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北风将至 第一百九十五章 时机未至

作者:面目全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河边码头处,马去病负手而立,看向河对岸熊熊燃烧的烈火,遗憾的叹了一句:“可惜了。”

    一只大鹏鸟俯冲而下,化作风长老从天而降,落到了马去病身边。

    马去病问道:“敢问道长,何时下雨?”

    风长老答道:“我观天上云层,恐怕很快就会有大雨。”

    “真是遗憾,时间不对啊。”

    他本来准备等这一场大雨过后,再来一场诈败,可惜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巫族人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遗憾了一会儿,马去病看向身边之人:“走吧,快下雨了。”

    风越来越大,火也越来越大,大河之上波涛也变得汹涌,天色愈发昏暗,一场大雨的征兆已然十分明显。

    但是,绝望之中的古蛇祖巫根本就没发现这些变化,现在他已经被烈火包围,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浓烟滚滚。剧烈的咳嗽声响彻耳边,不远处还传来惨烈的哀嚎。

    他遵循着本能踉踉跄跄的火中跑着,一头撞进了一栋房屋,然后撞到了一个水缸,清凉的水在水缸中晃荡。

    古蛇祖巫脸上露出狂喜,他揭开盖子,伸手舀了一捧水,清凉的水滋润了充满灼热感的皮肤,他脸上笑容愈加灿烂。

    古蛇祖巫努力的镇定下来,抱着水缸在屋里如同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碰破了两堵墙,躲开屋顶纷纷往下掉的燃烧的木材,终于让他找到了一床被子。

    一缸的水被泼到了被子上,他裹上被子低头闯了出去,然后努力寻到了一个低洼处,像个缩头乌龟一样默默的等待着命运的抉择。

    被子上的水被迅速蒸发,冒起腾腾白烟。古蛇祖巫脸一片通红,神智已然恍惚。

    忽然,一滴水落到了他的脸上,他抬起了头,更多的水滴穿透浓烟落了下来,古蛇祖巫喜极而泣,大笑声在上空回荡,久久不能停歇。

    好大的一场雨,雨滴从乌云中落下,伴随着闪电雷鸣,蜂拥着冲向大地,让人不由得怀疑天河决堤。

    嚣张的火焰面对这铺头概念而来的雨水,疯狂的挣扎,蒸发了无数水滴,滚烫的蒸汽弥漫整个朝歌城的上空。

    可是伴随着那些易燃物接连被水淋湿,火焰终究渐渐熄灭,无奈的冒出黑烟,以做最后的抗议。

    古蛇祖巫掀开身上已经焦黑的被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借助着雷霆的亮光,看着周围的一切,神情恍惚。

    周围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刚刚熄灭的火堆冒出袅袅黑烟。一道道人影晃动着站了起来,就犹如一个个荒郊野鬼。

    哭泣声,狂笑声,混在了雨声中,让此地更显绝望,呛鼻的烟味、浓香的肉味不断诉说着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死亡的气息,是如此浓郁,浓郁到让人窒息。

    古蛇祖巫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便一头摔倒在地。雷光褪去,四周一片漆黑,他在地上摸索着,然后摸到了刚才绊倒自己的尸体。

    这是一个同胞的尸体,他很高,大概一丈五以上,也很壮,身上充满了结实的肌肉,皮肤上面部的伤疤见证了他的勇武。

    如果如今,肌肉失去了弹性,皮肤也没了水分,血管中的血液不再流淌,胸中的心脏自然也不再跳动。

    好一个勇士,就这样死了,死的如此憋屈。他不是被烧死的,肌肤上灼烧的痕迹虽然多却并不致命,他是被浓烟呛死的。

    古蛇祖巫悲从心来,即便现在脱离了危险,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无尽的浓烟扑面而来,任凭他如何强壮,也变得无力。任由他如何的坚强,也不由自主的涕泪横流。鼻孔里、喉咙里那可怕的灼烧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逝去,这又是何等的折磨。

    他不敢想象,有多少同胞是在如此可怕的情况下凄惨绝望的死去的。

    好恶毒的人族!

    古蛇祖巫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内心却又不得不生出恐惧。

    好强大的人族,强大到他看不到一点胜利的希望。

    雨越来越大,古蛇祖巫浑身已经湿透,衣服粘在了皮肤上,伤口发出阵阵刺痛,他用力的抱紧了尸体,在雨幕中瑟瑟发抖。

    而此时,在地下一片忙碌。

    一场大雨顺着洞口流入了地下洞中,雨水浸湿了泥土,泥土变得十分柔软。

    鬼哭他们在地下就犹如鼹鼠一般,后面的紧紧的拽着前方的衣摆、裤腰带甚至干脆摸着屁股,一个接着一个,串成了一起,在洞中摸黑前行。最前方,老鼠带路,在潮湿的洞中飞速前行。

    终于,泥土变得干燥,闷热的空气也变得通畅。一群人钻出了洞,同时松了一口气。洞的外面还是个洞,不过变成了一个山洞。山洞还算宽敞,就是里面的味道有些难闻。

    外面哗哗的雨声让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走着走着泥土就变得柔软泥泞起来,原来是下雨了啊!

    “小白儿,我们现在在哪里?”一片黑暗中,猛虎道人大手摸了摸小白儿柔软的秀发,小白儿一脸嫌弃的推开了猛虎道人的大手,娇嗔道:“死猴子,你的手好脏。”

    然后,掏出秀帕,细细的把猛虎道人的手擦干净,然后再把这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猛虎道人又重新细细的抚摸小白儿的秀发,尽量柔声问道:“小白儿,现在我们在哪儿。”

    “在西郊外,往南走十里路就是一个不久前废弃的渡口,我在那边藏了一艘船,只等这场雨过去,咱们就可以乘船过河了。”

    说话间,小白儿眼睛忽闪忽闪的,一脸渴求夸奖的表情,尽管在黑暗中,猛虎道人看不清,但长久和小白儿相处下来,又如何不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夸奖道:“我家小白儿最棒了。”

    “嘻嘻!”小白儿脸上泛起红云,笑得那叫一个甜蜜。

    “终于摸对了。”不远处,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然后,柔和的白光照亮了四周,光源却是一块玉符。

    说话的是一个道士,算起来应该是猛虎道人徒孙的徒弟。猛虎道人决定留下来后,他也跟着一起留了下来。

    “师祖你看,有光”话说到一半,他看到了连忙抽手的猛虎道人以及一脸愤怒的小白儿,而周围,那一双双投过来的目光就像是看白痴似的。

    “抱歉,打扰了,这个这个哎呀!”这个年轻的道人发出一声浮夸的叫声,摔倒在地,然后光芒熄灭:“不好了,我的玉符不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