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叱咤香江 999 舒服!

作者:萌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哎哟。”

    “我这儿老胳膊老腿的,终于把事情搞定了。”

    李少泽回到办公室里,张开手臂,疲倦的瘫坐在椅子上。

    现在才下午三点啊!

    从早上到现在事情一件接一件,鬼知道他的心有多累,又有多开心。

    好在方洁霞刚刚被他击毙的时候是主动掏枪,甭管是管理副处长还是“公关科”的伙计,都没法向他找麻烦。

    他才能忙里偷闲的能够回到办公室歇一歇

    至于“公关科”里血淋淋的现场,陈家驹带着保安部的人自然清理乾净了。

    而且,这件案子发生在总署里面,是属于保安部的职责範围,还不用他来写报告。只要陈家驹负责写一份事件经过,然后转交给陆明华就行了。

    管理副处长、刘杰辉等人则在方洁霞死后,神情复杂的离开公共关係科。

    临走时瞥过李sir一眼,连一句招呼都不打了。

    嘿嘿。

    大家都很怕他啊!

    李少泽把腿翘到办公桌上,表情惬意的看向电子邮箱,心里并不急着写事件报告。

    他现在要等陆sir和曾sir两个人谈完,才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哒哒哒。”

    办公室响起敲门声。

    李少泽双臂枕着脑袋,眼皮都没抬一下“请进。”

    “李sir,你的咖啡。”

    阿贤轻手推开门,用瓷盘端着咖啡杯走近办公桌。

    “阿贤,来!帮我捏捏脚!”

    李少泽看着她把咖啡放在手边,嘿嘿一笑,故意出言调戏一句道。

    没想到,阿贤白他一眼,真的走到身边,轻轻帮他捏腿。

    “啊!”

    “舒服。”

    李少泽长出口气,表情极为享受。

    说实话,他先前只是开玩笑而已,可没想到阿贤今天真的这么体贴。毕竟,阿贤这妞个性太烈了,除开公事,在私生活方面,字典里就没有“听话”两个字。

    他往往说往东,阿贤肯定就要往西。

    他是坐着,阿贤肯定要趴着。

    今天这么听话的场面可是很少见,必须珍惜,好好享受。

    “呵呵。”

    “狗男人。”

    阿贤手上捏着腿,发现李sir开始用脚来回乱蹭。心里冷笑两声,立即把劲加大。

    “嘶。”?“疼!”

    李少泽睁大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阿贤撒手起身,准备走人道“我最讨厌得寸进尺的男人!”

    李少泽旋即补充一句“可是我好喜欢哟!”

    “啪嗒”

    阿贤反手把门锁上,不再理会里面传来的下流、无耻、浪荡的声音。

    哼!

    她刚刚只是看李sir忙了一天,心疼一下他而已。

    没想到,狗男人得寸进尺,还想吃她豆腐?

    什么时候开餐也得她说的算好吧!

    ……

    两小时后,临近下班的时间。

    陆明华和曾向荣谈完,拿着一叠档案来到李少泽的资料。

    “陆sir。”

    李少泽连忙起身走到会客桌旁,请陆明华在一张沙发上坐下。他则拿出一盒新到货的雪茄,抽出一根送到长官面前。

    陆明华掏出伙计,锵的一声打响火苗。

    在将雪茄点燃后吐出一口烟雾,默默将整盒雪茄捞到手边。

    狗大户的东西就是好啊。

    他派人代购都买不着这么正点的货色,也不知道狗大户哪里来的渠道。

    李少泽眼神飘忽,假装没有看见这一幕。反正这种货色的雪茄,他在古巴的雪茄藏庄里,一箱一箱摆着,还有几大仓库呢,

    不过,看来陆sir和曾向荣谈的很累,连抽几口雪茄,略作休息后才讲道“我已经跟曾向荣谈完了。”

    “他拒不承认李文斌的事情跟他有关係,而且一口咬定天网密钥是被李文斌偷窃的。”

    “你看,这是他上交的资料。”

    陆明华翘着二郎腿,神色有些疲倦。

    李少泽开启那份资料一看,原来是几张视频剪影。上面记录着李文斌独自开启保险柜,从里面“窃取”天网密钥的全过程。

    嗨。

    整间办公室还真就他一个人。

    “李文斌没有曾向荣的允许,能进处长办公室?”

    “这种说辞有点无力啊。”

    李少泽把档案丢在桌上,表情有些玩味。

    陆明华点点头道“对!”

    “曾向荣硬是说叫李文斌来谈公务,突然接到消息要参加一个晚宴。”

    “于是他提前走了,让李文斌收拾好档案再走。”

    “谁知道李文斌心生歹意,把保险柜里的天网密钥窃走。”

    李少泽心里若有所悟,知道曾向荣提前就准备好后路。看见李文斌没有成功,便顺势把李文斌给卖掉了。

    这下他都不用忙着去找其他证据,光拿曾向荣交出的这份档案就能够定李文斌的罪行。

    “陆sir,你接下来的意见是什么?”

