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章 杀猪的捣什么蛋

作者:傲骨铁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万历有些头大,老丈人和小舅子跑来干什么?

    国泰倒还罢了,万历挺喜欢这个小舅子的,宫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总会叫人给国泰送一些过去,并且出于安抚贵妃的念头,还叫国泰兼了皇帝亲军指挥使。

    原是想小舅子南下替他看管些,省得那个裤裆不干净的小子给自己在外头胡搞,可小舅子不争气,怕吃苦,硬是赖在京里不去上任,这就让万历没办法了。

    再加上首辅叶向高听说此事后,隐讳指出外戚不可予以兵权,尤其是贵妃“名声”极其不好,若皇帝执意为之,恐百官又要和皇帝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所以万历也就由着小舅子,不去就不去吧,省得外朝那帮吃饱了撑的家伙们又跟他这天子骂街。

    二十多年了,国本也定了,皇帝是真心不想招惹言官们了。

    可他不想招惹言官,言官们却非要给他这皇帝找事做,而且还是弹劾能给他老人家弄来银子的魏良臣,这就让陛下十分的不开心了。

    皇帝本人是万万不允许能下金蛋的公鸡叫人宰杀了的,在陛下的眼里,能替皇帝弄来钱的就是国家的能人。

    所以,他给了杨涟一个警告。

    这个警告是合适的,是把握了尺度的,只要杨涟本人不犯浑,陛下相信自己是可以大事变小事,小事变无事,太太平平安安乐乐又一年的。

    只是,皇帝却没想到,自家的亲戚们竟会不约而同的过来替小魏求情。这搁从前可是绝对没有的,他登基几十年来,皇亲国戚们还从没有因某个人专门过来向他皇帝求情呢。

    如此看来,这魏良臣在京中人缘不错啊。

    于公于私,皇帝都是要听亲戚们说一说的。毕竟,闺女那边卖的银子有不少都被他这老爹以各种名头“借”了过来。可以肯定的一点,海事债券真正的受益人很明显就是皇帝本人。

    拿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

    皇帝虽然有时候不太地道,但对自家亲戚还是很好的,他能体谅亲戚们的着急和担心之处。

    都过来也好,自家做出一幅力保小魏的样子,说不定这几个回头还能再多买一些债券。

    老丈人那边,万历寻思肯定也是来替魏良臣说情的,寿宁说她外公和舅舅也买了不少债券,肯定也都担心投资的钱打了水漂。

    因而,说几句就说几句吧,只要注意些态度,别总跟个杀猪似的到哪腰一叉,说话大大咧咧就行。

    为郑承宪不重礼仪这事,早些年科道弹劾过几次呢。每回郑承宪被人弹劾自个也委屈,我一老丈人见女婿昨的还要跟你们这些当臣子的一样毕恭毕敬不成?

    天大地大,丈母娘最大老丈人最大咧!

    当下,万历叫内侍宣国丈父子入内。

    没一会,国丈领着一脸不情愿的儿子进了暖阁,瞧见武清侯李高和驸马万炜他们也在,郑承宪稍稍愣了下,旋即也没多想,走到女婿面前就大声道:

    “皇帝,我早就和你老婆说过那魏良臣不是个好东西,长的就是一幅奸诈模样,这种人在外头哪能安份守己,踏踏实实替皇帝办事?肯定打着皇帝的旗号为非作歹,为自个谋利!

    可谁听我的!

    现在好了吧?那小子在外头做的不法事都叫人家言官揭发出来了,又是祸害藩属,又是纵兵海外,又是与民争利的,这一桩桩的随便提哪桩出来都是砍头的大罪!”

    郑承宪越说越气,习惯的性叉腰朝女婿喊道:“我说皇帝,你赶紧派锦衣卫去把那魏良臣抓回来,南边的事明儿个我就叫国泰去给你看着,他小子要不去,我打断他的腿!”

    “爹!”

    郑国泰腮帮子生疼。

    “外公!”

    寿宁急的都要哭了。

    “咳咳,国丈,”万驸马咳了两声,偏生不知如何跟这杀猪的讲。

    武清侯李高撇撇嘴,这杀猪的来捣什么蛋啊!

    万历觉得这时候自己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乾清宫外,宝钞司监丞张炳见着陛下内侍贾公公出来后,赶紧上前拽住对方,紧张的问道:“贾公公,陛下怎么说?”

    贾公公嘿了一声:“陛下怎么说,咱家哪知道。”

    张炳忙赔了个笑脸,将锭纹银塞在了贾公公手里:“都知道公公消息灵通的很,你就给透点消息,这魏公公会不会被治罪啊?”

    将银子悄无声息的塞进腰包手,贾公公干笑一声:“魏公公有什么罪?”

    “没事?”

    张炳一颗心瞬间吊了下来。

    贾公公左右看了眼,道:“去和外面听信的那帮人说,魏公公倒不了,叫他们都回去给各家做主的带信,南边的买卖黄不了。”

    “好,好!”

    得了准信的张炳异常高兴,自听说外朝科道弹劾魏良臣后,他和监里一帮同僚可就急了。

    原因无它,宝钞司目前可是宫中各监局司和魏良臣合作最深入的一家,除了已经生产的草纸厂,还有正在动工的“军票印刷厂”,另外宝钞司包办了特区两大衙门和皇帝亲军的公务用纸,宣传用画等,可以说,如今特区那边俨然已经成了宝钞司最大的进项,算下来一切顺利的话,一年至少三万两入账。

    这搁从前,宝钞司上下哪个敢想?

    真是咸鱼也有翻身的一天啊!

    这刚过上小康日子没两天,要是再次返贫,宝钞司上下能干?

    所以,一干人等可是操碎了心,张炳负责打听消息,少监那边则是忙着和各监主事聚会商量如何营救魏公公,总之,山倒水倒就是魏公公不能倒。

    “多谢贾公公!”

    “谢什么,回头你宝钞司有什么生发的好事,想着咱家一份就是。”

    “那是自然!”

    “”

    待张炳怀着一颗轻松的心远去后,贾公公这才朝远处“呸”了一声:“日你个东林党的龟人板板,成天不干正事,净给老子找麻烦。”

    说完,摸了摸怀中几张崭新的海事债券,长出了一口气,这几张债券可是他老人家半辈子的积蓄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