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1724章 你还能反抗我不成?

作者:落花独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混杂了天龙八音与波纹功的声音,纵然在海底亦传出了极远极远……甚至于,回荡在天地之间,不见半点衰退。

    直到半晌之后。

    这声音才飘飘渺渺的,逐渐散去了。

    而紫贝水阁之内,却蓦然间一阵剧烈无比的震荡……

    本来正自悠然的游鱼们仿佛受了惊的小动物一般,飞快的窜了开去,剩下的海草贝壳等物亦是一阵阵的剧烈摇晃……显然,此时紫贝水阁之内,并不安稳。

    “你……说什么?”

    一道清丽的声音响在耳边,带着三分戒备,三分惊喜和四分急切!

    显然……

    东君焱妃早便已经知道了高月落到了月神的手上,事实上,月神在得到高月之后,第一时间便跑来东君焱妃的面前炫耀,不为别的,仅仅只是想让她看清楚自己的无力……让她知道,哪怕是她自己的亲生女儿,她也拯救不了!

    而事实上……焱妃如今确实是自身难保,东皇太一所设下的束缚,是专司针对于她,纵然她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努力的破解,可这所谓的破解也不过是水滴石穿,若是没有数年的努力,恐怕根本就不可能从里面逃出来!

    不过水滴石穿本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非是一蹴而就!

    这段时间里,她并非是全然没有半点收获。

    最起码……

    她已经能以魂兮龙游之术,窥探外界事物。

    尤其是那个她无比熟悉的韵律。

    她的女儿,亦可说是她如今最后的牵挂。

    听得苏景的话,那静静立于冰狱之中的优美女子瞬间便失去了所有的方寸……

    苏景眼前,可见一道金凤振翅飞出。

    金凤通灵般歪头看着苏景,口吐人言,惊声道:“你当真能救月儿?”

    苏景问道:“我已经搜遍了整个蜃楼,但都找不到她的踪迹……看来,她是被人给藏起来了,可别人找不到她,你是她的母亲,应该能找到的吧?”

    焱妃:“………………………………………………”

    看着那一只金凤做出无比拟人化的姿态。

    显然,被囚禁于敌营……

    她未必相信苏景。

    苏景叹道:“还真是多疑……东君焱妃,你不必不信我,如今墨家钜子燕丹已死,你们母女二人孤苦无依,现在又皆落入敌营,我若是真的对你或者高月有什么意图,直接就明着打了,你们两个难道还有什么反抗的余力不成?”

    “丹他……”

    焱妃声音蓦然间止住了,似是不敢相信苏景所说的话。

    但眼下里,却哪里顾的了那些。

    她苦笑道:“是啊,我如今与月儿皆是自身难保,我虽观不得外界景象,但却能察觉到一些异动……月神刚刚的气息突的衰落了许多,看来,是你做的,以你的实力,月神既不是你的对手,我恐怕也远远不是你的对手,你若是要对我做什么的话,我将毫无反抗能力。”

    “知道就好,我先放你出来……稍后,你帮我找到高月,我送你们母女离开蜃楼,日后天下之大,你们两个哪里去不得?”

    苏景举起掌中的羲和剑,剑上荒炎环绕。

    剑刃蓦然间一阵轻颤,伴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剑鸣……

    羲和玄炎斩!!!

    与羲和剑配套的剑招,搭配上荒炎与玄火鉴的加成,无边炽热之劲已是直袭眼前的紫贝水阁。

    剑如银光泄地,火似神炎天降,两相结合之下,紫贝水阁直接在一击之下,轰然破碎开来……无边洪水瞬间倾泻而下。

    而洪水倾塌同时。

    一股极寒之意眨眼间已是向着外界扩散开来,本来汹涌势不可挡的洪水,在下一刻便尽都被凝结成了无尽的寒冰。

    这股冷意之盛,已丝毫不在苏景的圣心诀真气之下。

    可惜……

    却仍伤不得苏景分毫,自他身周吹拂而过,仅仅只是将他的衣袂吹的凛冽作响!

    但他丝毫不伤,反而脸色比之前好看了许多。

    之前与月神星魂一场大战,多少有些微的损耗……虽然圣心诀真气立时便将之补充,但这会儿,吹着这股冷风,就好像做了一个桑拿一般,感觉格外的舒服。

    苏景定定的看着前方。

    那仅仅数百丈外……

    身着华美长裙的婀娜妇人正静静的立在那里,柔顺的长发垂在脑后,搭在裸露的香肩之上,看来,竟是那般的绝代风华。

    而此时,她脸上正自带着错愕神色,看着那火焰铺张而过,在她脚下留下的一片焦黑的路途!

    直通紫贝水阁之外。

    她看着苏景……

    眼底难掩震撼,显然,能一击破除东皇太一所设下的结界,这般强大的高手,纵然列举当世,怕也可排在前三!

    可结果看来,面前这人却是这般的年轻……让她着实有些震惊了。

    而苏景亦是忍不住怔了一怔。

    纵然他已见过极多美人,眼界被培养的超高……

    可蓦然间看到这般风韵过人的女子,苏景仍是心头忍不住跳了一跳……

    怎么说呢,这种彻底成熟的大姐姐,跟容若无忆她们,可真的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啊。

    倒是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惊艳了一把而已。

    苏景轻轻咳了一声,说道:“你现在已经可以出来了,我时间有限,我们立即去找高月吧,我还有同伴在外面等着她呢……哦对了,等着她的人是墨家现任钜子荆天明,剑圣盖聂弟子,绝对信的过的,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焱妃深深的看了苏景一眼,对他盈盈屈膝,恭敬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苏景正色道:“客套话休提,你知道该怎么找到高月吗?”

    “知道的。”

    焱妃缓缓走了出来,伸手抚摸周遭那坠落的霜花儿……

    她轻声道:“当初我被囚禁此处,不得自由,便只能以魂兮龙游之术窥探外界景致,偶然间发现了月儿的气息,之后,我便一直有所留意,如今虽然她被人藏了起来,但……瞒的过别人,瞒不过我!”

    “那你为我引路,我带你过去,这样的话,速度会快的多!”

    说罢,苏景伸手一指。

    紫郢剑已经自发悬浮于空中……

    苏景跳到剑上,对她招了招手,笑道:“走吧,我带你飞,以我的速度,至多半个时辰便可绕这整个蜃楼一圈,若是顺利的话,说不得片刻之后,你便能见到你的女儿了……”

    焱妃怔怔的看着苏景,直到此刻,她才终于确定……

    原来,她们母女,是真的有救了么?

    原来,他是真的来救她们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