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千三百七十六 群臣始终没有看穿过皇帝哪怕一次

作者:御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彩云是唯一可以从心底里了解萧如薰的人。

    她知道萧如薰需要什么。

    她知道萧如薰什么时候会需要她,知道萧如薰什么时候需要安慰,所以在萧如薰需要的时候,彩云永远都在他的身边。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会和你一起面对的。”

    彩云也紧紧握住了萧如薰的手。

    用作为女人的温柔让萧如薰全部的情绪得到抚慰,直至平静如水。

    萧如薰都不敢想象没有了彩云,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所以在那之后,萧如薰经常在处理完朝政之后来到坤宁宫,拉着彩云的手,就问她:“若是没了你,我可怎么办呢?”

    每到这个时候,彩云就会笑眯眯的看着萧如薰,回答他:“我会永远陪伴薰郎的。”

    然后萧如薰就开心了。

    那一段时间,萧如薰甚至感觉彩云变成了自己的心灵支柱,如果没有彩云的话,萧如薰真的不知道那段时间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好在彩云一直温柔的陪伴在萧如薰的身边,给他所需要的陪伴和照顾。

    萧如薰本以为这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两人都白发苍苍,老得不成样子。

    岁月本该缓缓流逝,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萧如薰感觉岁月的流逝陡然加快了。

    好象是年龄越大时间的流逝就变得越快一样,伸出手想要挽留,却总是抓不住时间的轨迹。

    就和抓不住自己所爱的人一样,她若要离去,萧如薰没有任何办法。

    隆武二十四年底,大秦皇后杨彩云生病,病情不轻。

    皇帝萧如薰遍求天下名医为皇后诊治,天下名医也束手无策。

    忽然有一日,那一天,彩云的精神比往日要好,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握住了萧如薰的手,跟他说对不起。

    “你哪里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彩云,别瞎说了,啊,医生会把你治好的,一定的,全大秦最优秀的医生都在这里了,他们一定会治好你的。”

    萧如薰丢下朝政交给太子和内阁,自己整日整日的陪伴在彩云身边,盼着她尽快痊愈。

    可是效果并不好。

    “为了我,薰郎顶住了那么大的压力,不纳妃子,为了我惩戒大臣,维护我,这些,我都记在心里。”

    彩云靠在萧如薰的怀里,缓缓说道:“薰郎是皇帝,薰郎想要女人,又怎么会要不到?可是我不开心,我不愿意跟别人分享我的丈夫,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薰郎要纳妃了,但是你没有……薰郎,对不起,谢谢你一直都在包容我……”

    “你我是结发夫妻,我从未怪过你,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自己愿意这样,我不仅仅是皇帝,我还是你的丈夫。”

    萧如薰把彩云紧紧抱在怀里,也握着她的手:“彩云,你快点把病治好,好好吃药,等身子好了,我们再去一次宁夏,去一次缅甸,你一直都说想去,我一直都没有时间。

    这一次,这一次我一定把时间空出来,大不了我直接退位,把皇位交给振邦,然后我就有时间了……然后我就陪你游历天下,去所有你想去的地方,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我们做神仙眷侣,可好?”

    萧如薰眼中噙着泪。

    彩云的眼中也满是泪水。

    “薰郎……别……别这样,大秦比我重要……”

    她的气息有些微弱了。

    “瞎说,才没有你重要!彩云,宁夏,宁夏的平虏城,我叫人修缮维护了一遍,那里现在就和当年我们住着的时候一样,一点儿没变,我们的那个小家。那个小院子,都是一样的,一点都没有变,连城墙上都是一样的,真的。

    还有缅甸,缅甸的镇南侯府,我也叫人修过了,和我们住着的时候一样,我们的房间,我们的小院子,都是一样的,你快点好过来,好过来,我就陪你去,好不好?”

