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千三百七十五 对不起(八千大章)

作者:御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明明是很短的一段路,但是走过去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让萧如薰想到了当初第一次和朱翊钧见面的时候。

    那个时候,自己好像比现在要小心翼翼的多了。

    现在,身份好像变了。

    萧如薰看到了一个形容枯槁满头白发的病人躺在床铺上,费劲的睁着一双眼睛,往他这边看。

    四目相对,萧如薰恍惚间有一种时空穿梭的感觉。

    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他还是很丰满的,很富态,而现在,就像是丐帮弟子一般的瘦弱。

    脚步顿了一会儿,萧如薰又迈开了脚步,走上前,将地图放下,坐在了朱翊钧的床边,将他的手从被子中拿出来,一握之下,瘦骨嶙峋。

    “找了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药材给你进补,怎么变成了这幅油尽灯枯的样子?这样下去也要不了多久,你就没救了。”

    萧如薰给他把手放回了被子里,给他盖好了被子。

    这些年萧如薰也慢慢自学了一些医术本领,基本的号脉是掌握了。

    “没救就没救,朕早就没救了,只是一直没看清楚而已,萧如薰,你也老了。”

    朱翊钧呵呵的笑了出来,声音就像是从破掉的管子里露出来的风声一样,很难听。

    “我都四十八岁了,再有几个月就四十九了,马上就是知天命的年纪,如何能不老?”

    萧如薰缓缓开口道:“你才是真的老,你也就比我大七岁吧?我还满头乌发,你都全白了,这些年,我也不曾亏待你,好吃好喝的供着你,给你花的钱全是我的内帑支出的,你变成这副模样,还真是对不起我花的那么多钱。”

    “朕变成这副模样,不也都是你害的吗?”

    朱翊钧平静的开口道:“二十一年不见了,你一上来就怪罪朕,你难道就不想对朕说的别的吗?你可是狠心夺了朕的江山啊,哈哈哈,夺了朕的江山的人,就这样坐在朕的面前,怪罪朕花了太多的钱,这应该吗?”

    “怎么不应该?”

    萧如薰面色平静:“给你那么好的条件,就是想让你多活几年,结果,你才活五十五岁,太对不起我花的钱了。”

    “给朕那么好的条件?”

    朱翊钧摇了摇头:“你给朕什么条件了?二十一年,整整二十一年,你把朕囚禁在这玉熙宫里,可把朕给憋坏咯,朕也是个男人,问你要几个女人玩玩你都推三阻四的,怎么,你还怕朕再生孩子向你夺回皇位?”

    “我会怕这个吗?”

    萧如薰也笑了:“我是怕动手杀掉那些被你睡过的无辜女人,就被你睡几次就要被杀,这未免也太可怜了,我实在是不忍心,再者说了,令尊隆庆皇帝陛下就是死在女色上,你该引以为戒。”

    “你不忍心,哈哈哈哈,你不忍心,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要是不忍心,你会夺了朕的皇位?”

    朱翊钧费力的笑了出来:“朕一直都在等你啊,等你回到京师,来救出朕,帮朕夺回皇位,杀掉沈一贯那个奸贼,给朕出口恶气,给宋应昌公,给赵志皋公报个仇。

    朕等着给你做大明的郭子仪,准备跟你君臣两相得,准备跟你一起谱写佳话传于后世,准备让后人知道大明有朕这个皇帝和你这个大将,大明无忧矣。

    结果呢?朕听说沈一贯被杀了,朕很高兴的,朕等着你,等着要给你封赏,等着要给你永世富贵,然后他们过来告诉朕,大明亡了,大秦建立了,皇帝不是朕,是你萧如薰,哈哈哈哈哈……”

    朱翊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还忍不住的咳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咳,脸都涨红了,萧如薰赶快将他扶起来给他顺气。

    “还嫌死的不够快?笑得那么用力,小心咳死你!”

