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318章 捅破天

作者:半块铜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铜鱼街的街口,恐慌宛若瘟疫疯狂的传播着,不到半炷香的功夫,整个街口基本上没有几个人了,所有人躲在十数米开外,神色恐慌的望着街口中央的中年和姬图议论纷纷。

    “血蠹虫,姬图真是该死,什么东西都敢带在身上,这玩意一遇到鲜血,就会死死的缠住你,不把你的血精、魂精吸干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姬图这下惨了,玩现了,他居然用血蠹虫偷袭教首,反倒把自己给害了。”

    “刚刚那一下他的肉身绝对已经死了,如果没有血蠹虫的话,他的元神没准还能保住,可是现在……”

    “现在?现在血蠹虫正在吸食他的魂精,元神和魂精系为一体,根本逃脱不了。”

    “那临枫教的教首呢?”

    “他……他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中的血蠹虫粉少,而血蠹虫粉就是血蠹虫卵,他发现的早,又有妙渡中后期的修为,只要把血蠹虫粉逼到一起,再运用神力逼出来,就不会死,不过实力肯定损失巨大,这血蠹虫连最恶毒的魂修、毒修都不敢轻易提炼使用,此毒就是乾坤境的高手沾上也颇为麻烦啊,姬图这个家伙,真是自讨苦吃。”

    熙熙攘攘的议论声结合着恐惧的心理传扬出来,听的旁边的风绝羽也是惊悚不已,他万万也想不到,那小小的一瓶毒粉竟有这么大的威力,还能威胁到乾坤境强者的性命。

    不过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姬图用最卑鄙的手段想要取胜,却没办法料到,最后的结果竟把自己也算计了进去,弄得个害人不成反被伤的下场,而当中最戏剧性的是,姬图还把自己给害死了。

    根据身边看客的描述,这种血蠹虫是一种通过强行摄取活物血精魂精,依附血肉精气生存的毒虫,它们的虫卵也通过此途径自行孵化,一旦遇到血魂精气,便大肆吞噬,血精之气也就罢了,损失一点顶多丧失一些功力,但魂精之气却是重中之重,姬图先是颈骨被扭断,断了血肉生机,这时又被血蠹虫入侵,连带着元神都成为了血蠹虫摄取之物,难怪元神无法逃离灵窍呢。

    而就眼前的形势看来,临枫教的分教教首似乎有心救下姬图避免更大的争端和麻烦,但他的处境也非常不妙,保命已经非常勉强了,想救人,恐怕他还没有那样的底气。

    倒在地上剧烈抽搐的姬图元神已离半窍,可血蠹虫正蚕食着他的元神。

    元神是不能断尾自救的,普天之下,再厉害的高手也不能将自己的元神分割成两份。

    不健全的元神是无法恢复的,即使这个时候姬图把自己的元神狠狠切开,留下一半逃出来,用不了多久,还是会烟消云散。

    所以他只能救助。

    可放眼铜鱼街口的闹市,无数修行者驻足观望,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我能保下你的性命,当中还有很多以往熟悉的面孔。

    到了这时,姬图才知道自己以往作恶多端,迎来了报应。

    “救我,谁救我性命,我给他十万极品灵宝玉髓……”

    姬图以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开出了极为优厚的条件,这样的情况下,肯定会有人救自己了。

    可结果,还是没有一个人肯靠前,说拉他一把。

    反之,当人群越聚越多之后,一个在姬图眼中极为模糊的身影却是冰冷无情的哼了一声,用着并不响亮却足以快慰人心的声音说道:“姬公子,你还是省省吧,你姬图的承诺,穹海古镇的人谁敢相信呐……”

    此言一出,姬图呆住了,貌似血蠹虫带来的蚕食之痛,也抵不上这一句轻飘飘的讽刺之言。

    他作的恶太多了,多到罄竹难书,而报应不爽,终究还是连累死了他。

    嗡!

    不大会儿的功夫,更多的米粒大的血蠹虫从姬图的眼眶、双耳、鼻孔、嘴巴里面钻了出来,围着那只被啃噬的不成人形的脑袋又钻了进去。

    人们眼睁睁的看着血蠹虫将姬图的元神啃噬的一干二净,终究消散在烈日炎炎的铜鱼街口,到死,姬图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人缘差到了这般地步。

    十万极品灵宝玉髓,这在穹海古镇已经不是巨款了,而是宝藏。

    可到头来,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哇!”

