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826章 突遇日军

作者:老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雷鸣周让他们四个终于坐到饭馆子里了,并且还是二楼。

    这事,怎么说呢。

    到饭馆子吃饭于周让与勾小欠讲那是再稀枪平常的事情了。

    毕竟人家那都是市里人,按他们的眼界一个只是个小二楼的饭馆子实在太过于稀松平常。

    可是,对于雷鸣和何玉英那就不一样了。

    雷鸣那还是原来跟他二叔去城里送野物时进过别人家的饭馆子呢,他上饭馆子却是有数的几回。

    而何玉英就更不用说,纵她长的再天姿国色那也只能说是山里的野芍药罢了。

    此时已是中午,雷鸣也只是把马车赶到了街中心时看到了这个饭馆子,他扫了一眼街上的情况后便说到这饭馆子里吃饭。

    对此,周让感到很不解。

    象他们这些人和日军作战都成习惯了,有时就是一天吃不上饭那也正常。

    而有时就是没赶上有战斗,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吃上一口也是无所谓的。

    吃饭没有桌子,睡觉没有炕,在哪里吃饭哪里睡觉他们却都快没有了家的概念了。

    而从这个角度上讲,雷鸣在那山里建了个密营可真是把雷鸣小队的队员们美坏了。

    正因为如此,周让虽然也能想明白勾小欠的小久久,但她却也知道雷鸣断不会在这嫩江城里过夜的。

    毕竟,当初他们炸的那个机场那也是嫩江地界之内的。

    面对周让疑惑的目光,雷鸣却是若无其事的向前方的街道瞟了一眼,而这时周让才注意到在街角那里竟然站了几名日军。

    虽然周让不能和雷鸣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交流,但她能猜到雷鸣是想看看这个嫩江城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因为,据原来到这里来购过物的勾小欠说,这个县城里的日军也只有一个小队罢了。

    此时,他们四个人面前便已经摆上了两盘菜,一盘是尖椒炒干豆腐,另外一盘则是炒土豆丝。

    “几位,饭来喽,你们几位慢用!”这时随着一声喊,饭馆里的伙计端了一个木托盘就从楼梯那里上来了。

    那托盘上却是装了四碗饭,那饭却是大碴子掺的小米干饭。

    “这叫啥吃法?”勾小欠吐槽道。

    在东北吃饭的主食里,要么就光是大碴粥,也有大米小米做成干饭的,可是这大碴粥加小米干饭却显得太另类了。

    “嗐,几位,就这年月,您就别挑这个礼了!”那店小二苦笑了一下,便将那用二大碗盛着的饭放到了桌上。

    雷鸣瞅了一眼勾小欠,勾小欠知错不再绕舌。

    不过接下为他却赶紧端起一碗饭却是先递到了何玉英面前。

    何玉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雷鸣和周让。

    只是雷鸣却已是把目光转向了窗外,而周让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那勾小欠号称“失身”的事满雷鸣小队除了这两名当事人外,也就雷鸣和周让知道。

    只是对于这种隐私的事,作为领导他们纵使会在人后把勾小欠那坏得没边的德性笑破了肚子但在人前那却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掌柜的,要不要再来个小鸡炖蘑菇?”勾小欠也感觉到不好意思忙弥补道。

    “现在想起掌柜的还没吃呢?没关系,掌柜的是你连桥儿你不用客气!”周让低声笑道。

    周让一句话就把何玉英说了个满脸通红。

    (注:连桥儿,即一对姐妹各自丈夫之间的称呼,也有叫连襟儿或者一担挑的)

    而勾小欠对这种事又怎么会不好意思?

    他瞥了一眼何玉英那张红起来如同映日荷花般艳丽的脸顿时就觉得自己那小心肝那是“扑通扑通”的就跳了起来!

    三个人在表情各异的沉默中端起了饭碗正要吃饭却才注意到雷鸣一直没有动静,于是他们齐齐向雷鸣看去。

    只是他们这时却见雷鸣却已经站了起来,将身体藏在了那窗户边上接着向下瞅。

    这肯定是有什么情况了!

    当意识到这一点时,周让和勾小欠却不再看雷鸣,反而是飞快的扭头向屋里扫了一眼。

    时下的饭馆子能勉强营业那就不错了,此时这二楼的几张桌子上却唯有他们四个人罢了。

    勾小欠随即站了起来,却是向那楼梯口走去然后就站在了那里。

    他这是防止那店里的伙计或者其他人突然上来发现他们四个的异样。

    雷鸣往那窗外看了也只是一会儿就又坐回到了座位上却是冲着勾小欠招了下手。

    勾小欠忙又走了回来。

    “你下楼装着给马喂料,看看能不能听到进饭馆子里的那几个鬼子说什么。”雷鸣低声说道。

    勾小欠应了一声,端着自己的碗筷便往楼下走去了。

    周让和何玉英眼见有情况便都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雷鸣。

    雷鸣却是往窗外努了下嘴,周让与何玉英也凑到窗边往外看去。

    只是他们这一看却是吓了一大跳!

    只因为,此时就在这街道上却是有六七十名日军正站在那饭馆子外面。

    周让和何玉英同时坐了回去,两个人都变得狐疑不定了起来。

    不过很快两个人就恢复了镇静。

    在何玉英看来,自己就是一个战士,雷鸣也好周让也罢,让她打哪她就打哪就是了。

    而周让则是在迅速的分析着眼前的情况。

    勾小欠说这个嫩江城里日军也只有一个小队,那么顶天也就是一百人。

    可是现在这楼下就站了得有六七十人了。

    那么在如果日军没有增兵的前提下,这些日军就不是当地的驻军。

    当地的驻军那总是有工事要守的,他们不可能一下子派出这么多日军上街。

    这些日军也不可能是奔他们这四个雷鸣小队的人来的。

    第一,雷鸣他们从密营里出来,那向阳堡里的老百姓都不知道,更别提百里外的日军了。

    第二,如果日军真要抓他们,那肯定是会子弹上膛如临大敌的。

    并且,这些日军身上还有征尘之色,显然是外来的,或者说是路过的。

    当周让分析出这些情况后就又看向了雷鸣,雷鸣则是点了下头,仿佛他已经知道周让是怎么想的了。

    而这时,勾小却已经在楼下嚷嚷了起来。

    “太君,我可是良民啊,你可不能动我的马车!”

    一听勾小欠这么一嚷嚷,雷鸣周让何玉英他们三个这回却是真的紧张了。

    只因为,他们四个可是带枪出来的。

    只不过那枪却是都藏在了马车厢板的下面了!l0ns3v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