    “哈哈……咳咳咳咳……哈哈哈哈哈……”

    朱翊钧终于喘上了几口气:“咳死就咳死,到了这个地步了,朕还怕什么?朕什么都不怕了,萧如薰,你知道不知道,朕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以为,是个笑话,他们把朕送到玉熙宫里关起来,朕也觉得是个笑话。

    朕觉得不对啊,你是个大忠臣啊,你为了朕披肝沥胆,血战沙场,为朕做了那么多,打了那么多胜仗,不应该啊,你怎么会造反,夺了朕的皇位呢?

    朕不相信,朕要你亲口说,朕要听到你亲口说出来,萧如薰,朕等这句话等了二十一年了,朕要听你亲口说,你造反了,你推翻了大明,你夺了朕的江山,你要亲口说,朕才相信。”

    萧如薰沉默了一会儿。

    “都到这个时候了,现在已经是大秦隆武二十一年了,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当然有!朕要的是一句准话,朕等了二十一年,朕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是万历还是隆武,朕要的就是这句话,朕要你亲口承认你造反了!”

    朱翊钧非常坚持。

    “先不说这个。”

    萧如薰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就说说,你说,你要让我做大明的郭子仪,你要和我君臣两相得,你要和我谱写一段佳话传于后世,这话你信吗?你亲口说出来,你信吗?”

    “信啊,为什么不信?唐朝能有郭子仪,我大明朝就不能有你萧如薰了?朕为什么不相信?那个时候,朕觉得你是朕唯一的……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朕从没有那么相信过一个人,还是一个武人……”

    朱翊钧靠在萧如薰的身上抓住了萧如薰的手:“可是朕最相信的这个人,却背叛了朕,朕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

    “难怪你会被沈一贯算计,难怪……”

    萧如薰笑了出来:“是不是张居正把你呵护的太好了,让你没有那么大的危机感?朱翊钧,五十万军队,那个时候,五十万军队,大明全部的军队都在我手上,都听我的号令。

    朱翊钧,你听清楚了吗?是五十万军队,战将千员,大明全部的精锐军事力量,他们都听我的号令,我要让你重新做皇帝,你看着大明全部的精锐军队都掌握在我手里,你放心吗?你能忍受得了吗?

    就算你能,你的儿子,那些文臣们,他们还能继续容忍吗?容忍我一个武人执掌那么大的权柄,他们能容忍我踩在他们头上?你知道我是否愿意放下兵权吗?你知道我手下的将军们愿意看到我放下兵权吗?”

    朱翊钧沉默了一会儿没说话。

    “他们不愿意的,我也不愿意。”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朕做不到?”

    朱翊钧盯着萧如薰的眼睛。

    “人就是如此,你也是人,我不相信你,我不相信任何走到这个位置上的人会放弃一切,我也不相信你会相信,你现在这样说,但是当你真的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时,你就不会这样做了。”

    萧如薰摇了摇头。

    “你就这样不相信朕?”

    “一个连自己的母亲都无法应付的皇帝,你让我如何相信?连臣子兵变都察觉不到的皇帝,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萧如薰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我在那个位置上,进一步是天下至尊,退一步,是无底深渊,我的家人和朋友还有兄弟们会因此而死,一定的,没有例外,别和我说郭子仪,朱翊钧,千古只有一个郭子仪,不会有第二个。

    我在江南杀了那么多地主士绅豪强,从他们手里夺土地夺钱财,我要是让你重新做皇帝,我会死的,我会死的非常惨,被夷灭十族都有可能,你觉得我会放弃吗?”

    “你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不臣之心?”

    朱翊钧沉默了一会儿,问出了这句话。

    “记不太清了,或许是在我逃出京城南下的时候,或许是在更早之前,在缅甸的时候,我记不太清了,但是我真正下定决心,还是在北京城外的卢沟桥大营里,我下定了决心。”

    “下定决心要背叛朕?”

    “不,后来我想明白了,我从未效忠于你,我效忠的是这个国家,代表这个国家的一切,我所在意的只有这个国家的未来,而不是你一个皇帝。”

    朱翊钧抿了抿嘴唇。

    “朕即国家。”

    “所以我当了皇帝。”

    朱翊钧愕然。

    “只要这片土地上的亿万子民可以继续繁衍生息,这片神州大地可以继续繁荣昌盛,那么到底是不是大明朝,对我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了。”

    萧如薰说完,朱翊钧叹了口气。

    “说白了,你不就是想做皇帝吗?”