    “薰郎,那样的话……一定……一定很好……”

    “对啊,很好的,所以你要快点好过来。”

    萧如薰又开口说道:“彩云你还记得吗?那个时候,在宁夏,好危险的,我都以为城池守不住了,要拼命了,结果你带人忽然上来了,亲自擂鼓,士气大振,我们才一口气把叛军打走了,那个时候要是你没有上来,说不定我就死了。

    你说,那么多叛军,那么多死人,城墙上到处都是血,血都要流到城墙下面了,一般人看着估计都要吐昏过去,你怎么就敢穿着盔甲上来呢?你不要命吗?你不怕吗?”

    “怕,怎么不怕?可是,可是我更怕没……没有薰郎陪着我了……如果没有薰郎了,我一个人,怎么活呢?”

    萧如薰把自己的脸和彩云的脸紧紧贴在一起。

    “我和你一样,彩云,天下那么大,那么多事情,我就怕没有你陪着我,我就你一个皇后,就你一个妻子,你要是不在了,我可怎么活啊?所以,快点好过来,好吗?”

    “薰郎……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我只要你好过来。”

    “对不起……”

    彩云费力的举起手,抚在了萧如薰的脸颊上:“都是我那么……那么好妒,都是我……没有……没有母仪天下的胸襟……对不起……”

    “彩云,要说对不起,等你好了再说。”

    萧如薰抓住她的那只手:“你不好过来,我不会原谅你的,彩云,我不会原谅你的!”

    “薰郎,我……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别总是批阅奏折到那么晚,人的身子不是铁打的,到了时候就要休息,不能硬撑,知道吗?”

    “我知道了,以后我每天都按时和你一起睡。”

    萧如薰连连点头。

    “也别总是那么生气,生气是会气坏身子的,你是……是大秦皇帝,天下安危都……都在你一人,你不能气坏了身子……”

    “好,以后我不生气,我绝对不生气,不管发生什么,只要你不要我生气,我就不生气,我答应你,彩云,只要你希望。”

    萧如薰继续承诺。

    “要按时吃饭,吃饭的时候,不能……不能总是狼吞虎咽的,你年纪不小了,肠胃也……不如以前了,所以,所以要细嚼慢咽……”

    “好,我以后吃饭都细嚼慢咽,绝对不会狼吞虎咽了。”

    萧如薰再次答应了。

    “别总是觉得自己身子好就不多穿衣服,你……你也五十多岁了,不年轻了,要多穿衣服,不要着凉……”

    “嗯,我以后就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起来,彩云,等你好了,你亲手帮我裹,可好?”

    萧如薰吸了几下鼻子,把彩云抱得更紧了一些。

    “小孙孙们虽然都很可爱,但是……但是你不要对他们那么……那么宠溺,别说振邦和振武了,我都看不下去了,要……要适当的严厉一点才好……”

    “好,下回,下回他们再敢淘气,我非抽烂他们的屁股不可,叫他们再让你不开心!”

    萧如薰笑了出来:“彩云,你现在提的要求,我全都答应你,但是前提是,你要好过来,你好过来,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否则,我一样都不会听你的,知道吗?”

    “都……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跟孩子似的,别这样。”

    彩云露出了一点疲倦的笑容。

    “男人到死都是孩子,你男人也一样,没你管着我,我会翻了天的,所以彩云,你一定要好过来,知道吗?没有你,我……我真的会……哈哈……会翻了天的,我是大秦皇帝,我要翻天,谁能拦我,对不对?只有你。”

    彩云眼中的泪水一滴一滴划过脸颊滴落在床铺上。

    “薰郎,能做你的妻子,真好,下辈子……我们……我们再做夫妻……好不好?”

    “好!好!能做你的丈夫才最好,天底下几个女人敢在乱军之中顶盔掼甲保护丈夫的?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气,是我天大的福气!”