    与此同时,临枫教的教首中年弯腰咳出老大一口黑浓的血液,喷在地上留下一大摊黑色的印记,在那粘稠的黑血中,还有无数米粒大小的黑虫挣扎着,不过很快就停止了颤动。

    “活下来了……”人群中爆发出欢呼之声,原来这位教首中年,用自己的修为在体内杀死了血蠹虫,并将所有血蠹虫逼了出来。

    此人保下了一命,但逼出血蠹虫后,也是脸色苍白,身体虚弱的摇摇欲坠,挣扎了两下都没能站起来。

    好在那些新加入的教众并没有冷血,几个身手还算不错的教众跑过来七手八脚,终于将教首中年扶起。

    人群中,圣妖堡中几个侥幸没有被教首中年杀死的堡徒看见少堡主意外惨死,吓的掉头就跑,没多会儿的功夫便逃之夭夭了。

    “唉,麻烦了……”中年教首见状,郁闷无比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捅破天了,看着身边扶着自己的新晋教众道:“我本没想杀他,就是怕麻烦没完没了,现在姬图已死,穹海古镇短时间内是待不下去了,你们还是走吧。”

    一干教众沉默不语,很快就有人拱手拜别,顾不上面子上的事离开了铜鱼街口,不过还是有些仗义之辈留了下来,其中一个满脸胡子的高大汉子满脸愧疚且不忿道:“教首何出此言,您是为了我们才跟圣妖堡结了梁子的,那姬图欺人太甚,活该有此下场,刚刚我们这些人胆子小,怕死,现在我们才知道,临枫神教是一个值得我们共同效忠的地方,教首您别说了,我们不会走。”

    有了汉子的豪言壮语,几个多少有些骨气的人坚定了留下来的信心,纷纷附和道:“没错,教首,我们不走了,就算圣妖堡的姬加鲁来了,我们也不走,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围观的看客见那几个教众说出这样的话,纷纷挑起了大拇指赞扬。

    中年教首难得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但还是劝道:“你们的心意鄙人领了,不过圣妖堡绝非我们这几个人能够抵挡,不过你们放心,离开只是暂时的,待我请示了总教,穹海分教还是会重新开业的,哦对了,你们谁熟悉汪澶兄弟,替我通知他一声,他没有寒跋玉,他就在……”

    中年教首深知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敌不过如日中天,心中想到了暂避一时的念头。

    有了这个想法并临时安排下来,围观的人群一时动容,便有人喊道:“这位道友,有什么事回头再说了,穹海古镇是圣妖堡的地盘,姬图一死,姬加鲁那边肯定已经收到风了,刚才还有几个走狗逃脱,肯定是会去通风报信了,你们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有人这么一喊,其它深受过姬图迫害过的本土修行者仿佛引起了共鸣,又一个喊道:“是啊,圣妖堡的几个大圣就在镇子里,你们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对了,往西走,那边没有圣妖堡的据点。”

    “对,快走,快走,保命要紧。”

    一群人嚷嚷个不停,竟都在为中年教首的安危担心,那中年教首耳中轰轰连鸣,感动的无以复加,顿时决定,先出古镇避避风头,他强撑着孱弱的身体对着周围作了个罗圈揖,高声道:“我贾阳明多谢诸位高义了,青山常在、绿水常流,诸位,咱们后会有期吧。”

    “贾兄快走,快……”人群中有人喊话,突然间所有人的心很齐,在铜鱼街口通往镇西门的要道上让开了一条光明大道,两侧人群极多,却无人挡住贾阳明的去路,弄的临枫教众感动不已,扶着贾阳明就要往镇西门赶去。

    然而不等他们走出街市,忽然间,街道的另一头响起了雷鸣般的脚步声,轰隆隆震的地面狂颤。

    这时,背后的人群发出一阵阵慌乱的惊呼,有人提前预警的喊了起来道:“圣妖堡的人,来的好快。”

    “哗!”

    一个不妙的消息传至,整个街口顿时炸锅了,人群四处逃散,还有阵阵喝骂驱赶的声音,很快,作鸟兽散般的人群让开,就看到在东大街的交通要道之上,气势汹汹杀来数百人马,个个奇装异服,为首的,是一个头戴银冠、青衣罗衫的疤脸中年。

    “任大圣!是任大圣来了……”

    有人认出了疤脸中年,发出阵阵惊呼,与此同时,那疤脸的中年龙行虎步间挥了挥手,其身后三头高达三米、体格状硕的犀牛怪飞了起来,嗖嗖嗖犹如炮弹上天,随后砰砰砰就落在了贾阳明等人的去路前方,将路封死。

    东大街上,一脸凶神恶煞任大圣咆哮道:“把铜鱼街给我围起来,谁也不许离开,哼,我倒要看看,谁这么胆大包天,敢害死我家少堡主。”

    呼啦!

    喝令一下,数百人分散而出,片刻的功夫,将整个铜鱼街都封锁了起来。

    而众人看到圣妖堡的人到了,顿时在心里替贾阳明等人默哀了一下,心中拔凉的想到,完了,这下捅破天了。

    </br>

    </b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