    萧如薰沉默不语。

    “做皇帝好啊,能享尽天下荣华富贵,能享受最好的最好的东西,谁不想做呢?”

    “对啊,谁不想做皇帝呢?但是谁都能做皇帝吗?谁都能做得好皇帝吗?”

    萧如薰拿起了那幅隆武十九年完成的大秦疆域全图,将朱翊钧扶起来靠着自己坐着,然后将地图慢慢的在朱翊钧面前展开了。

    朱翊钧的眼睛慢慢的瞪大了。

    “二十一年了,二十一年来,我没有一天曾懈怠过,我没有一天忘记我想要做皇帝的目的是什么。”

    萧如薰指了指辽东:“隆武元年下半年,辽东乱起,我派兵荡平了建州女真,建州女真逃入朝鲜,使朝鲜几近亡国,我再次派兵进入朝鲜,拯救朝鲜,再造其宗庙,朝鲜遂对大秦心服口服,对我心服口服。”

    “朝鲜是中华第一藩属,朝鲜服了你,算是你的本事。”

    朱翊钧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隆武元年末,西南播州土司杨应龙造反,我派兵数万南下播州,一月荡平杨应龙,在西南驻军,挑唆西南土司内乱,隆武四年,西南爆发大乱,我派兵南下镇压,将主要土司一扫而空,废土归流,设立州县乡,完全将西南之地掌握。”

    “西南之地自古以来就不曾为中原王朝真正掌握,多是羁糜治理,你能全部掌握,费了不少心思和人命吧?”

    萧如薰点点头:“费了不少心思,做了不少准备,但是都不重要,他们已经成为历史了。”

    萧如薰又把手指向了日本四岛。

    “倭国,大逆不道,主动挑衅,我一怒兴兵灭掉倭国,倭国已亡,大秦东海之畔再也没有任何威胁。”

    “我倭国主动进犯朝鲜,让我朝花费大量功夫才将之打退,那一战也是你打的,还是朕顶住压力支持你打的。”

    朱翊钧看着萧如薰,萧如薰撇撇嘴:“知道了,知道是你支持我打的,但是我打下来得到最大好处的不还是你吗?接着看,隆武六年,我下令军队进攻河套和青海。

    将套虏和青海土默特一扫而空,将你的大明一直没能收回来的河套收回来了,还把青海得到了,当初为了河套,你爷爷可杀了不少人,还把曾铣给杀了,我就是利用了曾铣的谋划,将河套一举收复。”

    感受到萧如薰似乎是在嘲讽自己,朱翊钧皱着眉头老大的不满:“其实你北伐土默特之后,朕就是打算修养几年安排你去收复河套恢复主动权的。”

    “空口白说谁不会,我可是实实在在的做到了。”

    萧如薰还指了指青海:“我还顺便把青海拿下了,就像一把尖刀插入了西域腹地,后来在这里的察合台国叶尔羌国还有拒不接受大秦统治的乌斯藏也被我以此为起点消灭掉了,现在整个西疆都在大秦的治理之下。”

    “那要多少钱多少兵马啊?”

    朱翊钧终于有些动容了。

    “这也不算,北边,整个大草原,你看看,从长城到北海,这全部都是我打下来的,我在苏武牧羊的北海,把喀尔喀汗的脑袋砍了下来,并且立了碑,做了传,将这碑变成大秦的北疆。”

    “这里,你祖宗永乐时代开始放弃的奴儿干都司,我已经全部恢复,左翼蒙古被我讨平,察哈尔汗布延那可是正宗的铁木真后代,被我杀了,除了一个科尔沁,其他的都被我灭了。”

    “还有这里,瓦剌四部,当年打到北京城俘获了你祖宗英宗皇帝的也先的后代,被我荡平了,这一大片土地被我收入囊中,一半人被我杀了,一半人被我打成苦力修筑城池修路,算是给你祖宗报仇雪恨了吧?”

