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2251 投名状三

作者:御史大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2251??投名状三

    抽完一颗烟,乔海山拿起手机拨通了王华宇的手机,他没有胡斐的手机号码只能通过这个方式来找胡斐。

    “王主任,你好,我是林萜市的乔海山,有重要事情向胡部长汇报。”

    “乔书记,你好。”

    话筒里响起王环宇的声音,“首长刚刚已经睡着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明天再说吧,首长交代过了你们市委要把这个案子处理好。”

    “好的,我们市委马上就要召开市委常委会,拿出一个处理方案来,明天再向首长汇报,谢谢王主任。”

    乔海山挂了电话,摸出一颗烟点燃吸了一口,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市委秘书长打来的。

    “书记,已经通知所有在家的常委了,半个小时候召开市委常委会议。”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乔海山吸了口烟,然后抓起手机翻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过,话筒那边没人说话。

    “首长,打扰您了。胡斐刚刚发飙了,连电话都不愿意给我打了,是他的秘书的打来的……”

    乔海山对着话筒详细地汇报起情况。

    “他不是傻子,这个时候要是还不明白,那也不用我们担心他了。”

    话筒里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好了,我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胡斐早早地起来,在房间里练了一趟军体拳,然后洗了个澡,一出门就看见章清明等人站在走廊里。

    “部长,早上好。”

    章清明一脸严肃地迎了上来,“昨晚上案发之后,我们县委立即召开了县委常委会就案子进行了讨论……”

    一边陪着胡斐去餐厅,章清明一边详细地汇报了图昌县委的决议。

    昨晚上给周永祥汇报之后,胡斐就知道这个案子必然会引起一番震动,图昌县委在这个案子上的发言权不大。

    章清明肯定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图昌县委也必须在第一时间拿出应有的态度来。

    吃过早餐,胡斐就匆匆地离开了图昌县。

    考斯特刚上高速公路,王环宇的手机响了。

    王环宇迅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立即向胡斐汇报,“部长,林萜市委乔书记的电话。”

    “接电话吧。”

    胡斐点点头,摸出一颗烟塞进嘴里,冯毅马上起身走过来帮胡斐点燃香烟,“部长,昨晚上的枪击案发生得很蹊跷啊。”

    “哦,你说说为什么很蹊跷。”

    胡斐就着冯毅手里的火点燃香烟吸了一口,点点头,冯毅这家伙应该是也知道点内情了,这也是向自己表忠心了。

    冯毅张张嘴正要说话,王环宇从座位上站起身,“部长,乔书记要向您汇报情况。”

    胡斐点点头,伸手接过手机,对着话筒说道,“我是胡斐。”

    “胡部长,您好,我是林萜市的乔海山。”

    “说。”

    胡斐言简意赅,如果昨晚上的枪击案是有人故意导演的话,这个乔海山很可能就是知情者之一,甚至有可能是参与者之一。

    “胡部长,昨晚上枪击案发生之后我们市委立即召开了市委常委会议……”

    话筒那边的乔海山详细地汇报了情况。

    “好,我知道了。”

    胡斐点点头,果断地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递给王环宇,目光转向冯毅,“冯主任,继续说下去。”

    “部长,我怀疑昨晚上的枪击案是有人故意导演的一出戏,目的就是让您跟鲍省长产生冲突。”

    冯毅咬了咬牙,“虽然我跟何鸿没有过接触,但是,他一个中专毕业生能够从图昌县一路高升到省公安厅,肯定不是个傻瓜。”

    “您来林萜市调研考察的事情不是秘密,何鸿怎么可能会允许他儿子在这个时候挑衅您?”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一顿,“我怀疑是有人想借您的手来除掉何鸿,将省政府分管公安的副省长鲍天成拉下水。”

    胡斐吸了口烟,没有说话,冯毅这提醒很到位嘛,如果他不是别人安插的眼线,那这家伙还是值得栽培一下的。

    “当然了,何鸿这家伙也有很多问题,他那宝贝儿子在辽北省内横行霸道,已经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了。”

    冯毅看了一眼胡斐,接着说道,“听说省委简书记就曾经说过这事儿,不过,后面就没有了下文,也就不了了之了。”

    “你的意思是,昨晚上的案子很可能是有人精心地设了这个局来,为的就是想利用我不了解情况,又想尽快在辽北站稳脚跟,彰显自己存在的想法,来引我入局。”

    胡斐将香烟塞进嘴里,摸出一颗烟扔给冯毅,接着说道,“然后就不知不觉地四面树敌,成为官场上的公敌。”

    “冯毅,你提醒得很好,很不错。”

    “部长,我这也多此一举,您这一双慧眼肯定早就洞察这一切啦。”

    冯毅咧嘴一笑,“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的好,简书记跟鲍省长之间明争暗斗了好几年了,很多人一直都在等着简书记什么时候拿何鸿动手呢。”

    “没想到他会一直隐忍到您来辽北才动手。”

    “哦,这又是为什么呢?”

    胡斐饶有兴趣地问道,“鲍省长有何鸿这个火力点,简书记为什么不动手呢。”

    “部长,这些都是道听途说来的,您就当做是听故事好了。”

    冯毅呵呵一笑。

    “你姑妄说之,我就姑妄听之吧。”

    胡斐点点头,

    “据说是因为省纪委桂书记居中协调了。”

    冯毅摇摇头,“当然了,这些就是道听途说来的,是不是真的这么回事就不知道了。不过,鲍省长跟省委赵书记的关系很不错,听说鲍省长的侄女儿还嫁给了赵书记的外甥。”

    “哦,还有这一层关系呀。”

    胡斐闻言一愣,鲍天成跟赵琨之间有这一层关系在的话,那桂耕居中协调就很有可能了,省委大佬们斗起来都会有分寸的,不能让局势失控。

    很显然,简风是不甘心就这么算了,作为政法委书记他肯定想自己掌握公安系统,有何鸿这个火力点,借机动一动鲍天成,敲打一番,逼迫鲍天成在公安系统的认识安排上让一让步,这是完全可行的。

    只不过,有省委副书记撑腰,再有省纪委书记桂耕从中斡旋,简风就是不甘心也只能放在心里。

    而这一次自己横空杀出来抢走了了省委组织部长的位子,这在简风眼里很可能就成了一个机会。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