    陆明华听见他的询问,夹着雪茄讲道“暂停曾向荣职务,把证据交给律政司的调查会,申请起诉曾向荣策划绑架、谋杀、渎职三条罪名。”

    “好!”

    李少泽忍不住鼓掌叫好,就知道陆明华温文尔雅的外表下,真t不是个好东西。

    抓住机会就要人命啊!

    旋即,陆明华好似想起什么,突然出声讲道“对了,你明天开个媒体发布会,把事情向民众交代清楚。”

    “不过你要注意对警队的影响,不允许透露全过程,以及内部人员详情。”

    “说个大概就ok。”

    李少泽没有拒绝,点点头道“明白。”

    要是真把事件详情全部向市民公布,警队的形象还要不要?

    他心里清楚这一点,知道明天该怎么发言了。

    “好。”

    “明天我会来总署开决策层会议,到时候会公布一些,你等着听就好。”

    “这是天网密钥,放你那里保管。”

    陆明华突然掏出一个东西,甩手扔向李少泽。

    李少泽探出手掌,眼疾手快的把东西接稳。

    “多谢了,陆sir。”

    这意思是以后天网密钥都由他保管了?

    想想也对,出现这档子事情,曾向荣不管后续会有什么下场,都不可能再有资格保管天网密钥。

    陆明华又懒得管这东西。

    掌握在他手上是个多正确的选择啊……

    陆明华看见李少泽收起天网密钥,旋即站起身告辞,并且把档案、雪茄一起捎走。

    李sir特意送陆sir到电梯,在把他送走后,才转身回到办公室里整理一番,打算收拾东西回家吃饭。

    唉。

    刑事部、保安部、西区伙计们还在苦逼的加着班呢。

    不过大佬就得准时下班。

    轰隆隆。

    李少泽开配车回到浅水湾。

    这段时间同叔心情不错,坐游艇环海旅行去了。

    于是他和芽子和儿女都暂时回到浅水湾居住,时不时还能抽出时间去请教一下雷蒙、标叔两位老人家。

    有些人退休了,但是指点江山的水平还是很高的嘛。

    特别是那位喜欢一边遛狗,一边谈论天下大事的老头子。

    李少泽把车子停进车库后,推开门走进客厅。

    只见,芽子和李平安两人已经在吃晚饭,李平心则暂时没在浅水湾居住……

    “老公。”

    “你竟然回来了。”

    芽子看见李少泽准点下班,表情有些不可思议。

    旁边的佣人连忙再拿出一副碗筷给老闆盛饭装汤。

    “哇。”

    “你们连晚餐都不等我吃了。”

    “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李少泽折起西装袖口,笑嘻嘻的坐在餐桌旁。

    芽子白他一眼道“你不是忙案子吗?”

    “结束了!”

    “我可不会做加班狗!”

    李少泽吃着晚饭,从说话的语气里,就看得出他心情非常不错。

    可是没想到李平安突然接了一嘴“不知道前几天是睡二十四小时加班来着?”

    “应该不是你吧?”

    “老豆!”

    “呃…”

    李少泽碗里的五花肉突然不香了。

    不过,他怎么会被儿子打倒?旋即冷笑两声,拿着筷子讲道“你舍友死了!”

    “啊?”

    李平安愣了一下,感觉这话格外熟悉。

    “李家俊。”

    “他死了!”

    李少泽吃着饭,头都不抬的解释道。

    李平安这下反倒没心情吃饭,放下碗筷惊道“老豆,不会又是你打死的吧?”

    “对!”

    “我打死的。”

    李少泽坦然承认,一点不认为自己会给儿子的学业生活造成影响。

    李平安咽下口唾沫讲道“他老爸可是李文斌,他老妈也是警队高层来着。”

    “嗯。”

    “他老爸死了,他老妈也死了。”

    “都是我打死的!”

    李少泽喝着鲍鱼汤,说话的语气风轻云淡。

    李平安这下马上意识到警务处内部发生大事件了,刚想开口问问是什么事,芽子呼的一巴掌就拍在他头上“吃饭!”

    “再多说一句,零花钱全部扣光。”

    “痛!”李平安呲牙咧嘴一番,旋即乖乖收声,不敢再询问这件事情。

    不过他知道李文斌和老豆是死对头,两人间迟早要分出胜负。现在李文斌一家子人都搭进去了,肯定是打了一场大战。

    老豆能赢起码是件好事。

    李家俊死了,李平安也一点都不可惜。

    现在李平安只是在心里想着“转眼间宿舍就剩下两个人,明天上课该怎么和阿仁解释?”

    “阿仁想要想搬出去怎么办?”

    “不行,这件事情我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阿仁知道!”

    可是李家俊人死不能复生,他该怎么保密啊?

    李平安感觉现在脑壳疼,可能警院没人会和他当朋友了。

    更没人敢跟他当舍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