    萧如薰伸手指来指去,朱翊钧愕然发现他的大明朝已经被萧如薰扩充了整整一大圈,东南西北全方位扩充,大秦变得非常强壮,肌肉壮硕。

    “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那么多兵马?”

    朱翊钧费解的看向了萧如薰:“你到底是怎么驾驭群臣的?”

    “很简单,不听话的就杀掉,还要借着各种名义发动各种政治斗争,然后杀掉我想杀掉的人,隆武元年,赵世卿你还记得吗?”

    “记得,背叛朕的混帐。”

    “对,我让他做了几个月的户部尚书,隆武元年的四月,我派人暗杀了他,然后以此为借口,发动了一场大清洗,将全部那些你留下来的臣子杀的杀赶走的赶走,整个朝廷剩下来的基本上都是我的人了。

    包括你留下来的那些勋贵,我也没留,基本上全都杀了,他们的财产我全部拿在手里,你们皇族的皇庄和地方产业我也全部拿在了手里,加上铲除地方士绅豪强得到的钱,我真的很有钱。”

    朱翊钧听的一愣一愣的。

    “你怎么敢这样做呢?天下会不稳的?谁来做官?”

    “你知道今年有多少幼童入蒙学读书识字吗?”

    “幼童,蒙学?”

    朱翊钧满脸疑惑。

    “对,一千零六十四万。”

    萧如薰说了一个数字,叫朱翊钧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多少?一千万?”

    萧如薰点头。

    “我铲除了那些士绅,将教育普及到了全民,我要尽可能的让更多人受教育读书识字,受教育的人越多,教育越平民化,主动权就越是掌握在我的手里,而不是士绅手里,明白吗?”

    “天啊……”

    朱翊钧有点佩服萧如薰了:“这你都能做到,你到底杀了多少人?”

    “记不清了,从万历二十六年我决定进行土地改革铲除士绅开始,杀掉的总归是有一百多万,但是你知道到隆武二十年全大秦有多少人口吗?”

    “多少?”

    “一亿六千万。”

    朱翊钧再次震惊了:“那么多?”

    “可不是?就是那么多,一亿六千万,我杀掉了一百多万人,让更多的人解开了束缚,得到了土地,他们大量繁衍生子,我还把士绅家里藏匿的户口揪了出来,把寺庙道观里的和尚道士逼着还俗,把堕民贱民加入民户籍。”

    萧如薰如数家珍般的把自己这二十年来做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朱翊钧一边听,一边震惊,到最后,他都快麻木了。

    他有些疲劳的靠在萧如薰的身上,脖子也撑不住自己的头,于是将头放在了萧如薰的肩膀上。

    “你这个造反篡位的逆臣居然做的比朕要好那么多,这下子,以后的史书评价朕,一定是以嘲讽为主吧?会说朕是个无能庸君吧?”

    “我会让他们用尽可能中肯的角度来评价你的,但是……”

    萧如薰收起了地图,开口道:“你不仅斗不过群臣,连自己的母亲都斗不过,两次机会你都抓不住,我再如何让他们美化你,被夺了江山的也是你,事实如此,这一点我无能为力。”

    “朕知道,朕知道自己是个庸碌无能之人。”

    朱翊钧苦笑了一阵:“早些年张师傅辅佐朕,给大明开创了一个好局面,之后,朕觉得张师傅管束朕太严格,对朕太严厉,完全不在意朕的颜面,朕就有点恨他。

    等他死了以后,那些混帐挑唆朕,说张师傅贪污腐败,过着皇帝的日子,想篡位,所以朕决定对张师傅动手,可是后来朕发现,那些混帐加给张师傅的罪名,基本上都是编造的。

    他们说张师傅……有几百万两银子的家产和更多的地产,可是朕派人去抄家的时候,整个张家全部的财产加在一起……才……才二十几万两银子,而他给朕留下的国库里,有六百万两银子。

