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九章 见面

作者:尖叫酒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279

    “我有事路过此地,所以顺便来看看你。”齐山笑着回答道。

    “你怎么现在才来呀?我都想死你了。快进屋,进屋暖和暖和,外面冷,还有这几位兄弟,都一块儿进来吧。”

    鲜儿打了几闪一下,眉宇飞扬的热情招呼着。

    齐山摆手道:“用不着管他们,我这里也没有多少时间耽误,一会儿拜会一下朱大叔,讲过年礼物放下,我就得走了。”

    “那可不行,无论怎么着,你也得过完年再走。”

    齐山笑笑,也不与她争辩,抬手打了一个手势,伫立在外面的护卫队们就自动并退左右,隐藏了起来。

    鲜儿一路拉着齐山的胳膊,掀开帘子刚进屋就大声喊道:“爹,娘,传文,你们看谁来了?”

    一嗓子把全家人都惊动了。

    齐山跟着鲜儿走进里屋,笑着对几人拱拱手道:“朱大叔,大娘,传文传杰,过年好啊。”

    朱大娘惊喜的:“呦,是齐山来了。传文传杰,没看到你们齐山哥来了吗?赶紧叫人。”

    传杰道:“齐山哥。”

    传文摸了摸鼻子,叫了一声大舅哥。

    朱开山细细的打量了一眼,爽朗的笑道:“这就是齐山,果然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这次能够顺顺利利的回来,也是多亏了你,更不用说全家人从山东过来的救命之恩了。齐山,真是谢谢你啊。”

    齐山摆摆手,“都是一家人,这么说就远了不是!”

    朱开山连连点头:“那是,那是。来来,坐下说坐下说。他娘啊,快点儿去给弄点水果什么的端上来。

    传杰,前两天炒的瓜子花生呢,弄上一盆来。还有做的肉干儿呢,柿饼之类的。”

    “好,我这就去哪。”

    传杰从炕上蹦下来,就要往外面跑,朱大娘一把将他拉住,说道:“你不知道在哪儿,我都收起来了,我去拿吧,你老实在屋里呆着,跟你齐山哥说说话。”

    传文站了起来:“俺知道放哪儿了,那俺跟你一块去吧。”

    朱大娘瞪了他一眼,“你也在这呆着。”

    说罢不再理会,转头走了出去。

    朱传文挠了挠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怎么的又把娘给惹了。

    鲜儿看得明白,走过去掐了他一下,小声道:“娘是想让你留下,跟我哥好好的说说话,这不显得咱家客气热情吗?你在这呆着,我去帮娘收拾收拾,我记得咱小锅里不是还炖着一个肘子呢么?我去拿过来。”

    说罢转身就走了,朱传文下意识的伸手要拦,手举到一半才停了下来,顺势挠了挠头。

    齐山早就听到二人的对话,见他如此不由得心中暗笑。

    小样儿,舍不得了吧。

    “齐山呢,你这一年动静闹的着实不小啊。就连元宝镇这样的小县城,都有报纸在报道你的消息。”朱开山有些感慨的说道。

    齐山笑笑,“都是报纸臆想的,哪有那么夸张啊。不过是在海上拦了一条洋流,做一些打家劫舍的买卖。

    再说海上的弟兄有海上的活法,我主要还是负责陆地上的这帮兄弟。

    前段时间还去了一趟美国,这年头到处是战乱,要不然就是饥荒,国内确实不太好过,到处都缺粮。

    我手下兄弟又多,国内不好解决,就只能将目光投向国外。”

    “那你解决了吗?”朱传文问道。

    “算是解决了吧,找了一家公司委托,下了一个粮食订单,每年会有货运船只专门将美国的粮食运过来。

    虽然有些麻烦,不过我手下弟兄不用饿肚子,也算是好事一桩。”

    朱开山点点头,感慨道:“好啊,这一条线要是能够长久维持,可是一步好棋呀。”

    齐山笑了笑,没有说话。

    朱大娘带着鲜儿,一人端着一个托盘儿走了进来,热情的招呼道:“齐山,快来尝尝这个花生,是大娘家自己种的。听说是美国那边传来的种子,炒出来特别好吃。”

