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北风将至 第一百九十四章 火烧朝歌

作者:面目全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朝歌城中,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还留在城里的将士们顶不住了。

    他们身上的金光接连破碎,然后疲惫和伤痛充斥全身,一瞬间就击溃了他们。他们手中武器落地,然后毫无抵抗的被杀死。

    重步兵们撤退,骑兵又一次发动冲锋。

    一场惨烈的厮杀后,这一次,没人解围,除了冒牌的马去病和寥寥几个骑兵之外,其余的全部沦陷,竭力抵抗之后金光破碎,最后被轻易杀死。

    屋顶上的射手们也遭遇了灭顶之灾,被雪人近身之后,他们只能拔刀抵抗,然而下面还有虎视眈眈的巫族射手。

    很快,屋顶的射手也全军覆没。

    人族将士节节败退,一路退走,一直到了南边的水门。

    水门处空无一船,残存的千余将士背水而立。

    古蛇祖巫人情复杂的看着那个金甲男人,开口大声道:“人族的首领,你被他们抛弃了,投降吧,你们都是勇士,我不杀你们。”

    打到现在,这些人族将士竟然没有一个投降、逃跑的,而现在看他们的模样,显然已经准备好了拼死一搏,古蛇祖巫不愿让自己的族人和这群陷入绝境的野兽搏斗。

    冒牌的马去病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最前方,长枪向前一指。

    “杀!”

    伴随着惨烈的吼声,沐浴在金光中的将士发出最后一次冲锋。

    冒牌马去病冲在最前方,拨开纷飞而来的箭矢与投掷物,一头撞进了人群中,几个雪人被撞飞出去,随后他一枪刺破了一个巫族勇士的喉咙。胯下战马发出一声惨叫,金光破碎的同时向下倒去。马背上的冒牌马去病被甩飞了,半空中,几个雪人扑向了他,然而被他一枪凌空击爆,血肉如雨点般洒落。

    他刚一落地,一群人就围了上来,兵器碰撞之中,金光大放,巫名持盾的巫族勇士和九个雪人惨叫着倒飞出去。

    冒牌马去病看着古蛇祖巫,大步而来,然后被两个大巫合力挡住。

    看着两个大巫被压着打,即便其他勇士上前也无法解围,古蛇祖巫心生安逸寒意,大叫道:“人族的首领,投降吧,你的部下已经快死光了,你难道忍心看着他们白白死在这里吗?”

    此时,冒牌马去病已经是孤军深入了,在他身后,那些沐浴金光的将士发起了一次次的冲锋,已有数以百计的人倒下了,却始终无法冲到马去病的身边。然而,他们就像是吃了**药似的,不惧痛苦与死亡,只要身上的那一层金光不碎,就始终在挥动着手中的武器,一次次的冲击下,让巫族大军死伤惨重。

    然而,古蛇祖巫劝降的话语没有起到半分作用,这个冒牌的马去病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正在为他拼命的将士,反而趁着一个大巫的一个不注意,一枪扎穿了他的胸膛。

    枪杆金光大作,这个大巫如同被炮弹击中,胸膛炸开,露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大洞。

    一个大巫倒下了,剩下的那个大巫自然不能抵挡,两三下就陷入了险境。

    古蛇祖巫连忙朝着金光中的人影射出一箭,巨大的箭矢却被一枪打得粉碎。

    随后枪头一转,击碎了剩下的那个大巫手中长矛的同时,也击中了他的胸口。

    这个大巫胸膛凹陷,双脚离地后倒回出两丈多远,这才重重的摔在地上,呕吐鲜血,进气多而出气少,眼看已经不行了。

    十余个勇士持着大盾挡在了古蛇祖巫的前方,然而只扛了两下,就被击碎了盾牌,惨死在了金色的长枪下。

    古蛇祖巫趁机偷袭,取下挂在腰间的铁锤朝着金光中的人影就砸了下去。

    然而,被一只手抓住了锤头,锤子动弹不得。

    古蛇祖巫双目圆睁,这是他第一次在力量的较量下被碾压惨败。

    就在他心生绝望之际,一支箭击中了冒牌马去病的胸膛,他后退了一步,又有几箭接踵而至,接连击中他的胸口,他被一箭又一箭射得连连后退,直到身上金光破碎,半跪在了地上,手中长枪落地。

    与此同时,其他将士身上的金光也接二连三的破碎了,他们绝望的吼叫着,然后被轻松杀死。

    终于结束了!

    古蛇祖巫看着面前跪倒的人影,心有余悸。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血,明明这个人被好几只箭贯穿身躯,却没有半点血流出。

    古蛇祖巫走近了两步,仔细一看,大惊失色,忍不住叫到:“你不是人族的首领,你是谁?”

    面前的这个人,哪里是个人,分明就是一个泥塑。他被如枪般的巨箭穿透胸膛,于是裂纹遍布全身,那些裂缝里,不断有灰尘落下。

    “我是这座城的城隍。”泥塑说道。

    或许算是这个世界上最独特的城隍之一了,他是城隍的同时,也是大周的开国国君,因此力量极强,在北风之中,大河以北的城隍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他得以残存,并且还有如此战斗力。

    不过,随着他的力量耗尽,朝歌城彻底沦陷,他也即将消失。

    “城隍,城隍又是什么?”

    “等你往南走,你会明白。”

    “往南走,什么意思?”

    “在南边,像我这样的城隍,几乎一城一个,你见多了,自然知道城隍是什么了。”眼前的泥塑身上的泥块不断剥落,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让古蛇祖巫不寒而栗,只听他继续说:“当然,前提是你能活着出去。”

    “活着出去?”古蛇祖巫心中越发不妙,一脚踢碎了面前这个泥塑,大叫:“走,快点,我们快点撤出去。”

    “火!”凄厉的叫声从后方传来,古蛇祖巫回过头来,便看到了北方火光冲天,漆黑的浓烟弥漫了天空。

    不,不只北方,东边与西边也有,而且那些火焰,正在朝着这边蔓延。

    古蛇祖巫目光又转向了南边,南边横在眼睛的是一条大河,大河水流很急,更要命的是,水面上漂浮的一座座大船,大船上,弓弩手已经待命。

    “跑起来,跟我走。”古蛇祖巫感受了一下风向毅然决然的带着人朝着西北方跑去。

    眼看,就要在两片火海的夹缝中逃出去了,一只大鹏鸟划过天空,无数晶莹的玉符落下,然后在古蛇祖巫等人绝望的目光中,玉符炸裂,火光喷射,燃烧了前方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将两片火海连接在了一起,堵住了去路。

    古蛇祖巫满脸绝望,重重的跪倒在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