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今日认亲明日离【第二十二更】

作者:高楼大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庐方道人起身,带着海敖往偏殿走了过去。

    本来空旷的偏殿,不知道何时立了一方石像,石像前方香烟缭绕,薄雾四起,石像本来的面目隐在香雾之后,看不清楚。

    “这位强者与我凌沧门有莫大的机缘,你拜他为师,并不为过。”庐方道人看着石像,眸中带着一抹复杂的神色。

    海敖看了看,他只能够看到一片白雾茫茫,完全看不清雾气之下的石像究竟长得什么样子,但却能够感觉到一抹似能劈裂天地的锋芒之意从中倾泻而出。

    修仙界中,有很多强者大能,都有自己本领遮掩相貌,海敖也不在意,想着等自己学有所成,定是能够见到师父真容的。

    海敖听从庐方道人的指示,跪在石像前面的团蒲之上,神情恭谨的朝那座石像磕了三个头,然后为其点燃了三炷香。

    庐方道人看得到海敖面上的诚意,他欣慰的笑了笑:“如此,你们便是师徒了。”

    “随我来,我为你解开封印。”

    庐方道人走向偏殿的后门,将其推开。

    大亮的天光从那一扇门中倾泻而出,海敖眨了眨眼睛,才适应了外面的日光。

    门后,是一座占地数里的广场,用平整的青岩石铺地,共有黑白两色,象征天地阴阳,两个团蒲被安置在场地正中。

    而令海敖惊讶的是,广场上还站立了上百个弟子,整个凌沧门的人都到齐了,他们错落的分布在广场上,不知道站了多久,似乎就是在等自己与掌教到来。

    海敖看着这个场景,有点哭笑不得,他问身边的庐方道人:“为我解开封印,还需要这么多人观礼吗?”

    庐方道人依次看了一眼自己门派的弟子,然后对海敖道:“走吧。”

    海敖跟在庐方道人身后,迈入了这个巨大的广场,他看到了李恒,看到了很多他已经熟悉的凌沧门的弟子,每个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偶尔跟他对视点头的,脸上也不带一丝笑容。

    门派唯一的希望灰种弟子死了,门派的长老死了,接连的打击让这个向来阳光快活的教派蒙上了一层阴影,悲伤如高山一般沉甸甸的落在众人的心头。

    海敖看着这些弟子,也沉默了。

    他的情绪并不高涨,哪怕是在得知庐方道人能够为自己解开封印的时候,也是震惊大于喜悦。

    有一种他之前从未体会过的感情扎根在了心中。

    看着周围沉默站立的弟子,海敖深吸了一口气,他揉了揉自己的脸,然后拱手对众人说道:“待我解开仙种上的封印,就带诸位师兄弟去报仇。”

    海敖的话说的铿锵有力,传到了场上所有弟子的耳中。

    凌沧门弟子听了这话,都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朝海敖一拱手,算是回礼了。

    庐方道人带着海敖来到了场地正中央的团蒲上,两人相对而坐,弟子李恒端来一碗碧绿色的汤药。

    “喝了它吧。”庐方道人看着海敖,轻声说道。

    海敖点了点头,将那汤药接了过来,一口饮下。

    汤药的药力在身体内迅速的扩散开来,海敖只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种入定的情况,不能再动,他全身暖暖的,感觉有一道道温热的力量在体内游走,从四肢百骸汇拢道仙种之上,一点点的冲刷着那道牢固的封印。

    两股力量在体内较劲,但海敖却没有感受到曾经自己强行突破时候的痛苦。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感觉更加浑厚强悍的力量从庐方道人身上注入了自己体内,连同刚刚饮下的汤药药力一起冲刷着金色的封印。

    两股力量交缠在一起,源源不断的没入了海敖的体内,那看起来牢不可及的封印在庐方道人柔和又霸道的灵力冲击之下,渐渐打开了口子。

    海敖全身心沉浸在仙种封印即将被打开的喜悦中,完全忽略了外部的世界。

    昼夜交替,日升月落,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天朝阳初起,本是璀璨的霞光,却在下一瞬被无边的云彩遮挡。

    海敖感受着体内仙种的变化,当金色封印被彻底冲开的刹那,一抹淡蓝色的光芒从海敖体内疾射而出,浓郁的紫色被蓝色光芒牢牢包裹,这一瞬间,天地静默,祥云四起!