    齐山连连点头,却没有动作。

    传杰比较有眼力劲,取了几样放在齐山面前,又拿了个茶杯倒了一杯茶。

    朱开山露出迷之微笑,显然对小儿子懂事很满意。

    “都别在这里站着了,快去装了一些硬菜,齐山难得来一趟,一定要好好招待。”

    朱开山说了一句,扭头看向齐山,“这次就在朱大叔家过年吧,让我们全家好好谢谢你。”

    “不了,我一会儿就走,呆不了多久,这次过来也只是路过,顺便看看我妹,看看朱大叔你们,见你们都挺好的,我就放心了。”

    齐山笑道:“我在镇上开了两间铺子,里面的伙计掌柜的都是我的人,朱大叔如果有什么事情找我的话,可以直接跟鲜儿说,她自有办法给我传讯。

    快叫大娘,不要忙活了,我这就要走。”

    “怎么现在就要走,怎么也要吃一顿饭呢。不行不行,最少最少要把这顿饭吃了,咱们好好的喝点儿酒。”

    齐山张嘴要推辞,还没有说说话,鲜儿将喊道:“不能走,今天这顿饭一定得吃,一年到头都没见上你一面儿,露一下脸就想跑,怎么可能!”

    齐山摇摇头,说:“既然如此,那我吃完了饭再走。”

    鲜儿立刻眉开眼笑,说道:“这就对了,要是走了,可就吃不到我的秘制炖肘子了。”

    说完笑嘻嘻的走了出去。

    朱海山道:“你这个妹妹,跟你还真亲啊。不过齐山你也可以,是个当兄长的样子,处处维护,处处周到,本身也有能力。别说是现在这个年代,就是往前翻几百年也是个人物。”

    “朱大叔过奖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几人客气了一阵,话题也渐渐落在了平日的生活中,齐山注意引导着,朱开山也就开始讲起身边的事。

    说说几个儿子,讲一讲今后的计划。

    老头也是个猛人,年轻的时候就敢把脑袋捆裤腰带上找洋人麻烦,风云变幻之后,也能在官兵追杀之下扎进关东,从两手空空到整出这么大家业。

    知道朱开山的人,谁不竖起大拇指念叨念叨。

    一会儿工夫酒菜就摆了上来,众人趁着高兴,也不管那么多凡俗礼节,直接就上了炕围坐在一起,热闹的喝起了酒。

    鲜儿是最高兴,脸上笑的跟朵花一样。

    齐山见她过得确实不错,也就放下最后一点担心了。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齐山也不多留,客气几句,在全家人的相送之下,带着护卫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齐山挺喜欢这一家人的。

    勇敢善良有闯劲,能够在这人吃人的世道中,硬生生的钻出一条路来,绝对有他的过人之处。

    只不过现在摊铺得有点太大了,双方等级差距太明显,硬生生凑在一起,反倒会影响老朱家人的发展。

    如果改变了剧情走向,老朱家人不准备去哈尔滨开饭馆儿了,那不算是彻底改变剧情了吗?

    所以齐山绝不能在老朱家人面前多出现,只能边边角角的帮衬一点,让剧情的小火车一直奔驰在预定的轨道上。

    况且,齐山也有点想法,想要试验一下。

    ---

    哈尔滨,火车站前一家酒馆。

    年关将近,冰城大雪绵绵,将整个城市染成了白色,火车站虽然热了一些,但也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裹着,从车站出来就急急忙忙的冲上汽车上,尽量不在冰天雪地里面多呆。

    雪下了几天,今天终于停了,头顶上仍旧飘着几片云,阳光也见缝插针的投了下来。

    酒馆的生意蛮好,从排场上看就知道东家是个有钱有势的,上下三层,门脸明亮,伙计们规矩森严,即便大冬天,也有一个站在外面,虽然丝丝哈哈的吐着哈气,仍旧不停的招呼客人。

    帘子挑开,另外一个小伙计端着一杯热茶与他交班。

    “你怎么才来呀?都多等了你一刻钟了。”

    “这能怨我吗?有一桌客人非要喝五加皮,墨迹了半天,好容易才打发掉,这不是给你倒了一杯茶吗?不要计较了。”

    “那不行,我不能白受冻啊,你也得多加一刻钟。”

    “真小气,那这杯茶也不给你了。”

    小伙计一赌气,将茶向外一泼,直接化作了一团雪气,飞快冻成冰渣掉的地方。

    另一个小伙子一愣:“跟你开玩笑的,这么大脾气!”

