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浑河血战的强兵

作者:傲骨铁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上一章进去了,莫名其妙的进去了,连续两次,倍感失落。强打起精神继续更新,因为无论如何都要完本,不然对不住你们。

    在船上打了几天叶子戏,闲得实在无聊的魏公公终是在十月初二那日抵达了隶属定海卫的舟山中中所。

    这也算是公公故地重游了,只不过他上次来的时候荡平了定海卫的平倭港,惹得浙江官场一片哗然,京中的浙党还为此上书弹劾了公公。好在这事一方面有皇爷给罩着,另一方面公公又找到了平倭港明军冒充倭寇残杀百姓的证据,加之主动去找沈一贯“沟通”,方将此事压了下来。

    也是世事变化无常,去年誓和魏阉不共戴天的定海卫指挥使骆大均这一次却不得不接受迎接魏阉及其麾下鹰犬的任务。

    骆大均乃是戚家军后人,只是他这戚家军后人却和戚帅的侄儿戚金闹的不可开交,这使得他在戚家军后裔当中的名声甚坏,若不是其人会做官,和浙江官场士绅打的火热,这定海卫指挥使也轮不到他来做。

    爱将蒋国荃的死是骆大均怎么也不能释怀的,因此即便是四明相公和巡抚高中丞交待的任务,骆大均在见到魏阉时,那脸色依旧是难看的很。

    魏公公这人却是向来大度,他并不计较骆大均那张死人脸,反而笑容满面上前主动伸手要同对方握手。

    这个新式礼节显然让骆指挥愕然,直到魏阉主动握着他的手,说了句“骆指挥辛苦了”他方反应过来,却是松也不是,不松也不是。

    “魏公公请,施总兵和沈将军已侯公公多时。”骆大均闷着说了句,将手收回后直接放在后面,生怕叫魏阉再抓住。

    “那咱家得赶紧去,免得叫总兵和将军等久了。”

    魏公公轻声一笑,边上锦衣卫百户田刚适时的朝后面打了个手势,顿时那张魏公公无论到哪都要抬着的八抬大轿就抬了过来。

    “劳请指挥使大人前头带路。”

    魏公公眯眯笑着自顾自的往大轿上一坐,二郎腿一翘,甚是惬意的样子。这模样不但叫骆大均看的生厌,便是那众定海卫的军官们也个个是心里把魏公公狠狠骂了一通。

    魏公公这边呢,如何不知道他这做派肯定会让定海卫这帮人刺眼,可他老人家不在乎,因为这一次浙江方面出动的官兵主力并非定海卫,而是浙江总兵施德政和参将沈有容率领的浙兵左前二营。

    魏公公对浙兵的这支左前二营很感兴趣,因为姚宗文上次去特区时曾提起过,说这支左前二营就是戚家军。原来是戚金统领,后来戚金调吴淞总兵又因病辞职,回籍定远后,这支戚家军就被浙江方面给要了回来,定为浙兵标营主力,有官兵两千余。无论是训练还是战阵,都是沿用当年戚少保治军之法,领军将领也都是清一色的戚家军后裔。

    所以,魏公公就不太在乎只承担中途转运和“接待”工作的定海卫是如何看他老人家的了,苏杭织造太监孙隆给他的书信中也提过骆大均和戚家军后裔不和,因而公公也没必要给太多脸子给骆大均。

    名义上,骆大均是定海卫正三品指挥使,但实际上定海卫早就荒废,官兵能有四成之数便算他骆指挥治军得力了。上一次皇军攻击平倭港之战,公公可是在船上看的真切,定海卫的官兵于其说是军队,不如说是一帮渔民和卸货的。

    某种程度上,戚家军后裔组成的那支浙兵左前二营就是浙军的家丁性质。沈一贯能够动用关系,让浙江巡抚高举同意浙江总兵施德政和参将沈有容带领这支浙军主力出战,也真是用了心的。

    往大嵩所去的路上,魏公公及大明皇军护卫官兵明显受到了定海卫上下的敌视,哪怕是普通小兵看到魏公公的旗号,都会下意识的“呸”上一口,然后骂上一句“死太监!”

    对此,公公是可以理解的。

    平倭港一战,定海卫的损失可是不小,愣是叫皇军给斩首了数百级,那个中左所的千户更是拔刀自尽。定海卫是一个整体,相互间连姻的多了,这中左所出了事,其余各所能当什么都没发生。

    但只要定海卫还是大明的官兵,还接受浙江巡抚的领导,魏公公就没什么好怕的。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在他这里行不通,骆大均挂着张臭脸不要紧,但只要他有半点贼心,公公不介意皇军再在定海卫来上一次事变。

    好在,骆大均有贼心没贼胆,定海卫也没有哪个豹子胆敢出来挑衅大明皇帝钦命提督太监魏公公的虎威。

    浙江总兵施德政和参将沈有容是七天前率部抵达的舟山,浙江巡抚高举并没有来,四明相公沈一贯也没有来,来的是他的学生兼三省联络协调事务的姚宗文。代表高中丞的则是宁波知府吴克业,吴知府主要负责的是粮草筹措以及其余事项。

    虽说这一次是三省联合征讨东番,合作大于矛盾,但施德政却命令驻扎在大嵩所外的左前二营摆开架势,意在向魏太监及那支所谓的大明皇帝亲军显示实力。

    左二营千总童仲揆和左前营游击张明世奉命将所部官兵拉出营外,沿道路两侧立阵,远远看去,旌旗招展,兵甲林立,甚是威风。

    “炎昭,你说说,这些个浙军如何?你的联队拉出来能和他们比吗?”

    魏公公看到了前方浙兵摆出的架势,稍一琢磨就知道是浙江方面在“亮肌肉”,所以侧脸问了身边皇军近卫师团第二旅团第六步兵联队联长队李炎昭一句。

    “忠诚!”

    刚从江南制造总局任上转任步兵联队长的李炎昭原地一个立正,然后探头向前方的浙兵队伍看去,沉思片刻后道:“回公公话,末将以为比不了。”

    “是你的第六联队比不上他们,还是他们比不上第六联队?”

    “是末将的联队比不上他们。”

    听了李炎昭的回答,魏公公却没有不高兴,反而欣慰的点了点头,道:“你能对咱家说真话,咱家很高兴事实上,你们真的比不上前面那支队伍啊,咱大明恐怕也没几支兵马能胜过他们呐!”

    公公说的是真话,也是心里话,眼前的那支浙兵左前二营的确是当世强兵。

    浑河血战证明了他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