    八方灵气滚滚而来,潮水一般没入了海敖的体内,那原本有些干瘪的仙种顷刻之间饱满晶莹,充沛的生机从中散出!

    感受到熟悉的力量正慢慢的回到身体,海敖心中泛起层层喜悦,他倏地睁开了眼睛:“我的封印解开……”

    骤然间,海敖脸上的喜色尽褪,变得无比苍白。

    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具具瘫倒在地上,了无声息的尸体。

    “怎么会这样……”海敖震惊的看着这一切。

    眼前的这些尸体,在他闭眼之前,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啊,可是现在,他们形容枯槁,皮包骨头,好像被什么妖怪吸去了全身的精血,生生被吸干而亡。

    海敖彻底呆住了,他看向自己身前,已经瘦得不成样子的掌教庐方道人,嘴唇动了动,呢喃着问:“为什么……”

    庐方道人已然接近油尽灯枯,他满头枯败的白发,脸上皱纹一层堆叠着一层,血肉尽失,恍如被风干的尸体,只有一双眼睛,还带着属于活人的生气。

    “这就是师弟研究出来的办法。”庐方道人的脑袋缓慢的看向自己死在地上的门人,沙哑的说道,“以百家精血来为你解开封印。”

    海敖神情恍惚,刚刚从心中升起的喜悦已经完全消散,被一种完全无法言说却又仿佛能够置人于死地悲伤取代,他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缓缓的弯下了腰。

    他心口的位置,很疼。

    拜了师,入了门,这些不都应该是自己的师兄弟们?

    他不应该是会有一个热闹的大家庭了吗?

    海敖都已经在心中打算好,只要封印被解开,就立刻闭关修炼,然后出山带着自己的师兄弟打进照月阁,把那群曾经欺负过他们的人全部收拾一遍。

    他都已经计划好了啊!

    为什么……

    “为什么?”海敖看着庐方道人,眼眶已然全红。

    庐方道人叹了一口气:“也许还有其他解开封印的方法吧,但是我们找不到了,只有这样了。”

    “他们知道自己会死,所以当你说出要带他们报仇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才会那么平淡。”

    庐方道人深深的看了海敖一眼,将自己体内最后一抹灵气输入他的身体,慢慢的低下了头,一动也不动了。

    海敖体内的仙种彻底脱困,无上紫种的威严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九天之上,祥云滚滚,四海八荒,灵气倒灌。

    在一片祥和瑞彩的气氛中,海敖呆呆坐在自己的团蒲上,大颗大颗的泪水从他眼中滑落,他说不出话,也表达不出冲荡在心口的那股悲伤,他好像只会流泪,不停的流泪,再流泪。

    海敖从日出哭到了日落,夜幕遮挡了天空,无数的星子闪烁,凌沧门广场之上一片静谧,只有泪珠一滴一滴落在青岩石上的声音。

    第二日天阳出来之前,海敖安静的将满面的泪痕抹去,他站起身,就像一个苦行的僧人,将一切的悲伤愤怒全都隐藏在了心中。

    海敖把凌沧门的人一个个烧了,用瓷白的瓶子盛装他们的骨灰。

    海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百一十七个骨灰瓶子,一字一句的说道:“掌教,长老,师兄们,我会带你们去报仇。”

    将瓶子放置在掌教庐方道人为他留下的乾坤袋中,海敖按照庐方道人留下的指引,来到了一处山洞前。

    这座山洞就在矮山山腹之内,被一块不大的石门挡着,海敖打开石门,一步迈了进去。

    这个山洞比海敖想象的要大的多,而且里面的资源之多,超出了他的想象。

    堆成小山的灵石,几十架子的秘法书籍,一摞摞的法宝,还有研制成成品的仙丹灵药……

    海敖看的眼花缭乱:“凌沧门会有这么多的东西?”

    伸手摸上一本秘法,海敖突然想起那个被钉死在山壁上的弟子,他的动作一顿,轻声说道:“应该是整个凌沧门为姜跃准备的吧。”

    放下手中的书籍,海敖来到山洞的中间,这里有一个明黄色的团蒲,他坐了上去,摒弃杂念,开始重新修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