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北风将至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后方大营

作者:面目全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城外,巫族的大营很安静,与朝歌城截然相反。

    巫族人们或者巡逻,或者制造弓箭、盾牌,或者照顾伤员,各有事情忙碌。一伙巫族勇士带着雪人,抬着伤员,回到了大营。

    守卫将他们放了进去,顺口问道:“战况如何?”

    因为受伤,再加上体力消耗过度而导致脱力,勇士脸色一片惨白,不过笑容却也灿烂:“墙破了,咱们的人冲进去了,这一仗稳了。”

    守卫喜笑颜开,开心的不得了,连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同袍,顿时,其他守卫也开心的笑了起来,纷纷的商议起今后的美好生活。

    “等我们把人族杀尽,整个南瞻部洲,可都是咱们的了,到时候白天狩猎,晚上吃饱了抱着婆娘造儿子,那日子可美了。”一个守卫闭着眼睛畅想。

    “白痴。”守卫中的小队长冷笑一声:“你也就这点出息。”

    “难道不是这样吗?”守卫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是,我听说人族擅长种粮食。”

    “粮食,粮食又是什么?”

    “就是你早上吃的馒头。”

    巫族人俘虏了很多人,有逃兵,也有没有南迁的村民。他们自然不能把所有人杀掉吃了,于是留下了一部分有用的。刚好搜罗来的粮食也不能浪费,就交给人族之中会厨艺的,让他们做些能吃的东西。

    而其中,馒头最受欢迎。

    “哦,原来馒头就是粮食。”守卫恍然大悟。

    “是的。”守卫队长看着渐渐偏南的太阳,眯着眼睛道:“我们要俘虏人族,让他们给我们做馒头,让他们帮我们狩猎,让他们帮我们养那些不会反抗的野兽,到时候我们白天锻炼小孩玩,晚上抱着婆娘造娃儿,无聊了再去狩猎,这样一来,即便是遇到天灾,咱们还有储备粮,不怕被饿着,岂不快乐。”

    “原来还有这种好日子。”几个守卫瞪大了眼睛,他们被守卫队长的描述给惊呆了,不由自主的流下了口水,痴痴的笑着,想象着美好的未来。

    守卫队长也同样露出了痴傻的笑容,他自然没那么聪明,想不出那样美好的未来,这一切都是一位勇士给他说的。

    脚下,微微震颤,将守卫队长惊醒。

    他有些疑惑,趴到了地上,用手感应,地面震颤的越发厉害了。

    守卫队长的举动那几个守卫一脸疑惑,猛然间,守卫队长回过头来,然后看到的,是一顶顶巨大的皮毛组成的帐篷,他的目光透过帐篷,然后看到了冲天而起的尘土。

    黄色的尘土弥漫,浩浩荡荡而来,已经淹没了半边天。

    守卫队长神色大变,高声叫道:“敌袭!!!”

    在北边,都以万计的战马践踏着大地。

    满地的野草被踏得粉碎,马蹄上染上了绿汁,扬起的尘土冲上了云霄,伴随着一声声的号角,每一位骑士之间被分得很开。

    白马开复骑着战马靠近了一个浑身铁甲的年轻人:“道长,等会儿就靠你了。”

    “嗯。”年轻人微微颔首。

    其实,那年轻人不是什么年轻人,他已经三百多岁了。他也不是什么道长,是天师府的银牌。

    天师府大部分人都走了,还有一小部分人留了下来,他就是那一小部分之中的。之所以没走,甚至可以说是违令,自然是有原因的。

    生他养他的家,就在此处。

    年轻人取出了一块漂亮的玉符,用绳子将其挂在了箭杆上。

    手握玉符,注入妖气,将其激活,随后搭在了弓上,默默的等待。

    前方,巫族的大营一片混乱。

    大门被紧紧的闭上,几十个射手在大门上方的阁楼中聚集,看着飞驰而来的数以万计的骑兵,张开了手中的弓。

    砰!

    一圈圈白色的气浪扩散,巨大的箭矢撕裂了空气,转瞬间就到了面前。

    噗噗噗噗……

    人族骑士们在这样的箭矢面前毫无抵抗能力,被轻易的洞穿,有的一支箭甚至连穿几人,最后一人连人带马的被钉在地上。

    刹那间,人仰马翻,无数匹战马翻倒在地,上百人落下了马背。

    对面除了巫族射手,其他巫族的普通人也纷纷登上了墙,提着骨矛、石矛、斧头、石头等武器等待着骑士们的接近。

    三百步,两百步,一百步……

    阁楼中一连串弓弦震颤声,一支巨大的箭矢射入了人群之中,又是一阵人仰马翻,箭矢掠过的地方,好多匹战马背上的主人瞬间就不见了踪影,只有漫天的血珠洒落。

    巫族射手的威慑力,实在太强,没有一个戎人控弦勇士不害怕的,但是没办法,他们没有后路,他们的家人在中原人的手中,他们必须要榨干自己体内的每一滴血,如此,才能换来家人在中原的平安。

    五十步,够了!

    马背上的射手们纷纷张弓如满月,墙上的巫族人也同时甩出手中武器。

    白马开复不远处的那个“年轻人”瞬息之间射出一箭,然后收起弓拔出了背上的一对铁戟。

    喊杀声,瞬间充斥整个巫族大营的上空。

    双方射出的箭矢以及投出的武器在半空中交错而过,纷纷落向了对面。

    无数的血花绽放,无数的惨叫声响起。

    伴随着一声轰鸣,营地的大门被瞬间炸开。

    火光与浓烟之中,大门上方阁楼垮塌,两个射手掉落下来,其他射手也是东摇西摆,有的摔倒,有的连忙扶住身旁的柱子或者墙壁。

    一部分戎人聚拢起来,冲向了城门,一部分四散开来,沿着城墙边射边跑,往其他地方走去,最后一部分直接跳下马背,冲到了墙下甩出钩锁叼着刀开始攀爬。

    白马开复一马当先的冲进了营地,首先遭遇的就是从四面八方而来,想要堵住门口却又显得战战兢兢的巫族老弱。

    雪亮的弯刀扬起,对面那些人个头很高,白马开复甚至不用弯腰,直接轻轻的挥出手中弯刀就是。

    一条血线浮现,在凄厉的叫喊中,绽放的血花里,第一个肉搏战的牺牲品出现了。

    长矛,弯刀,战马,火焰……

    戎人如洪水一般融入了这个营地,他们高举弯刀,大肆杀戮,挺着长矛,戳穿柔软的**,扔出火把,燃烧一切可燃的东西。

    很快,大半个营地都被他们搅得一塌糊涂。

    戎人如此作为,自然也是不可能不付出代价的。

    巫族人和雪人远远不是那些中原农夫能够比较的,他们更加悍勇,更加野蛮,更加强壮,不顾一切的冲击下,戎人伤亡惨重。

    这注定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