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一千三百七十四 我来了

作者:御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胜的面色有些怪异。

    小步走上前,李胜小声的对萧如薰汇报道:“陛下,他说……他说……”

    “说什么?别结结巴巴的,这里没有外人。”

    萧如薰看了看彩云,叫李胜说出来。

    “他说……”

    李胜犹豫了一下:“玉熙宫的那位,快不行了。”

    萧如薰一愣,站在萧如薰身边的彩云也一愣。

    多少年了?

    方才李胜说起玉熙宫的那位的时候,萧如薰一时半会儿居然没想起来那是谁,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李胜说的是谁。

    “他快不行了?”

    萧如薰皱起了眉头:“朕不是一直叫最好的医生给他治病吗?”

    “是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药材,但是,陛下,医生说,他已经油尽灯枯了,大限将至,药石无救。”

    李胜这话说完,萧如薰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彩云见状握紧了萧如薰的手。

    “薰郎……”

    彩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那位还说……”

    “还说什么?”

    萧如薰立刻问道。

    “还说……还说……”

    李胜咬了咬牙:“陛下要是再不去见他,就永远见不到他了。”

    萧如薰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永远见不到他了?好,我去。”

    李胜有些不知所措,彩云则开口阻拦道:“薰郎,他不知道藏着什么心思,还是别去了吧。”

    “彩云,二十一年了,二十一年我没见他了,二十一年前的这一天,我登基了,我本想杀了他,但是最后也没下的去手,就这样越拖越久越拖越久,都二十一年了,彩云,该去做个了断了,最后一次。”

    萧如薰温声道:“你先回去休息,我去去就来。”

    萧如薰握着彩云的手让她安心,然后对着李胜说道:“带上大秦疆域全图,跟朕去玉熙宫。”

    李胜忙点头:“老奴遵旨!”

    萧如薰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径直往玉熙宫的方向走去,李胜赶快招呼着人手跟着前往,吩咐人马上取来大秦疆域全图。

    很快,萧如薰来到了玉熙宫,这座囚禁着那位悲情人物二十一年的宫殿,也是他的爷爷度过下半生二十多年的宫殿,他们爷孙两个在这里度过四十多年,这座宫殿还真的是蛮有帝王气的。

    本来,不该是这样的。

    自己横空出世,在宁夏崛起,逆天改命,将这一切改写,将这一切改写的面目全非认不得,而他的命运,也被彻底的改写。

    大明亡国之君,万历皇帝,朱翊钧。

    万历二十六年年末,朱翊钧被萧如薰囚禁在玉熙宫,至今,整整二十一年。

    二十一年之间,萧如薰没有一次见过他。

    最开始,他每天都吵着要见萧如薰,萧如薰不理他。

    后来,他每个星期都吵一次要见萧如薰,萧如薰还是不搭理他。

    接着,他每个月都吵一次要见萧如薰,萧如薰依然不搭理他。

    最后,他一年吵一次见萧如薰,萧如薰还是不搭理他。

    隆武十年以后,他再也没有任何消息,萧如薰只从看守他的黑鸩特别部队那边听说他的消息,说他精神还不错,经常在玉熙宫内走动,吃得也并不算太多,身体还是蛮康健的。

    他说萧如薰不见他,他就要活到萧如薰见他那天为止,他要和萧如薰对着熬,比赛熬,看谁熬得过谁。

    萧如薰,你不见我,我就不死,我看看你见是不见我,我要大手大脚的花你的钱,我要吃最好的东西,最珍贵的补品,让身体变得非常健康,活到你白发苍苍不得不见我为止。

    他就这样赌气似的要和萧如薰比赛谁活的更久。

    然后他撑不住了。

    隆武十五年生了一场大病,伤了元气,之后几年断断续续的缠绵在病榻上,熬的油尽灯枯,已经不行了。

    说起来,萧如薰一次都没有来过玉熙宫,无论是前明,还是现在,他都没有来过玉熙宫,初次看到玉熙宫内的模样,没什么感触。

    他派人前后将玉熙宫修缮了三次,让朱翊钧住的更舒服,每年都会给他数量不菲的皇室经费,萧如薰从内帑之中支出,也没亏待过他,也就是不允许他离开玉熙宫的范围而已。

    世人都不知道这位皇帝还活着,连宫内的群臣都不知道,知道的只有极少数亲信,而建国之初那些听到风声的前明旧臣都被他清洗干净了。

    在世人眼中,这位皇帝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踪迹,他的大明也不复存在,大秦已然稳如泰山,再也无可动摇,这是不争的事实。

    萧如薰来到了玉熙宫的寝殿门口,周曜已经恭候多时,见到萧如薰,他立刻下跪。

    “陛下,臣已经准备妥当了,里面已经搜查的一清二楚,没有任何可以伤害到陛下的东西,臣会跟随陛下前去,以防不测。”

    萧如薰摇了摇头。

    “朕自己进去,你们给朕离开玉熙宫,就在玉熙宫外面等着,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违令者,斩。”

    “这……”

    周曜有些惊愕的看向了李胜,李胜忙开口道:“陛下,这太危险了,让老奴跟着吧!”

    “出去!”

    萧如薰伸手把李胜拿在手上的大秦疆域图拿了过来:“叫你们全部出去就全部出去,一个病榻上将死的病人你们也值得大惊小怪的?朕在万军丛中纵横驰骋的时候可不曾惧怕分毫!”

    “这……”

    李胜和周曜互相看了看,谁也不敢说一句话。

    “朕的话不好使了吗?”

    萧如薰严厉的看着两人。

    “遵旨。”

    两人这才领命,招呼着手下人跟着一起离开了玉熙宫,然后将厚重的宫门关闭上。

    就算是新年之夜,现在也已经安静下来了,寒风瑟瑟,整个玉熙宫里听不到任何一丝声响,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而这一瞬间,萧如薰心中全部的情绪也消失了,他变得非常平静。

    伸手,缓缓推开了宫门,他进入了这个点着灯暖哄哄的寝殿里。

    “萧如薰……是你吗?你来了?”

    刚转身关上门,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便响起来了。

    和记忆中那个声音略有些差别,但是,也差不太多。

    二十一年过去了,有差别估计也不奇怪就是。

    “你不是一直想见我吗?我来了。”

    萧如薰慢慢地走向声音的来源处,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一步一步走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