上去。

    “你是何人!”武家女子俯视着场中之人。

    “大乘佛门辩机和尚,见过皇后娘娘”和尚轻轻一礼,接着却听其周身传来‘咔嚓~’“咔嚓~”声响,一道道裂痕自那金身上浮现,然后金身轰然炸开,辩机和尚重新化作血肉之躯,就此气绝身亡。

    “辩机!!!”

    高阳公主失声惊呼,扑在辩机怀中痛哭流涕。

    “大乘佛门?”武家女子看向诏狱方向,这辩机和尚佛法高深,在大乘佛门中也该算个人物,不曾想竟然被自己一掌拍死,怕是要恼了大乘佛主。

    诏狱内

    似乎感知到武家女子目光,张百仁嘴角抽搐,心中忍不住叹息一声:“禅宗好大手笔!竟然舍得一尊金身罗汉应劫,将这黑锅扣在大乘佛门的头上。”

    玄奘想要压制大乘佛门,便需要给武家女子一个借口,无法辩驳的借口。

    辩机已经魂飞魄散,大乘佛门有嘴说不清。

    “将这群叛党拿下!”武家女子摆摆手。

    “哼,妖妇!我纵使是死,也绝不沦为你的阶下囚!”高阳公主猛然翻身,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显:“只希望你不要后悔!”

    话语落下,高阳公主持着印玺砸向头颅,然后脑浆迸裂染红了传国印玺,就此一命呜呼。

    “姑姑~”李显忍不住失声惊呼。

    “哈哈哈!哈哈哈!”房遗爱一阵冷笑,持着钢刀一转,自家人头飞起,血液滚滚直插云霄。

    却是自尽了!

    诏狱内

    房玄龄悲痛欲绝,匍匐在地不能言语。

    此时众将士面色铁青,眼中满是杀机。

    众位老将皆是自乱世风雨中来,此时见到杀身之祸就在眼前,反而激发了当年的凶戾之气。

    只可惜,此时墨家机关枷锁在身,众位将士想要挣脱,可谓难上加难。

    “吱呀~”

    诏狱大门打开,武家女子缓步走来,扫视诸位将军,迎着众位将军杀机盎然的面孔,冷冷一笑:“诸位还有何话说?”

    程咬金停止了挣扎,只是冷冷的看着武家女子:“我等有没有造反,你自己心中有数。”

    “铁证如山,诸位黄泉路上,也莫要怪我!”武家女子叹息一声。

    “我等不怪你,只怪自己看错了人”尉迟敬德看向李显,狠狠的‘呸’了一口:“虎父犬子,简直是窝囊废!”

    之前李显若能坚持拿下武后,凭借天子龙气拖住武后,给高阳公主争取打开诏狱的时间,死的一定是武皇后。

    可惜

    李显错过了这等良机。

    李显默然不语,只是低垂着脑袋。

    “要杀要剐随便,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杜如晦冷然一笑,然后看向李绩,面露不屑之色:“你这走狗,算咱们看错你了!”

    李绩摇摇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只是按照章程办事,谁造反我便抓谁!”

    程咬金等老将被李绩这话气的半死。

    “妖妇,休要折辱我等,老夫只求速死!”秦琼双目内满是摄人神光。

    “呵呵,我倒想要将你等斩草除根,但偏偏有人却不许你等死,本宫又能奈何?”武家女子看向张百仁:“大都督,这群人便交给你了!”

    张百仁点点头,看向诸位武将:“各位都是人中豪杰,这般死了却是可惜,不如去我阴曹地府征战如何?也算为我人族尽一份力。”

    “任凭大都督差遣!”杜如晦率先跪倒在地。

    “能讨得一命已经是天幸,老夫任凭大都督差遣!”房玄龄跪倒在地。

    然后就听哗啦啦,一群武将纷纷跪倒在地,程咬金忍不住道:“大都督,劳烦大都督开恩,我等妻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