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317章 血蠹虫

作者:半块铜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蓬!

    哗啦!

    不可一世的小霸王姬图,还没有机会发挥出其毕生所学,便被临枫神教的中年一掌击飞了出去,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手里的妖刃法器早就不知被崩飞到何处去了,他就像一颗炮弹,狠狠的砸进对面的民宿,整整一面墙都被他砸七零八落、碎乱不堪,而姬图在地上打了几滚,后脑撞在了民宿一处灶台之上,才头破血流的停了下来,人还没等清醒,爬在地上哇的就吐了一口血。

    一招交锋,高下立判。

    任你小霸王如何声名远播、任你父亲是什么乾坤境高手,自己不行,就是不行,他跟中年的修为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眼看着姬图被当众击倒,街口前后内外鸦雀无声,到不是因为小霸王姬图如何不济、那中年如何如何厉害,而是这么多年,敢当街把姬加鲁的儿子姬图打的吐血的人,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了,也难怪他们震惊。

    须知道,在穹海古镇这一亩三分地儿,还没有人敢跟圣妖堡正面交锋呢。

    这个人不简单。

    四周静的吓人,空气里飘扬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临枫教的教众们看着他们大发神威的教首,心里面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怎会想到,教首的修为这般高强,连姬图都不是对手,不过他们依旧看不好他们的教首,毕竟,现在他只是打败了姬图,要是他老爹姬加来了怎么样?那可是一个纯正的乾坤中期强者啊。

    乾坤中期,放在宏图大世,已经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除了那些渡过了天劫的道武境强者,这个世上也就只有乾坤圆满才能力压姬加鲁了。

    现在是不是赶紧跑才对啊?

    教首打了姬图,圣妖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要是波及到我们怎么办?

    溜,还是快溜才是上策啊。

    一众临枫教徒并没有因为中年的胜出而感到高兴,反而更加忧心忡忡了。

    不仅他们,就连周围的看客都向中年投去古怪的眼神,完全没有那种因为他打败了姬图而振奋甚至惊艳的情绪,反过来,这些人还用着一种特别怜悯的目光看着中年,似乎倒霉的不是姬图,应该是他才对。

    中年何曾不了解此时众人的心境,他本想以武力在穹海古镇立威,以此来增发新晋教众的信心,可没想到,人是打了,但效果却适得其反,更让他的教众惴惴不安了。

    “唉,小地方的就是没见识,怕成这个样子,怎么配做我临枫神教的教徒。”中年被派来招揽优秀的人才,他身边的就是近两年来从穹海古镇周边挑选出来的精英,可现在连精英都怕成这个样子,剩下那九百多教众岂不是连他们都不如了?

    真是郁闷啊。

    想罢,中年有些心灰意冷了,不过他重任在肩,知道此时绝不能退却,再加上那姬图先前着实可恶,一股火气窜上来,立马朝着姬图走去。

    众人视线跟随着中年来到姬图面前,只见中年站定,以俯视的目光冷漠的扫量着脸色苍白的姬图,声音洪亮肃穆道:“姬图,看在你父亲姬堡主的面子上,我今天不杀你,留你一条狗命,他日你要是再敢来我临枫神教,我断不能饶你,当以千百倍残酷的方式让你尝尽苦楚,还有,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杀你,不是怕了你,也不怕你圣妖堡,本教首只是和圣妖堡井水不犯而水而已,你可千万别会错了意,你把本教首这番话如实转告姬堡主便可,如若你胡言乱语,非要你死我活,那我提醒你,无论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你都承担不起。”

    人群中,始终站在外围看热闹的风绝羽听了这话舒服无比,这才是临枫神教吗?这才是李慕白的手下。这才是陌西城的人。

    全场上下,也就只有风绝羽知道中年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更像他说的,不是害怕圣妖堡的报复,他只是不想招惹麻烦,给自己添乱,可一旦姬图不听劝告,卷土重来,甚至把他的老父亲拉进这趟浑水,那最后的结果,他还真就负担不起。

    别说他了,哪怕是圣妖堡主亲自到此,也没有承担后果的资格。

    区区一个乾坤中期,临枫神教会放在眼里吗?

    当年幽冥城的卢九幽、烈日谷的花火烈,甚至是钢骨岭的万钢,哪了一个不是北疆威名赫赫的罢主。

    最后怎么样了?