    萧如薰深吸了一口气:“赶明儿我就叫史官给你单独列传,把全部的事情,全部的全部都写上去,过去,现在,未来,全都写上去。”

    “谢……谢谢你……薰郎……对……”

    “都说了别跟我道歉,我不会接受的,除非你好过来。”

    萧如薰调整了一下姿势,用更舒服的姿势抱着彩云,紧紧抱着。

    彩云没有回话。

    “彩云,你不好过来,我什么都不答应你的,全部,全部都不答应你。”

    “你快点好过来,不然的话,我会很生气,我会批阅奏折到很晚,我会苛责大臣,我会肆意妄为,你不想让我做的事情,我全都要做,除了你,没人可以阻止我。”

    “所以,你快点好过来好不好?”

    “只要你好过来,只要你好过来……”

    稍晚些时候,太医院数名太医闻讯而至,看到被皇帝抱着的全无生息的皇后,大为惊讶,纷纷跪倒在地。

    又一会儿,太子萧振邦匆匆赶来,看到母亲崩逝,当即摔倒在地上,随后痛哭失声。

    然后萧振武和萧盈盈也赶来了,哭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近侍试图上前将萧如薰扶起,让萧如薰放开皇后的身体,好料理后事,结果只得到了一个“滚”字,被皇帝慑人的眼神吓晕了过去。

    所有人都被萧如薰赶出了坤宁宫,宫门被关闭,整整一天没有任何消息传出。

    内阁阁臣和各部尚书侍郎闻讯大为震惊,群起而至,在坤宁宫外等候皇帝的消息。

    一天之后,隆武二十五年六月初四,萧如薰才走出宫门,面无表情的吩咐皇太子萧振邦全权操办皇后的后事。

    『隆武二十五年六月初三,后崩于坤宁宫,上大恸,三月不理朝政』

    史书里只用一句话解释了当时所发生的事情,简洁明了,简单易懂。

    而萧如薰的痛苦,远远不是这几个字可以形容的。

    萧如薰在那之后整整两天粒米未进滴水不进,躺在书房里不见任何人,调来黄龙营精锐守在门口,谁敢进来定斩不赦。

    为此,朝野震动,皇帝身系大秦帝国的安危,乃天下至关重要的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