    朕就知道了,朕给那些混帐耍了,被骗了,对自己的恩师,对扶着自己一路走来勤勤恳恳,把命……把命都给搭上的张师傅,朕还差点想要开棺戮尸,你说你不信朕,你怕朕负了你,朕也无话可说……”

    朱翊钧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起来,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朕这一辈子,没做成什么大事,连小事也做不好,想亲政,想学着爷爷搞大礼议分裂群臣,朕也搞了一个国本之争,可是结果,朕什么也没有得到,钱,没得到,权,没得到,到头来,被沈一贯政变囚禁,还叫你把皇位给夺了……

    朕知道自己是个无能庸碌的人,朕知道自己远远不如你,朕知道现在天下百姓过得很好,国家更强了,更富了,没有北虏了,百姓吃得饱了,能上学识字了,有土地了。

    朕知道全天下一定没有一个人怀念大明,一定没有一个人会想起朕,朕就好像不存在一样,以后,也只是在史书里会被提起,还是一个荒唐的人,但是萧如薰,朕问你,在你造反之前,朕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

    朱翊钧抬不起头,便伸手抓住了萧如薰的手:“有,还是没有?”

    “……”

    萧如薰抿着嘴唇,拼命的想要回想一些他对不起自己的地方,但是思来想去,却什么也没有想到。

    “你没有对不住我。”

    萧如薰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所以,你夺了朕的江山,你囚禁朕二十一年,你对不起朕,对不对?!”

    朱翊钧更用力的抓住了萧如薰的手,枯槁的手背上青筋暴起,他似乎用尽全力的抬起了自己的头,死死地盯着萧如薰。

    萧如薰目视前方,没有转头。

    “回答朕,萧如薰,你对不起朕,对不对?!”

    他死死咬住自己的牙,身体剧烈的颤抖着,面色涨红,呼吸十分急促,那瘦弱枯槁的身体里似乎全部的力量都被激发出来了。

    萧如薰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对不起他?

    是这样吗?

    他没有对不起自己,而自己夺了他的江山,囚禁了他二十一年,没给他自由,没和他见面,让他在这个玉熙宫里度过了二十一年。

    他没有疯掉真的很了不起。

    他难道一直都在等着自己向他道歉?

    自己有什么需要向他道歉的地方?

    大秦不如大明吗?大秦没有比大明更好吗?大秦的百姓没有大明的百姓吃得饱穿的暖吗?他们没有大明的百姓有钱吗?

    女真还会入主中原吗?华夏还会死掉那么多人吗?还会沉沦下去吗?还会饱受屈辱吗?

    自己到底哪里对不起他?需要向他道歉?

    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可是自己为什么不敢正视他呢?

    为什么不敢和他对视,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我没有对不起你。

    沉默了好一会儿,萧如薰忽然想明白了。

    自己对得起全天下人,唯独对不起他。

    仅仅只是私人意义上的,对不起他。

    因为一个信任与背叛的事情,对不起他。

    仅此而已。

    他也快死了,说一句对不起,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萧如薰觉得自己应该这样说。

    只是对他个人,对他这个人,不是以他明朝皇帝的身份。

    萧如薰说服了自己。

    于是他开口了。

    “对,我对不……”

    吐出三个字,没来得及说完这句话,萧如薰便感觉自己的右边肩头一沉,右手臂上的力道陡然一松。

    “……起你。”

    最后两个字没说出口,萧如薰不确定朱翊钧是不是听到了。

    但是前面那个『对』字在这整句话里面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意味着自己承认了这句话的存在,承认了他所说的事情是对的。

    他应该能理解吧?

    应该吧?

    萧如薰忽然笑了出来。

    “你说你,你说你要和我对着熬,看谁能熬的过谁,现在我还活着,你就熬不住了……你……你都熬了二十一年了,再熬几分钟,不行吗?一分钟也可以啊,三十秒也行,十秒,五秒,三秒,你不就听到了吗?”

    萧如薰感觉自己的眼前模糊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一阵巨大的悲伤笼罩了自己。

    “二十一年了,你等了我二十一年,不就是为了这句话吗?现在我要说了,你却没听完,你说这怪谁?肯定不能怪我,绝对不是怪我,我已经打算跟你道歉了,你自己没听到,你能怪我吗?”