    他摇了头,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小伙计哼了一声:“还开玩笑?不跟你计较计较,还以为老子天生肉呢!”

    说完,裹了裹领子,双手插在袖子里,不停的跺着脚,抬头望望天:“这难得的有太阳,也不见暖和一点,这鬼天气!”

    “哟,小五子,又你当班呢?”

    远远的,走来两个身穿警察制服的爷们,里面黑皮外面披着厚厚的大衣,一说话吐出长长的水汽,就连枪匣子外面都裹了一层皮毛,生怕时间长了冻住。

    小伙计连忙上去招呼:“六爷,八爷,你们来啦,快请快请,还别说,六爷八爷就是有口福,掌柜的,今天上午才弄了一只鹿,等一会儿叫人给你们上一碗鹿血汤,保证喝完了全身暖洋洋的。”

    “这个臭小子,就是会说话啊。”

    两个警察一听,顿时大喜,拍了小伙计一下,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里面立刻传来了长长的吆喝声。

    “六爷八爷,两位差爷到!二球,楼上的雅间儿收拾好了吗?好了,得咧!二位爷二楼请,二楼掌柜的刚新放的火盆儿,正暖和着呢。”

    这话音还未落,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随后直接停在了酒楼门前,小伙计连忙迎上去。

    “几位客爷,你一定要吃饭么?”

    一边说说话,小伙计一边暗暗吃惊。

    哈尔滨不同别处,这里可是与北方白俄人交界的地方,从6月份开始就不算太平,各路人马你方唱罢我登场,什么土匪官兵之类的都是小儿科,俄国人的军队,日本人的特务也不少见。

    况且,酒馆的位置就在火车站附近,正是人流密集的地方,每日里来来往往什么样的人都有。

    小伙计守在门口迎宾,也算是见多识广,多少能够练出点儿眼力了。

    就像眼前这十几个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先不说清一色的军服,虽然看不出是哪个部队的,但从花色和材质上看,绝对小不了。

    再看看这十几匹高头大马,好家伙,码头都有两米多高了。

    酒楼里每日进货,也养了两批马车,几匹马,可是自家的马与这几匹马一比,就好像没长开的崽子一样。

    这帮人肯定不简单。

    心里想着,小伙子脸上又多了几分热情。

    齐山瞟了一眼,也没说话,直接将马缰绳扔给他,翻身下马直接就往酒楼里进。

    小伙计慌忙接住,立刻高声喊道:“贵客到,快点来迎接。”

    一声喊,连子一条,里面涌出来两三个小伙计。

    一看外面这场面,立刻就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先是鞠身打声招呼,随后一个个去牵马缰绳。

    护卫在前,掀开厚布帘子,齐山迈步走了进去,热气扑面而来。

    也不知道这掌柜的是用了什么办法,酒楼里面的温度与外面决然是两个世界。

    里面竟然如春天般温暖,不少客人只穿单衣,还喝得面红耳赤。

    左右看看,一楼摆了八张八仙桌子,只坐满了四张,还剩下一半儿。

    有两个小伙计前后伺候着,还有一个站在传菜口随时等候,柜台里面站了一个长衫,不知道是掌柜的还是正房,留着八字胡,看起来很有意思。

    一行人陆陆续续走进来,最后一名护卫转身嘱咐:“这些都是从英吉利进口的马匹,价值万金都好生伺候着。弄些青料,如果没有的话就甘草倒上一桶黄豆,加上七八个鸡蛋也就凑合了。”

    小伙计们也是见多识广,闻言只是齐声应答,并不做质疑。

    见到齐山一行人的阵势,掌柜的连忙跑了过来。

    “几位爷,二楼有包间,您楼上请。”

    “不必,只不过是吃顿便饭,一楼就挺好,我看也能坐下。掌柜的,叫人去准备吧,整四桌上好的酒席,饭多盛点,我这些部下都是大肚汉,少了恐怕是不够的。”

    掌柜的也不多说,拱了拱手,叫了小伙计引致齐山等人落座。

    而后交代后厨下单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