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77章 密谋盗取宣阳丹

作者:唐千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没有想到,又是你没有想到,多年前你也是这样说。”钟离眛气急败坏的说道,“你就不能找点脑子,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这么大年纪的。”

    唐澜尴尬一笑,却是没有说话,并不是说他不知道该如何所说出口,实在是他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唐婉儿盈盈拜道,“前辈切勿动怒,不管家父有何不事,晚辈在这里先向您赔个不是,还请前辈见谅。”

    “赶紧起来,你这是做什么。”钟离眛忙是伸手搀扶,嘴上很是平静的说,“这事与你无关,你又没有任何错,不必替这老顽固赔礼道歉,他也当不得。”

    “前辈说笑了,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父之过子之错。不管家父有万般不是,他毕竟也是我的父亲,这是磨灭不掉的事情,晚辈岂能置之不理。”唐婉儿语气温柔的回应。

    钟离眛微笑着所说道,“好吧,我一介莽夫说不过你,就由着你吧,你说是便是,赶紧起来吧。”更是不忘记故意说,“你要是再不起身的话,我就可就真的生气了。”

    “多谢前辈。”唐婉儿再次向着钟离眛盈盈一礼,算是答谢,随即起身而立,不再言语。

    钟离眛面漏微笑,又是向着唐澜说道,“你他娘命真好,倒是养了一个这么知书达理的女儿,真是攒了几辈子的狗屎运了,我都有些眼红了。”

    “钟大哥谬赞了。”唐澜微笑道,他也知道钟离眛这一生,困于情障之下无法自己,便欣然说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小女以后便是你的义女。”

    “这件事,留到以后再说,并不急于一时。”钟离眛娓娓道来,“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关于小羽的事。你无论如何也得给我一个说法。不然的话,就不要怪你我兄弟之间的情谊,就此恩断义绝。”

    该来的始终要来,该到的也终究会带来,唐澜心有愧疚的说,“这件事虽说不是我指使的,但责任也在于我,你要杀要剐我都无话可说。”说话间,更是闭上了眼睛。

    众人忙是开口喊道,“父亲。”“二叔。”

    唐澜平静的说道,“这件事与你们无关,你们安静的坐着便是。”

    “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一天到晚都胡思乱想的是什么东西。我要是兴师问罪的话,又何苦大老远跑到临安府过来。”钟离眛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那钟兄言下之意是?”唐澜开口道。

    “小羽如今身负重伤,一身经脉尽断武功尽废。难道,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做吗?”钟离眛娓娓道来,“你以为我随你来这临安府是来玩的吗?”

    唐澜心领神会的说道,“钟大哥的意思,莫非是宣阳丹?”

    “不错,正是宣阳丹。”钟离眛平静的说道,“你敢不敢随我去?”

    唐唐在这时小声的嘀咕道,“婉儿姐姐,这宣阳丹是什么东西?”

    “你这不学无数的家伙。”唐婉儿低声嗔道,“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知道,我都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学习唐家的基本常识。”

    “那么厚的书,我哪看得下去。”唐唐嘟囔道,“要是让我背那么厚的一本书,还不如让我去死掉呢。”接着伸手拉着唐婉儿的衣袖,嘴上更是撒娇说道,“姐姐,你就告诉我嘛,到底什么是宣阳丹。”

    “你赶紧给我撒开,别再扯了,等下姐姐的衣服都被你扯破了。”唐婉儿眉目一瞥嗔道,接着说道,“宣阳丹是江湖传说中一种极其玄妙的丹药,不仅仅有死回生的效果,传说只要服完此单,无论是受了多重的内伤,立即便能恢复如常。更是能凭空增加受伤之人一甲子的功力,达到金刚不坏之体。”

    “这么厉害,那岂不是不用费劲练功了,吃上几十颗就天下无敌了。”唐唐惊道。

    “哪能那么容易,你以为宣阳丹是大白菜一样,满世界都是啊。”唐婉儿嗔道,伸出手敲在唐唐的头上,“你这脑瓜里都想的是什么东西。”

    唐唐吃痛,正要准备说话,唐婉儿却是作出襟声的动作。

    他还没搞明白状况,却是听到唐澜小声说道,“莫非,这临安府中果真有宣阳丹?钟大哥这消息可靠吗?”

    “千真万确,我也是早些年从大内禁宫得知到这个消息。”钟离眛一脸严肃的说道,“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我都要试上一试。”

    唐澜心下自然知道钟离眛的身手,既然钟离眛在这个时候开口要自己出手,必然是情况特殊。

    当下他也不犹豫,忙是说道,“钟大哥想让我做什么,尽管直说便是。只要我能使得上力的,我一定全力以赴。”

    “大内禁宫之中,有一处极其诡异的地方,机关陷阱无数,我曾试着闯过几次都没有任何头绪,要不是我身法特殊,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钟离眛缓缓说道,“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钟大哥是想让我,随你一起前去探探这机关陷阱?”唐澜疑惑道。

    钟离眛并没有直接回答,接着说,“普天之下机关之术能排的上名字的,除了墨家机关术,便只有你唐家了,我不找你还能找谁,你这不是废话吗。”更是不忘记白了唐澜一眼。

    “擅闯皇家禁地,这可是抄家灭门的罪名。”唐澜说道。

    “你要是怕了的话,当我没说过这件事,也算我钟离眛眼睛瞎了,认错了人。”钟离眛闻言,脸色一变,说道,“钟某打扰了,就此告辞。”话音一落,便起身准备离开。

    唐澜忙是出言说道,“钟大哥,你别急啊,我并没有说不同意,你怎么还是这么急性子。”接着说道,“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说。”

    “我倒是要看你作何解释。”钟离眛心中极其的不快。

    唐澜平静的解释道,“我并非是不愿意帮忙,实在是因为这件事非同一般,需要从长计议才是。不然的话,你我二人就算是去了,也不能解开禁地内的机关,那岂不是去了也是白去。”

    “那你说该怎么做?”钟离眛面色稍微好了一些,显然是接受了唐澜的说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