    万钢来了直接倒戈去帮临枫神教了,卢九幽和花火烈被打的抱头鼠窜,最后要不是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老人把他们救走,估计坟头上的草都长成参天大树了。

    还有大名鼎鼎的雪帝韩圣,他虽然不是临枫神教的人杀的,但却死在了陌西城的手里,尸骨被暴乱风眼的狂风吹走,找都找不到。

    所以说,只有风绝羽知道中年的那番话并不是惧怕圣妖堡,反而是告诫。

    但姬图知道什么?

    他就是一个混世小霸王。

    一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

    他除了坑蒙拐骗、欺行霸市,这辈子最大的能耐,就是给他老爹找麻烦。

    越来越大的麻烦。

    被人一掌拍了个七晕八素,姬图显然还没吃够教训,坐在地上啐了一品带血的浓痰,骂骂咧咧道:“妈的,你敢打我,我爹都没打过我,你还把我打吐血了,我跟你没完……”说着他当着中年的面一轱辘爬了起来,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下死手,貌似在穹海古镇内,没有人敢要他性命似的。

    站起来的小霸王哇呀呀叫着冲着中年扑了过去,就跟要吃人似的,手脚下也没了章法。

    看的那中年顿时无语了,他又不想杀了姬图给上面找麻烦,只能伸出手按住了姬图的脑袋,顶着他不让他过来。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整个街口陷入了死寂之中,场上只有姬图的漫骂依旧响亮着。

    “妈的,你我放手……”姬图粗鄙的骂着,突然,他把手往怀里一伸,也不知道取出个什么物事,打开来,胡乱的甩到了中年脸上。

    “蓬!”

    一捧绿色的粉灰,扬了中年一脸。

    那中年显然没料到姬图会有此一招,不经意的吸口气,顿时觉得全身上下奇痒难耐,竟然中了毒了。

    “你敢下毒?”中年勃然大怒,按着姬图脑袋的那只手猛然加大力道,全力一拧,就听咔嚓一声,姬图脑袋转一个足有三百六十度的圈,嘎巴一下,一头就栽在了地上。

    随后他手里露出一只瓶子,瓶子里绿以粉末还有大半,全都倒在他自己的脸上了,而那瓶子里的粉末,迅速钻进了姬图的身体现里,不大一会,一只只透明的脓包在姬图的脸上长起,从里面爬出一只只黑壳的亮色甲虫,顺着姬图七窍拼命往里钻。

    “血蠹虫!”

    这一幕,吓的那中年倒抽了一口凉气,顾不得周围有多少人观望,当即盘膝坐在地面上运起了神力。

    铜鱼街的街口顿时炸开锅了,所有围观的修行者玩命的往后挤着,生怕被姬图脸上涌出的甲虫沾上。

    风绝羽也呆住了,怎么也没想到这场争端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

    他用深厚的功力远距离观察姬图和教首,教首此刻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又一阵发黑,也不知道是什么毒物,竟然如此厉害,能让一个妙渡后期的高手当众坐在地上调息运功,压制毒性。

    至于姬图,他刚刚分明看到其颈骨被中年含怒扭断,正常情况下,姬图应该是死了的,不过身为修行者,又是进入最后一重境界的天道妙渡期的高手,离神出窍不是问题,保留元神夺舍重生,还不至于太糟糕,但就是这个时候,瓶子里的粉末不小心落在了姬图的脸上。

    姬图的身体躺在地上痉挛似的抽搐着,不一会儿,灵窍上一团白色的雾气挤了出来,变化成姬图的模样。

    正是姬图的元神。

    他正在努力让自己的元神逃出肉身。

    可不知道为什么,灵窍中始终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撕扯着他的元神,姬图痛苦的表情都扭曲了,还声嘶力竭的大喊:“救我,救我……谁来救我……”人群无动于衷,反而更多的人恐慌的向后退着。

    临枫教的分教教首不知何时额头上已被汗水浸湿,他的脸上笼罩上了一层浓浓的黑雾,整个人的精气神十分萎靡,但他还是强忍着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看向姬图,姬图正向他伸出手掌祈求援助。

    中年分明,哇的一口血喷在了近在咫尺的姬图的脸上,竟是一团如漆如墨的黑血。

    姬图的头顶悬着一半元神,另一半还连在他的头皮上,那里面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拉着他的元神无法逃出。

    而这口黑血,仿佛一记丧钟,只见无数米粒大小的黑虫从他的嘴里爬了出来,疯狂的吸食着黑血,很我黑虫很快抓烂了姬图的脸,痛的姬图来回的翻滚,不知道正在遭受多大的痛苦。

    临枫神教的教众试图围过来救一救教首,但中年察觉到,马上大喊。

    “血蠹虫,是血蠹虫……太可怕了……大家不要靠近……”

    </br>

    </b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