    首辅徐光启带着文武百官跪在乾清宫外苦求皇帝进餐喝水而不得。

    萧振邦兄妹三人接连请求一点用都没有。

    孩子们集体上阵一点作用也不起。

    最后无计可施,还是萧振邦冒着被自家父亲一剑捅死的危险强行给萧如薰灌了米汤,总算让萧如薰喝了点东西。

    之后萧如薰崩溃般的丢下了手里的剑,抱着萧振邦,父子两个抱头痛哭。

    六月初六日晚,萧如薰下旨,着皇太子萧振邦担任监国太子,全权处理皇后后事的同时,处理国务,直到皇帝恢复精神可以处理国务为止。

    他向群臣解释,因为自己太过悲伤无法处理国务,又不忍心国务为此荒废,所以让群臣悉心辅佐皇太子理政,不使大秦国务有失。

    群臣接受了皇帝的安排,自行退去,继续处理手上的事情。

    监国太子萧振邦临危接棒,代替萧如薰处理起了朝政,将朝政打理的也是井井有条。

    那么多年太子没有白做,萧如薰给他的见习的机会他也没有浪费,朝臣对皇太子处理国务的效率和手段表示称赞,人心渐渐稳定。

    振邦长大了,成熟了,国家政务可以帮着萧如薰分担,但是失去妻子的痛苦没有任何人可以替萧如薰分担。

    他沉默了三个月,在世人面前消失了三个月,从第四个月开始才逐渐上朝理政。

    但是更多的时候是把政务交给太子处理,叫太子去联系各部门办事,而不是围着他转悠。

    他自己经常呆在皇后一直都在居住的坤宁宫内,吩咐人细心打扫,里面的一应布置不准乱动,一定要维持原貌。

    三十多年夫妻,萧如薰失去彩云之后,就和心里被硬生生扯下一块肉一样疼,久久难以愈合。

    国家运行有规章制度,有太子提领,有内阁统筹,一切都很正常,但是皇帝却迟迟无法恢复原先的样子,带着大家前进。

    乾清宫书房不待着了,政务丢给振邦去做,自己就呆在坤宁宫,一待一天一待一天,根本不想出来似的。

    为了让父亲恢复精神,振邦振武盈盈三兄妹还提议让父亲续弦,再娶一位皇后以填补内心空虚,萧如薰拒绝了。

    “你们母亲只有一个,我萧如薰的皇后只有一个,不会再有第二个。”

    三兄妹无可奈何,只好经常让萧如薰最喜欢的孙子孙女们进宫陪伴他,萧如兰萧如蕙萧如芷三位兄长也时常进宫陪伴萧如薰,陪他说说话,谈谈过去,为他舒缓身心。

    效果是有的,萧如薰不再满面阴郁之色愁眉不展,面对孙孙们,时而也会露出笑容,渐渐的有了笑声,但是夜深人静之时,他还是选择在坤宁宫内思念自己的亡妻。

    皇后去世之后,皇帝再也没有那么气势汹汹的主导朝政,对群臣动辄喊打喊杀,一副要杀尽天下贪官诛尽天下不臣的样子,整个人变得随和了一些,周身也不再散发出浓烈的杀气。

    以前那个拔剑四顾寻找敌人的霸气皇帝似乎一去不复返了。

    时间尚短还好,时间一长,各界都开始猜测,皇帝是不是不打算继续大权独揽乾纲独断,而是有了想要退位的心思了。

    萧如薰御极二十五年所创下的功绩已经超越古人,成就了前无古人的伟业,至于是否后无来者,那还不一定。

    但是就说眼下,如果萧如薰真的打算荣耀退位了,那绝对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很多人都开始向萧振邦有意无意的透露好意,而处在漩涡中心的萧振邦对此则没有任何反应。

    萧如薰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让他做什么,他就绝对不做,重大问题必然请示萧如薰,不会自己擅自做决定,相当淡然的模样。

    对于某些臣子的刻意示好,他完全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不作任何反应。

    隆武二十六年的新年,皇宫内的例行活动全部由皇太子萧振邦主持,皇帝全程只在三个必须要出现的场合内出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这是个再明显不过的政治讯号,而对此,臣子们有两种看法。

    一种是觉得皇帝因为皇后去世而心灰意冷,决议退位,所以提前让太子熟悉做皇帝的一应事务,为禅位给太子做准备。

    一种则是紧张不已,觉得皇帝因为皇后去世而会变得更加容易猜忌群臣,借这样一个行为来试探群臣,暗中观察群臣的反应,找寻对自己忠诚的,然后会除掉对自己不忠诚的。

    历史上发生的类似事件,多是第二种状况。

    于是群臣的风向渐渐转向了第二种看法,人人自危,紧张不已,连内阁都小心翼翼处理政务,徐光启都连着数月愁眉不展,生怕皇帝因为皇后去世失去理智,打算再来一次大清洗。

    大秦的局面正在欣欣向荣高速发展,这个时候来一波大清洗,绝对不是好事。

    隆武皇帝的权威太强,威望太高,近乎于神,一声令下,没有人敢于不服从的。

    那可真的会出大事。

    徐光启找了萧振邦数次,萧振邦对此没有表达任何看法,只说自己印象中的父亲不是会滥杀无辜的人,父亲杀掉的人都是有必要的。

    徐光启的担忧并没有解除,因为萧如薰搞大清洗和整风运动的时候,那个满朝上下人人自危的时候,萧振邦还小。

    然而事实证明,从隆武元年到隆武二十六年,群臣始终没有看穿过皇帝哪怕一次。

    而萧振邦终于等到了那一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