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58章 摩擦摩擦是魔鬼的步伐

作者:金柜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和陈楠聊了一会儿后,姜游抱着小红猪玩偶回到了虫屋,他径直走上了楼,走进了侧卧。

    姜末躺在吊床上,他的ipadmini粘在了天花板上,屏幕上,一个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妹子面前摆了一个有个有她五张脸大的盆子,盆子里面是面条,面条上放着十几个切开的溏心蛋。

    妹子有条不紊的一口一口吃着面条。

    姜走到姜末身边,仰着头看了一会儿说:“你的兴趣是越来越广泛了么,这个屏幕太小了,给你搞个投影仪吧?”

    姜末侧头看着姜游。

    姜游把手中的小猪往他脸上怼了一下,“怎么样,这只小猪和你长的一毛一样吧?”

    姜末猛的一下坐了起来,姜游拿着小猪后退一步,他说:“我们订个新年计划吧,我呢,明年争取每月卖出一张明信片,然后练出八块腹肌,你呢?”

    姜末的视线落在小猪身上。

    招才从门外走过。

    “这样吧,每天说一句话,每句话不少于十个字怎么样?”姜游把小猪塞到姜末怀里,他打了个哈欠,“这几天睡吊床,太晃了,我先去补个觉,明天我们早点起,去公园里转转,你带上你的滑板……”

    姜游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去。

    走回他的房间。

    被子叠的很整齐。

    脱了衣服,扑床,拉上被子。

    似乎闻到了一丝幽香。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往窗外一看,太阳已经挂在西边了,他抓了一下头发,找出手机,没电了。

    捞出数据线,插上,等了几十秒后重新开机。

    三点了。

    “你平时不是最爱叫我起床么。”姜游半坐在床上,点开微信,袁纾和陈楠都给他发了信息。

    他先回复了袁纾。

    姜游:手机没电了,地址我看到了,我准点到。

    然后他打电话给陈楠。

    “我刚醒。”他说。

    “我猜到了,”陈楠坐到化妆台前,把手机放在桌上,调整成外放模式,一边梳头一边问:“要过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吗?”

    “行哎,稍微吃点,我换个衣服就过来。”

    “好的。”

    挂了电话后,姜游看着窗前空白的墙壁发了会儿呆,然后艰难地下了床,走出房间,一块儿童滑板砸在他的面前。

    “明天,明天我保证早起。”

    窝在工作台上的招才抬头看了姜游一眼,接着它跳到地上,摇着尾巴走下了楼梯。

    快速的洗漱了一番后,姜游挎上他的挎包就出门了。

    走出院子的时候,他朝店里看了一眼。

    一只橘猫四肢摊开,趴在滑板上,随着滑板在长桌上滑过……

    两只整理盒被撞落到地上,接着滑板在下坠的时候翻转了一下……

    “喵!!”

    凄厉的猫叫声。

    姜游关上了院子的门,往清水湾方向走去。

    二十来分钟后,他敲开了陈楠家的门。

    陈楠打扮了一番。

    她穿着一件浅杏色的小v领羊绒针织裙,脖颈上带着一条很很细的金色锁骨链。

    “我还以为敲错门了呢,差点没认出来,今天太漂亮了。”姜游说。

    “你这样嘴哦。”

    陈楠向厨房的方向走去,姜游换了鞋,走到饭桌便上坐下。

    不多时,陈楠端了一个小碗出来。

    她把碗放在姜游面前,“你尝一下这个南瓜粥,里面还放了小米薏米和红豆,你要觉得不够甜,就自己加糖。”

    姜游拿起勺子尝一口,他说:“刚刚好,再放糖就太甜了。”

    陈楠在他对面坐下,“昨天又老晚睡的?”

    “昨天回去就睡了,可能因为快过年了,街上的人少,就睡的特别沉。”

    姜游三两口就把一碗粥喝掉了。

    陈楠问:“还要吗?”

    姜游想了想,“不了,再吃晚饭就吃不下了。”

    姜游和陈楠闲聊了一会儿后,便出门打车去了袁纾发过来的饭店位置。

    是一家连锁川菜馆,这家似乎是唐江市的总店。

    袁纾和他女朋有已经到了。

    姜游和服务员说了桌号后,便被引到了桌位上。

    “你到了多久了?”姜游问。

    “我也刚到,我点了几个菜你看看。”

    姜游坐下后视线落在袁纾身边的女人身上。

    她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穿着红色的羊绒衫,棕色卷发,五官很明媚。

    陈楠脱下大衣叠了一下后放在椅背上。

    “薇薇,这个是姜游,我大学同学,”袁纾向沈玮介绍着姜游,他看了一眼陈楠,然后姜游把话接了过去,他说:“这是我楠姐。”

    “姜哥好,楠姐好。”沈薇笑了一下,脸颊上出现了两个梨涡。

    寒暄了一番后,姜游问:“今年过年,你们一起回去?”

    袁纾点完单后说:“对的,除夕在我家过,初三我去她家。”

    姜游看着沈薇说:“袁纾吧,他就喜欢把好东西藏着掖着,你知道吧,他妈妈蒸的馒头特别好吃,有一年开学的时候他带了一袋馒头来,他就藏着,世奇的床和他在一边的嘛,就发现了他每天晚自习的时候,一个人窝在宿舍吃独食。”

    “然后呢?”沈薇问。

    “然后我们就把馒头吃掉了,”姜游看着袁纾,“他发现的时候,那个脸,还有眼睛通红通红的,我们只好请他吃了一周的食堂小炒给他赔罪。”

    袁纾一边笑一边摇手,“没有没有,薇薇你别听他胡说,那时候我家里给我拿了学费就没多少钱了……”

    “馒头好吃吗?”陈楠问姜游。

    “好吃,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馒头,”姜游看着袁纾,“你啥时摆酒?到时候我去了,你记得让阿姨给我蒸馒头。”

    “行行行,你们来了,别的不说,馒头管饱。”袁纾说着又笑了出来。

    “你们以前一个宿舍的?”沈薇问。

    “是啊,他是我们宿舍最有出息的,考上了研究生,工作也好,”姜游看了沈薇一眼,“你们怎么认识的?”

    “工作认识的。”袁纾说。

    服务员把第一道菜端了上来。

    口水鸡。

    白嫩的鸡肉泡在红油中。撒了香菜和芝麻。

    姜游夹一块鸡,一边吃一边听沈薇说:“我是做展台策划的,小喳公司这块业务,基本都是我们在做。”

    姜游点了点头,“那也是缘分了。”

    “是的,”袁纾夹了颗花生米,他问,“你还记得梁浩吗?”

    “怎么会不记得,你忘了,他是我租客。”

    “现在这个项目现在差不多出成果了,”袁纾夹了颗花生米,“上月朱哥带着我们组里的人去了新隆,去看望了一下他父母,带了点年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