    “我都要跟你说我对不起你了,我都要说了,你就不能再撑一下,就一下,你不就听到了吗?好歹给我一个回复,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全天下,我唯独对不起你,所以我这不是跟你道歉了吗?”

    “你干嘛那么赶啊?赶着投胎啊?你要投到哪家去啊?啊?那么急,那么快,好歹给个响声啊,你这叫我如何是好,我这辈子都没有那么想要给人道歉过,就你一个,你还不让我把话说完。”

    “有意思没意思,啊?就那么一下下,让我说出来,让你听到,让我心里好受一点不行吗?你以为我真的忘了你?你以为我真的不在乎你了?把你放在宫里,就是因为你是我的一块心病,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我早把你丢到济州岛去了。”

    “可是为什么就……为什么就不等等……”

    萧如薰感觉自己的眼眶里涌出了很多的水,眼眶里盛不下了,就全都涌出来了,划过了脸颊,全部落在了衣角和地面上,一滴一滴的,一点不给大秦皇帝陛下留面子。

    一滴一滴,一滴一滴,从滴连成了串,萧如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里面为什么会流出那么多的水。

    从称帝开始,自己从未哭过,这一点是肯定的。

    这一天不会要把之前二十年的泪水全部流干吧?

    萧如薰还有这样的小小的担心。

    “你死的一了百了了,你去投胎了,我呢?还有两个字,你让我跟谁说?对不起,你要我跟谁说?啊?除了你,谁敢听我说这三个字?从皇帝嘴里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容易吗?”

    “我问你话呢,我容易吗我?啊?我是造反了,我是夺了你的皇位,可我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就你一个,你还不让我好好道个歉。

    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要来给你道歉,你倒好,活着要我给你擦屁股,死了也要给我添堵,你说你有意思吗?嗯?你说啊!你倒是说啊!你说啊!”

    萧如薰把脸转向一边,用袖口去抹自己湿漉漉的眼眶,想要将眼眶擦干,但是却无奈地发现这是徒劳。

    怎么擦,都擦不干。

    当他发现这件事情之后,他放弃了,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徒劳的,所以就干脆放弃了。

    任由眼睛不断的出水,不断的出水。

    “你让我说对不起,我说了,对不起,我说了,我对不起你,我就对不起你,我只对不起你,但是你又听不到!那我说那么多对不起有什么意义啊?你告诉我,意义何在?我说对不起,你能听到吗?”

    “你听不到了,你真的听不到了,但是我答应了你,所以我要说,天子,一言九鼎,我对不起你,朱翊钧,我只对不起你,我萧如薰这辈子没对不起过任何人,就你一个。

    所以,对不起,别怪我,对不起,但是我必须要这样做,我没有别的路可以走,没有,真的没有,你让我怎么走?路都被堵死了,不存在路了,我只能自己走一条路出来,我没有选择……”

    萧如薰把手举起来,放在了朱翊钧渐渐变得冰冷的手上,抓住了他的手。

    “就这一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不起,对不起,对……对不起……对不起……”

    喉头哽咽,萧如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能任由自己的眼泪肆意流淌,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隆武二十一年正月初一,西元1618年,前明废帝朱翊钧,卒。

    他被关起来的时候,是静悄悄的,没人知道。

    死了以后,也是静悄悄的,甚至没有人给他发丧,没有人给他筹备后事。

    周曜被萧如薰喊了进来,萧如薰面色冷静的告诉他朱翊钧死了,要周曜找一副棺材,将朱翊钧的尸体整理干净装进去,葬在紫禁城内的景山上。

    在那里竖一块碑,碑上就写『朱翊钧之墓』,然后写下时间,别的什么也不要写。

    然后就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再也不要提起。

    周曜什么也没有问,一切照做,只花了半天功夫就完成了,还是静悄悄的。

    萧如薰就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了彩云身边,握着她的手,享受着这份只属于他自己的温馨和宁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