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计划失败

作者:面目全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原本他们打算是在县城中呆上几日,养好了伤再做打算。

    至于南宫那边,鬼哭并不担心。南宫虽然受到反噬,这也不重,有大黑马在,不必太过担心他的安全。又有大嘴在,等他们安定了,自然能找到自己。

    然而,当快到午时的时候,风雪停了。

    燕赤霞去买了药,为鬼哭准备了药浴。

    晚上,鬼哭在滚烫的药水中蒸了一夜。

    第二天,是个晴朗的早晨,就是雾有些大,白茫茫的一片。走上街的人多了,郭北县恢复了几分生机。

    燕赤霞和白衣衫出门去了,独留下鬼哭呆在房中。

    一只不怕冷的鸟飞到了枝头,叼着树叶,歪着脑袋打量着屋中的情形。正在磨刀的鬼哭猛然间抬起了头,便看到了那只鸟儿。

    这只鸟却不怕鬼哭,打量了一下鬼哭之后,便拍着翅膀飞了进来。

    鬼哭忍住一刀砍死这支鸟的念头,看着这只鸟飞到了桌上。

    鸟儿抖了抖翅膀,在桌子上一蹦一跳的靠近了鬼哭,然后低下头,松开了叼在嘴上的树叶。

    鬼哭挑了挑眉,伸出两根指头拿起树叶,放到眼前仔细的看着。

    这只鸟,还有这张树叶,给鬼哭的感觉非常不好。这树叶就是兰若寺外边老林中的树叶,也只有那边的树叶,还保持着翠绿。而这只鸟儿,鬼哭更是熟悉。黑羽黄喙,有些形似乌鸦,正是那老林中的那种鸟儿,鬼哭杀了不知多少。

    一开始,鬼哭并没看出什么名堂。不过把树叶翻了个面后,顿时,杀气冲天!

    树叶的背面,就写了6个字——“南宫在我手里”。

    鸟儿受到了惊吓,浑身羽毛倒竖,却始终没有逃走,依旧坚持着呆在鬼哭面前。

    片刻后,鬼哭心情平复,看了一眼这只鸟儿,一把抓起它揣进怀里,随后拿着刀就出了门。

    到了楼下,吩咐了店里的伙计几句,便直奔北郊而去。

    到了午时的时候,燕赤霞回到了客栈,带着白衣衫匆匆就上了楼,今天,他出去可不是去玩,而是去打听兰若寺的事情。

    一边金钱开道,一边武力震慑,终于让他问出了些事情。兰若寺,是个魔窟,一个妖魔鬼怪横行的魔窟。兰若寺的主人,是一个叫做树妖姥姥的妖怪,她实力强横,绝对是一个手段不同寻常的千年老妖。

    兰若寺和郭北县中的一些人关系不同寻常,这些人,为了赚钱丧心病狂,将外地人哄骗至兰若寺,以此牟取利润。

    然而,在楼上,燕赤霞并未看到本应该呆在屋里的鬼哭,询问伙计后才得知,鬼哭已经离开,临走前吩咐伙计告诉燕赤霞,他有急事,就此告辞,让燕赤霞莫要多费工夫寻找,早早带着白衣衫离开,他日有缘的话,江湖再见。

    至于去哪里了,伙计那是一问三不知。

    燕赤霞知道,鬼哭应该是卷入麻烦的事情了。

    白衣衫心中暗喜,还道走了一个,他逃跑的机会就大了。燕赤霞虽然手段繁多,但不可能永远盯着他,总有大意的时候,到时候就是他的机会。

    但很快,白衣衫脸上的笑就变成了哭。因为燕赤霞决定,前往兰若寺。自然而然,白衣衫也要跟着去。

    今日一番打探消息,白衣衫就在一旁,也自然知道兰若寺是个什么地方。

    他虽然自负是天下少有的天才,但问题是他也清楚自己还未成长起来,去一个妖魔鬼怪扎堆的魔窟,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得把命给丢了。

    他不想走,但燕赤霞又哪里有询问他意见的意思,直接威胁他,要么跟他去兰若寺,要么去死。

    白衣衫无奈,燕赤霞都以死相逼,只好跟着去了。

    两人到驿站租了一辆马车,匆匆往北而去。

    ……

    话说另一头,鬼哭出了北门,就一路匆匆往北。

    他的腿还没有完全好利索,一瘸一拐的,速度却不慢,一路疾走,还不到两个时辰,就匆匆的赶到了老林外的小木屋旁。

    然后,把鸟儿放开。

    鸟儿一得自由,就叽叽喳喳的往林中飞去,鬼哭连忙跟上。

    没走多远,鬼哭就停了下来。

    一棵大树上,坐着一个女人。她一身黑羽披风,发髻高挽,插着玉钗,成熟而优雅,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你就是鬼哭?”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有一种难言的魅力。

    “你是谁?”鬼哭嗓音同样沙哑低沉,不过却是被烟熏的,犹如恶鬼低语。

    “羽姬。”女人温和的笑了笑:“这片林子曾经的主人。”

    “曾经?”对于这两个字,鬼哭有些敏感。

    “是的,曾经。”羽姬感慨了一下,然后说:“这样都没死,你的命还真是大啊!”

    鬼哭眉头微皱,手已经触到了刀柄:“少废话,南宫他们呢?”

    “看来你很在乎他们,不过你见不到了,他们都已经死了,死在我的手上。尤其是那个叫南宫的小姑娘,死的最惨。”羽姬飘落下来,踩着满地的积雪,留下一串浅浅的脚印,到了鬼哭面前,冷笑道:“你杀了我那么多孩子,我自然要为他们报仇。”

    太近了,两人实在是太近了。

    看着面前挂着冷笑的羽姬,鬼哭突然动手。

    羽姬一惊,刚要有动作,便浑身僵硬的停了下来。锋利的长刀,已经搭在了她的肩头,刀锋冰冷如霜,只需轻轻一下,她便会香消玉损。

    “这一刀,你该割下去的。”羽姬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问道:“难道你不想为他们报仇吗?”

    鬼哭肯定的说道:“她们没死。”

    羽姬咬着牙道:“不,他们已经死了,被我亲手杀死的。”

    “比起你的话,我更相信我的直觉。”鬼哭看着羽姬美丽的面庞:“我倒是更好奇,你为何这么急着来送死。”

    她早想死了,但是中了咒术,无法杀死自己。所以,也只有借别人的手才能完成自杀。当然,这个杀死自己的人选身手一定不能差,她的身体会本能的反击,身手差了,也杀不了她。

    好不容易找到了人选,但是没想到,又失败了。

    “真不愧是夫妻,简直一模一样。”羽姬脸上挂着无尽的失望:“她也是如此,都只相信自己的直觉。你们就不能相信一下我吗?我是真的想羽姬羽姬为我的孩子报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